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第181章 守土長官讀書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冯勤出身魏郡繁阳大姓,他家号称“冯万石”,妥妥的地方著姓,去年第五伦初至郡遣人辟除时,冯勤最初辞让,不想被第五伦道德绑架,不得已而入郡府做官。
离开家时,冯母叮嘱他:“若新大尹是假贤,那便虚与委蛇;倘若他是真贤,母在,吾儿勿要轻易以身许人也。”
将近一年时间下来,冯勤初步断定,第五伦是真的贤能,在魏郡没有大刀阔斧改制折腾豪强和百姓,而是一切如故,让他们休养生息,过了一段难得的安稳日子。
虽然从流民中征兵让豪右们略有微辞,但考虑到这样做减少了郡中流民盗贼,还省了郡尹逼迫各家出兵出人耽搁生产,又能抵御外地赤眉盗贼,他们渐渐也乐见于此。
大多数豪强都是安于稳定而畏惧动荡的,故而在李氏向各家求援,述以唇亡齿寒时,他们都选择观望,冯勤更是积极为第五伦奔走,希望早日肃清李家,好让魏郡能齐心对外,只盼着第五伦能一直如此,做魏郡诸姓的守土长官。
可万万没想到,在翦除李氏这支魏成内部最大的割据武装后,装了一整年的第五伦却忽然亮出了獠牙!
冯勤大急,认为此举会瞬时破坏魏成郡内部和谐,让第五伦与豪右著姓同治的局面崩坏。
“冯伟伯危言耸听!”
黄长一来是寒门小地主出身,屁股和大豪强子弟还不太一样,加上他作为门下掾,与手下诸吏都更依赖第五伦提携,所以处处与冯勤对着干,驳斥道。
“武安李氏心存叛念,勾结盗匪,死有余辜,郡尹收其地,归官府所有,不给有功将士,难道要替李能好好看着,还是分给作壁上观的郡中诸姓?冯计掾,你是不是也想要分得几顷田,几亩宅啊?”
真是诛心之言啊,冯勤跪坐在地上,都比小矮子高,瞪着他骂道:“小人!阿谀顺主谁不会?我是真心替郡君着想。”
他看向第五伦,苦劝道:“魏成诸姓本就对外来者抱有敌意,如今郡君灭李氏而分其地于猪突豨勇。物伤其类,人之常情,诸姓只怕会暗暗恐惧,怕郡君麾下流民兵卒也会贪图其土地,骤然诛灭啊!”
可今日的第五伦,却不似过去那般好说话,皱眉道:“物伤其类?”
“伟伯的意思是,郡中诸豪也欲紧随李家后尘,举兵叛逆么?”
冯勤忙道:“下吏绝无此意,只是……”
第五伦摇头,起身扶起冯勤,宽慰他道:“伟伯担忧太过了,我不过是效仿前朝制度,以有功劳行田宅,分予士卒罢了。彼辈都是我的旧部,不远千里来助我平叛,损失惨重,只怕是难以再去更始将军处了。”
“我打算让他们安顿在魏地,如果不用武安的土地安置,难道要放到邺城、魏县去?西门氏等辈,愿意出钱粮替我养着?”
这当然不可能,冯勤缄默,在当地豪右看来,最好的当然是让猪突豨勇打完仗快点滚蛋,任何外来武装都让他们不舒服。
“以李氏土地安置士卒,既能让彼辈为魏郡守土,又不损害郡中诸姓利益,妨碍了谁?”
第五伦意味深长地说道:“伟伯大可放心,我自有分寸。郡中诸姓,顺吾意则昌,我必提携其子弟,保护其田产宅亩,约束士卒,秋毫无犯。而如李氏一般,逆吾者……则必亡!”
“涉县归降得早,豪右官吏既往不咎。但武安、武始两县负隅顽抗,但凡从逆者,将其田宅统统收归郡府所有,总得搞清楚数量。当然,度田仅限于两县,绝不扩大到全郡。这件事,我还是希望伟伯来做,你可愿意?”
冯勤见第五伦之意已决,都想辞官不干了,但又想到那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还是低下了头:“下吏,谨遵郡君之命!”
只是从今日起,差点就被第五伦骗得“以身许之”的冯勤,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冯勤走后,黄长还说了他许多坏话,表示这些豪贵子弟绝不可信。
第五伦只是笑而听之,确实有点道理,他入郡以来,大豪强子弟本就依附不够积极,非得登门辟除才扭扭捏捏出山。
倒是黄长这些寒门小地主家庭出身的士人入仕颇为积极,他们有一定文化素养,只是受限于阀阅家世,做不得大官,第五伦募来的几十个门下吏皆是这出身。
相较于豪强子弟,他更重用这些人,在郡府形成“内朝”,开始架空诸曹掾。也要外放到武安、武始两县来补上空缺的位置,得试试用这批人,可否控制县乡。
但铺开到全郡,依然人手不足,且先一步步来吧。
在第五伦看来,今日的争执,归根结底,是“红利分给谁”和“未来依靠谁”的问题。
豪右们是很希望第五伦将他们作为倚仗,像前任李焉那样依赖于他们。
第五伦却自有计较:“李焉在魏成郡干了整整十年,是一个极佳的守土长官,颇得豪右赞誉依附,维持着魏地平衡与安定。”
“可当他显露自己的打算时,与著姓利益背道而驰,就迎来了所有豪右的背刺。”
而第五伦,甚至还不如李焉呢。
豪强亲附你时,你就是第五公。
他们背刺你时,你就是小五伦。
“所以,我不靠自己一手拉起来的猪突豨勇、流民兵,难道还指望连入股都不积极的本地豪强,事到临头大发善心忽然纳头便拜不成?”
“豪强离开我,或主动搞掉我,入主魏郡的人依然会倚仗他们,甚至更听话,他们对我,不可能存在忠诚,只是迫于形势低头。”
“可我一手拉起来的士卒不同。”
第五伦看着城外满心憧憬得到一片属于自己土地,在这里安家立业的猪突豨勇们,露出了笑,与之同喜。
“没有我,李老爷的还乡团随时会打回来,将他们分到手的土地悉数剥夺。”
所以第五伦忍了一年没动任何人的蛋糕,观察、等待、慢慢培植羽翼,直至今日,他羽毛已丰,便当机立断做出了选择。
打掉李家这带头叛乱的大豪强后,立刻分红利给士卒,造就许多个军功小地主,哪怕只分到二十亩,那也是地啊。
至于之前给李家种地的佃农,依然还是佃农,只是从种李老爷的地,变成种兵老爷的地,如此而已,第五伦顶多会做主,给他们减一成的租子。
这根本不是什么土地革命,只是军功爵、授田制、名田宅的老三样,据第五伦这几年读书识史所知,这玩意,是战国、秦汉推行过至少三遍,屡试不爽的冷饭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笔趣-第181章 守土長官
虽然冷饭炒了一次又一次,但只要火候对了,用料合适,还是香喷喷啊,总比甘心于舔食豪右牙慧管饱。
唯一的不同是,秦汉推行授田制时,地广人稀,可现在,第五伦却是要从豪强的手里抢食,利益纠纷很大。这亦是冯勤担心的地方,就怕人人心怀忧虑,觉得第五伦在针对他们,迟早会对其他豪右动刀,因惧而叛。
“土田布列在豪强,率而革之,并有怨心,则生纷乱,制度难行,所以这授田制度不能公然铺开,仅限于安置有功士卒。乖乖合作的,决不能动,只能靠打出头鸟来分其地,对郡中诸姓仍要安抚,甚至还得分积极协助者一点利益,分化他们……”
第五伦手上有好几个宰、丞的位置,门下吏们资历短浅,没资格做,正好提携几个豪强出身的曹掾,回到邺城再宴请诸姓宽慰其心。
但魏成这个蛋糕切来切去就这么点,肯定会有人不满,如冯勤所言,若有豪强自此对第五伦离心离德,甚至勾结外地反叛……
“那就让他们离心离德!”
为政者不需要所有人喜欢和支持,只需要一支死心塌地的铁杆,便足以成事。
第五伦明白,自己选了一条注定艰难的路。
“但也是唯一适合我的路!”
……
与冯勤坚决反对不同,马援也是大姓出身,但他本就是个豪强中的奇行种,放过马做过贼,常行于民间,混迹于行伍,故知其疾苦,对第五伦的举措举双手赞成。
“秦汉皆以名田宅立国强军,用在魏成有何不可?”
“我也赞同,此举可让士卒们安心留在魏地。”
万脩带了猪突豨勇们近两年,知道他们的辛苦和渴求,亦颇为支持,还带头表示,自己不需要土地,先分给士卒要紧。
第五伦颇为感慨,只在私底下低声对万脩说道:“君游藏匿真名,为我统领猪突豨勇,又得我书信,不远千里赶赴魏地,使士卒人心不散。取涉县,夺武安,你的苦劳功功,百顷土地哪里足够,若是可能,都足以封侯了!”
至于另一位攻克武安的功臣耿弇,他对此事漠不关心,人家本就是来玩的,就算第五伦众叛亲离魏成原地爆炸,也不关他事。
马援最关切的还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问题,猪突豨勇分了地,开了头之后,三千流民兵也眼巴巴看着呢!
“过去他们吃一口饱饭就满足,可如今却也多了一份指望。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伯鱼可勿要顾此失彼。”
对此第五伦也没办法,总有个先来后到,急不得:“门下吏粗略查看了田亩契约,武安多山地,李氏所有藏匿的土地加一起,大概四万亩,只够猪突豨勇分。武始县那边大概能度出万余亩来,可从三千流民兵中挑选士卒立功卓著者先分之,做一个表率。”
每人起底就二十亩,不求多,只求利益均沾,把众人都绑到战车上来。
往后征召的士卒只会越来越多,他们的胃口也会越来越大,若要想让手下数千人都得授田,只怕还得打掉一两家大豪强才够。
第五伦觉得吧,元城的几万亩皇庙庄园就不错……他派人守护元城勿使赤眉迟昭平部袭扰,可不是白白打工的。
但只要大新一天还在,元城就暂时动不得,不过……
“岂能将目光局限在魏成一郡之内。”
第五伦前去武安铁矿巡视,登上山头时依依东望,从这儿看去,平川阔野的邯郸平原一览无遗。
“说起来,赵刘,才是河北最大的地主啊!”
……
PS:第三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