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九百三十二章 道理熱推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就好像在象牙之塔的教室里。
午后的阳光之下,沙发上的老人抽着雪茄,对自己的学生倾囊相授着人生的智慧与人性的精髓,教导礼仪。
如何去以端正且严肃的姿态拜访你的敌人。
不需要繁复的下午茶规矩,也不需要累赘的谈话技巧,更不必去喋喋不休的砍价,锱铢必较。
而是如何以正当的方式,去将自己赢得的东西拿回——
首先,要开诚布公的直抒胸臆,表达自身的来意,无需掩饰,让对方清楚你为何而来。然后,便要展示自身的力量和资本,以赢得正视。
力量和资本?
槐诗开始想要笑了。
他有一大堆数也数不完的头衔,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报哪一个才合适。
乐园王子?一个过气的偶像?谁在乎?
天文会的成员?对于邪魔外道而言或许是催命符,可在现境,面对代表着拉斯维加斯的六家联盟,只会自缚手足。
丹波之王?和光辉四射的欲望之城相比,丹波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而已。
除此之外,他还是象牙之塔的古典音乐老师,是罗素的秘书,是深渊厨魔和灾厄乐师,受膏者……乃至一个不值一提的三阶升华者,可那些称号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因此而来。
那究竟应该说什么呢?
他忍不住自嘲摇头,轻声笑起来。
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或许这一份麻烦的工作早在他从丹波被罗素骗上车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答案也会不存在第二个。
对于他们而言,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力量和资本,永远都只会有一个才对。
那一瞬间,他平静的抬起眼眸,看向前方,隔着璀璨奢华的黄金之桌,凝视着尽头苍老的对手,平静的告诉他。
“我的名字,叫做槐诗。”
槐诗说,“——我代表天国谱系而来。”
于是,死寂之中,罗素愉快的凝视着那些愕然的面孔,便忍不住抬起手,轻声鼓掌,满心欢悦。
简直是,完美的开场白!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 起點-第九百三十二章 道理熱推
你果然是最好的学生了,槐诗。只需要简单的提点,便可以领悟问题的本质,只要将责任交给你,你就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你已经洞彻了真髓。
此刻,来到这里的难道是一个老头儿带着一个小孩儿么?是象牙之塔?还是丹波?不,都不是。
他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而他们,也只会代表同一个使命和愿望而奔走。
唯有如此,他们才会来到这里,来到这些沉醉于虚荣的凡物面前。
向尘世昭告,真理所在!
就这样,时隔七十年后,天国谱系的存在,重新以如此正式的方式出现在了现境,来到了谈判者们的面前。
被一个年轻人平静的宣之于口。
就好像那个辉煌的时代并未曾离去,而是一直存在,一直的存留与世界之上,只不过是短暂的小憩。
可现在,那些沉睡的巨人们仿佛也随着槐诗的话语而苏醒了。
伫立在长桌之后的黑暗里,随着槐诗一起,看向了前方。
漠然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但回应不会有用。
审判也绝不会推迟。
“……真是,后生可畏。”
在那令人煎熬的沉默中,只有道格拉斯氧气面罩下浑浊的喘息声,如此低沉,夹杂着肺腑中涌动的杂音。
老人沙哑的轻叹,不是因为计划遭遇了挫折,而是因为自己。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彻底。
他原本以为他最大的敌人是罗素,为了让罗素知难而退,他费尽心机的筹措了那么多的措施和反制。
曾经罗素所欠下的两个人情,曾经他对人所作出的四个许诺,还有来自常青藤联盟的支持,由拉斯维加斯所提出的五个方案。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三十二章 道理讀書
总有一个会让他动摇,总有一个会将损失降低到拉斯维加斯所能承受的地步。
可是却没有想到,所有的准备和举措都没派上用场。
因为罗素轻描淡写的将一个年轻人推到了台前。
甚至当着自己的面,手把手的,教导着他如何握紧这一份力量!
现在,足以引发现境动荡的名义大权被槐诗握在了手里,而一个比罗素更加棘手的对手,成为了他的敌人。
当他向自己宣告身份的瞬间,道格拉斯甚至在怀疑,那真的只是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年轻人么?
还是说,更加可怕的什么东西?
究竟是罗素的障眼法,还是其他的什么呢?
他不知道,正因如此,才会越发的不安和愤怒。
因为自始至终,长桌另一头的罗素,都从没有正眼看过来一次,他的敌人,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就好像七十年前那样……
哪怕他手握着枪,走在街上,穿着最奢侈的皮鞋和最高调的衣服,开着豪车,可所有人却不会在乎,因为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我已经做出了偿还,罗素先生,我为了这一场谈判,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甚至已经向你展现了这么多的诚意,为何还要再羞辱我呢?”
他抬起浑浊的眼瞳,沙哑的质问:“难道说,你觉得,只要摆出天国谱系的名号,我就应该高举双手,将拉斯维加斯双手奉上么?”
罗素微笑着,只是撑着下巴,一言不发。
恍若未闻。
而槐诗,却好像毫不在乎后果一样,跃跃欲试:“接下来,我猜,我该告诉他们拒绝的后果了?”
“不试着许诺条件么?”
罗素想了一下,耸肩:“算了,虽然跳过了一部分,但没有关系,谈判是灵活的,你应该试试。”
“你就这么放心?”槐诗问。
“是啊。”罗素微笑:“对于你,我就是这么放心。”
槐诗想了一下,问:“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
罗素颔首,满不在意。
轻描淡写的将一切,推到了赌桌之上,彼此心照不宣。
可所有人都只感觉一阵荒谬。
难以理解。
这个老东西的脑子,一定哪里有问题——正常人哪里会有这样的谈判方式么?一言不合,话不投机就一把梭哈?
至于他们所说的后果?
还需要去用苍白的言语去说明么?
一个是全境屈指可数的五阶升华者,象牙之塔的主宰者,在天国陨落之后死守住最后一片基业,甚至还开始牟图复兴的究极理想主义神经病;而另一个是出道以来血债累累,功勋卓著背后尸山血海,逢年过节杀大宗师玩的灾厄之剑,天文会的心头肉,被誉为史上最强工具人的特等武官!
一个敢想,一个敢做。
一个敢教,另一个就敢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俩神经病凑在一起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吗?
一个老头儿和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鬼,两手空空来到了这里,然后对这里的主宰者们张开了狮子大口。
要吞进一切,不留下分毫。
也不为任何东西所妥协!
这根本不是谈判,而是赤裸裸的宣战才对!
倘若无法完成自己的目的,他们就会用尽一切手段,乃至……双方之间的全面战争!
“难道你们理想国的人就一点道理都不讲么!”
在长桌另一头,道格拉斯嘶哑的喘息着,愤怒的瞪大了眼睛,尖锐的声音如此高亢:“我们已经为和平作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和牺牲!
可你们就真以为我们软弱可欺么!”
“拉斯维加斯不害怕战争,两位。”
他嘶哑的驳斥:“我们也绝不会坐以待毙——这一座城市是我们的心血,我们绝不会再后退半步。
你们可以尽管试试看,倘若你们想要鱼死网破的话,那就鱼死网破!哪怕流光了最后一滴血,花尽了最后一分积蓄,我们也绝对不会低头!”
“何必如此楚楚可怜呢,老先生。”
槐诗笑起来,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就好像从一开始我们征询过你的意见一样,就好像从一开始你不是在自说自话一样。”
“今日你低下的头,不是为了偿还往日的错误,而是为了保住现在的一切而已。”
他说,“像您这样的人我见过不少。”
“在东夏,我们管这样的人叫做老赖——他们依仗着自己的关系和人脉,占据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蔑视法律,轻贱其他人的努力和尊严,自以为自己掌握了这个世界上的规则,然而并不是。
倘若有朝一日铁锤落下,他们又会变得无比卑微和可怜,又具备了诚意和羁绊,又开始渴望起了和平。
就好像这一切不是他们应该承受的一样——”
如此,端详着他铁青的面孔,槐诗冷淡的告诉他:“你之所以承认错误,只不过是为了避免损失。
口中说着诚意,可实际上却从来只想着自己。
你将我们带到了美洲的军事基地,施舍给我们一些准备好的残羹剩饭,好让我们这些不速之客赶快知趣的离去,便自以为在彰显诚意。
可是,从开始到现在,我甚至没有从你的口中听到过一句‘对不起’。”
“然而,事到如今,你竟然说我们不讲道理?”
槐诗摇头,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以来,道理就在那边,却无人讲述。现在,我们带着它来到了这里之后,它就忽然变得珍贵起来了吗?”
“如果你想要道理的话,道格拉斯先生,我给你道理。”
槐诗冷漠的告诉他:“连带着‘战争‘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