精华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五百零一章 道家的立場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陈放作为这次武道碑的布告人,有着安抚众人的职责。
大圣人们来到第一重小世界后,很快就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虽然不明白那猕猴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确认自家的年轻弟子未受到伤害,也能落一口气。
一众年轻天才们得到了诸位圣人和大圣人们的安抚,更觉得之前的猕猴王是一种考验,现在也就能心安理得地感应天地道机,争抢武道碑上的排名。
三问道人站在陈放身边,看着武道山山顶的景象,询问:
“你考虑清楚了吗?道家不参与到任何争端。”
陈放摇头:
“道家不可能独善其身的,一定会被动卷入到争端中。我那样说,只不过是表明立场。”
“之后如何打算?”
陈放皱着眉头。
“东宫的出现是件很奇怪的事。我总觉得她把天下大势的变动提前了数百年,甚至于上千年。”
“我们都曾预想过,清浊天下一定会发生大规模对抗,但现在比起预想的确早了太多。”
“道祖还有二祖一直没有传过旨令,我心里难安。”
他看向远处的亢符猎。亢符猎正在同自己先天宫的几个圣人交谈。他继续说:
“亢符猎的想法可能跟我有出入。”
陈放也深知,道家明面上是他在话事,三大圣地都听从他的。但实际上,亢符猎是个很自主独立的人,只不过他很低调而已,在真正必要的事情前,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
三问道人看向亢符猎。
“对于天下而言,先天宫更能代表道家。毕竟,在主流的传道上,一直是先天宫在做。”
这是个事实,比起驼铃山和清净观,先天宫的名头更大一些。
陈放心里清楚,亢符猎可能想法不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之前神秀湖的博弈上,自己失败了,影响到了道家的布局与发展。这极大程度上导致了亢符猎对自己的质疑。
注意到陈放和三问道人的目光,亢符猎向这里看来。他那张平常的脸上透露着让人安心的气息,泛白的双鬓更添几分沉稳。他只是稍稍点了点头,并没有前来搭话。
“他想在大变局中稳固道家的地位。”三问道人说:“这其实并没错。”
陈放叹了口气。
“是没错。如果东宫所做所言全是真的,的确没错。可东宫并不真的值得相信。”
“你还是想等道祖或者二祖的意见吗?”
陈放说:
“四千年前,道祖随同至圣先师和佛祖一同离开天下时,曾说过,道家传承的并非是世人所认识的一种‘信仰’,是一种超脱生命载体的精神。我理解看来,道家是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事的,不需要向其他势力一样,搞什么凝聚力与宗门派别。所以,我不希望这次变局,道家以势力的身份加入。”
“道祖说的没错。势力总有归宿,但倘若‘道’之一字成为命格里的嵌章,便永无止境。”
“我还在思考,这样的变局,道家该以怎样的形式参与。”
三问道人说:
“佛教素来有信仰,儒家素来是文明传承的一方,道家讲究个人的超脱,的确不适合大变局。”
“亢符猎有自己的打算我是不介意的。但我还是担心他想改变道家的本质。”
“他若真的这般打算,我们似乎也无法直接阻止。”
陈放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
“本来我想借本源道机,去天上请教道祖和二祖。却没想到是东宫的圈套。想想也是,本源道机哪里会那么随便的出现。”
“但那的确是本源道机。”
陈放无法否认,东宫轻易地掌握着一道本源道机。但他连东宫一点都无法看透,如何也不能打她的主意。
“变局会淘汰很多人和实力。希望道家不是走向式微的一方。”
三问道人眼神恍惚。
“这让我想起了许久以前的上殷。”
“上殷式微归根到底是必然的。玄女很了不起,但上殷也只有她了不起。”
“唉,如今的上殷看上去再难有起色。也不知能不能撑得过这次的变局。”
曾今了不起的学派走到今天这副模样,总是令人概感的。
陈放说:
“上殷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他们对万物本质追求的决心,是无可比拟的。”
“的确。”
三问道人环视一圈,再稍微感受一下,然后说:
“大部分人都走了。”
陈放知道,他指的是大圣人。
“这次发生的事,值得他们回去好好思考之后的打算。”
“明面上看来,北原的雪主和尧山君、中州的夏雨石、尚白、九重楼、白尽山、东皇和千机主,以及深海的龙王立场是偏向东宫一方的。南疆和东土都没有人表态,至于儒家,虽然李命发言不少,但他顾虑会比较多。”
陈放望了望东南方。
“清浊天下的第一个战场在落星关外。东土的人没表态,但一定不是作壁上观的。现在还不确定东宫会以怎样的方式整合天下,也就不确定战场会如何开辟。”
“会不会是独立战场?”
“说不好。形式不确定,还得看东宫能不能让浊天下的人信服。”
三问道人想了想。
“浊天下的人肯定是希望能正面竞争的,毕竟他们的环境没有余地。”
陈放没有说话。他眼神捉摸不定。忽然,他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驼铃山没有合适的人间行者人选。”
三问道人理解了陈放的意思。陈放此番话表明了不愿参与正面争斗的态度。但,他也知道,驼铃山的确没有合适的人间行者人选。曲红绡殒命,齐漆七不知去向。倒是有几个天才弟子,但比起他们两个,总让人觉得差了点什么。
“你的徒弟宁江湖呢?”
陈放神情复杂。他似乎不愿多说这个。
三问道人也就没继续问下去。他另说他事。
“看样子,再过三天,差不多武道碑就要出结果了。按照惯例,是要有人讲道的。这次讲道轮到道家了。”
陈放说:
“让亢符猎讲道。”
三问道人有些吃惊。
“我以为,圣人即可。”
陈放摇头。
“他看上去想表达什么。我也想知道,他想讲什么。”
“这会不会有些托大,如果他真的想法与我们出现背离的话……此番讲出来,会影响很多。”
“现在的局势,就算他不说,也会影响很多,与其如此,不如让他大大方方讲出来。”
三问道人皱眉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无奈点了点头。陈放说的没错,不讲不意味着不会发生。
“我去同他说一说。”
三问道人一步迈出,消失在原地。
陈放一人独立良久后,看了看远处的李命三人。随后,他闪身消失。
……
柯寿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风清气爽。他看着武道山上众多年轻天才朝气蓬勃的样子,笑着说:
“未来可期。”
因为李命和莫长安气息的影响,众人并看不到他们三人。
莫长安笑问:
“你不去争个第一名吗?”
柯寿谦逊地摇头。
“我都不算年轻一代了。赞美他们才是我该做的。”
莫长安说:
“人在任何时候都该有拼劲儿。”
“老祖说得在理。学生受教了。”
李命问:
“柯寿,这些年你在做什么?”
“行走天下,不断学习。算是消化前些年从书本上学到的学问吧。”
李命摇了摇头:
“你身上没有一个行者的气息。”
“是学生太过浮躁的。”
“柯寿,你有自己成长的道路,但太脱离现实了。”
柯寿给李命的感觉比之十多年前不太一样。他以为这可能与之成长太过迅速有关,经历与心性有所欠缺。
“学生尚不自知。”
李命瞥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他在考虑让柯寿做儒家的领军人是否有些操之过急。柯寿很有天赋,有自成一派的格局,但现在他没给李命一种担当大任的感觉。虽然在修为和认识上成长了很多很多,但李命觉得他在某些方面甚至退步了。
总之,他认为柯寿需要好好调整一段时间。
“现在也不多说什么。回到学宫后,我自会好好检验你的成长。”
柯寿弯腰点头:
“长山先生辛苦了。”
李命摇摇头没多说什么。
三人陷入短暂的安静。柯寿打破安静。他看向莫长安。
“长安老祖,怎么没看到神秀湖的年轻人?”
莫长安笑道:
“我没让他们来。”
“这是有何考虑?”
“神秀湖不同于其他势力,这一点你可以慢慢研究。”
柯寿笑了笑。
“长安老祖这是在给我布置功课呢。”
“年轻人就是该多动动脑,依赖于询问,自己脑子会糊住的。”
“长安老祖教训的是。”
之后,柯寿发觉跟这两位大圣人也说不了什么。他更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便向李命请求自由活动了。李命在思考其他事情,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说不要再不告而别便是。
柯寿离开后。莫长安直言不讳地说:
“长山先生,柯寿这小子变了很多。”
“他身上发生了很多变化。我有些担忧。”
“是该好好看看。”
“总之,暂时我不打算让他做领军人了。”
莫长安点头。长山先生考虑得很多,有这份顾虑是正常的。他问:
“至圣先师和明圣,还是没有任何指示吗?”
李命摇头。
“不过,有了东宫这回事,我想,他们会有动作的。天下多出了东宫以及一些实力未知的遗弃之人。”李命尤其在意那守灯人和董匡,他觉得他们多半是明圣和道家二祖那种层次的。至于东宫,他毫不怀疑,她有叫板三祖的本事。
天下的实力格局被颠覆了,至圣先师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管。
李命说:
“总之,这个问题,我们能力有限,无法介入太多,等待至圣先师他们的应付手段吧。”
莫长安心里有疑虑的种子。他不由得去想,如果天上的三祖真如东宫所言那般,该如何是好。
他不是一个奉献身心的信徒,不会盲目信仰他人。这份疑虑是正常的。
……
大部分的大圣人都离开了,留在这里的只有几位。
尚白确认了自己剑门弟子的安危后,也离去了。他不是那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待太久的人。
九重楼喜欢看热闹,乐此不疲。他装作普通人,跟其他看热闹的人聊得起劲。
夏雨石一眼就在人群里看到了自己的小徒弟兰采薇。没见着叶扶摇。他没有去打扰兰采薇,因为她正跟着秦三月,看上去很开心。
某一刻,夏雨石忽然看到叶扶摇同着一人登上山顶来。他正打算上前去时,赫然发现,叶扶摇身边那人是之前在第二重小世界出现过的叶抚。他见过叶抚两次,一次是在渡劫山,叶抚批判了他们几个大圣人,折断了尚白的本命剑,一次就是之前在第二重小世界,他似乎与那东宫有密切的关系。
这让夏雨石想过,叶抚会不会也是遗弃之人。
但不是说遗弃之人不会随便出手吗?之前折断尚白的本命剑有必要吗?
总之,夏雨石对叶抚充满了顾虑。他太神秘了,让人捉摸不透。而今,这个人就站在自己大徒弟旁边,看上去关系还不错。他下意识认为,这叶抚是不是看穿了叶扶摇的特殊,对她有所谋划。
想了想,他一步迈出,出现在他们面前。
夏雨石看着叶扶摇。
“你在这儿。”
他又看着叶抚,礼貌地笑道:
“又见面了。叶先生。”他记得胡至福是这么称呼叶抚的。
叶抚轻快一笑。
“夏宫主,好久不见。”
叶抚这么热情,让夏雨石有些不适应。他还记得自己等人被叶抚批判时,无法反驳的难堪。
叶扶摇忽然大笑一声,让两人看向她。
她又收起笑,摆了摆手:
“你们聊,我去找采薇了。”
夏雨石试图用自己师父的威严叫住她。
“慢着。”
“怎么了?”
“你之前在做什么?”
叶扶摇想了想,笑着说:
“钓鱼,看戏。”
“就没有感应道机?”
“我感应那东西做什么。”
夏雨石无话可说。
叶扶摇转过身,大摇大摆地就走开了。一点没把夏雨石这个师父放在眼里的样子。
这让夏雨石有些尴尬。他笑道:
“她生性如此。”
叶抚撇嘴一笑。
“感觉得到。”
“也不知她有没有叨扰到叶先生。”
“还好。”
这个语气,那就是叨扰到了……夏雨石更加尴尬了。但他真的没办法,叶扶摇几乎不听他的话,感觉自己不是收了个徒弟,是收了个祖宗。
叶抚看了看夏雨石。他看得出来,夏雨石并不知道叶扶摇真正的特殊性,只把她当作一个会修炼法道的特别之人。他不由得在心里嘀咕,叶扶摇那恶劣的性格,平时里肯定没少捉弄夏雨石。
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夏雨石称得上是个性格极好之人。这大概也是他善待胡兰的原因之一。
叶抚觉得胡兰母亲交友的眼光不错。
事实也是如此,夏雨石性格好,极其包容,有博爱之心,是熟识他的人都认同的一件事。
叶抚看夏雨石略显拘谨与尴尬的模样,不由得心里好笑。像夏雨石这样成了大圣人还保留着人性纯真一面的人很少。在叶抚认识的大圣人里,莫长安算一个,师染也算一个,当然师染并不算人。
叶抚喜欢跟这样的人交往。他笑道:
“想必,夏宫主对我的疑惑也挺多的吧。”
夏雨石没有掩饰什么。
“在渡劫山就想过许多了,但今次再见,疑惑不解,更生疑惑。”
武道山上气氛祥和,是个聊天赏景的好地方。
叶抚想,在等师染来之前,同夏雨石聊聊,也不失打发时间的一件事。
“我们可以聊聊。”
“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