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eu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236、冒充鑒賞-zna3j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随后两百骑兵,一抖马缰绳,夹紧战马,紧随其后,马蹄踏在青石板上的一阵阵哒哒声,把路边本就不多的行人吓了一跳,纷纷避让。
猪肉荣叹气道,“想不到一个女儿家也有这么样的风光,还真没想到,在和王爷这里,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与其说是羡慕将桢,不如说是羡慕将屠户,这么一个糊涂蛋子,居然有这么聪明能干的闺女。
海贼世界的道士 武言法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将屠户这一次没有一点得意的神色,皱着眉头道,“风光个屁,这都是卫所的兵,她自己手底下一个人没有,真有事情,这些官兵能听她的?
侦记 参同契
哎,想想就担心啊。”
猪肉荣笑着道,“我看到多麻子了,他也在你闺女后面,他是五品,还能怕谁不成?
来这些日子了,你也知道,这庆元城可不是白云城,想找个化劲的都不容易,安全着呢,不要闲操心。”
“多麻子?”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将屠户诧异的道,“我没看到啊?怎么着也该跟老子打个招呼吧?”
多麻子曾经也是他肉铺子里的学徒,只是后来做了民兵,因为功夫不错,又直接进了卫所。
作为学徒,他是经常打骂的,但是不代表他们俩关系就差,他跟刘铎对待韦一山不一样,他拿多麻子是当亲儿子的。
两人的关系如同父子。
猪肉荣翻了个白眼道,“跟你打招呼?
那成什么样子了,你当军纪是闹着玩的?”
早安总裁陛下
三和军纪严明,擅自离队要么挨板子,要么关禁闭,没有一个好受的。
当然最让人难受的还是写检查。
除了年轻一点的在学校上过一年或者两年学,大部分年龄大一点的都是大字不识一个。
甚至让他们拿笔照着抄,他们都很难做到,攥着笔一笔一划,十几个字可能要写上一天。
简直是生不如死。
“那倒是也是,”
将屠户一想猪肉荣说的挺有道理的,便没那么多担心了,眉头也开始舒展了起来,“刚刚官兵都戴着头盔,我没仔细看,里面还有谁啊?”
猪肉荣笑着道,“多了去了,卫所里面的人,你还有几个是不认识的?
就刚刚那一会,我都看到了秦宗,岳山、金平、陶应义,好些人呢。
这几个都是好手,论功夫都比你姑娘功夫高。”
将屠户道,“想压服他们很难啊,有什么打不过的,跑起来也肯定比我姑娘快。”
他们不需要打赢对手,只要跑的比他姑娘快就可以了。
猪肉荣没好气的道,“你就不能想点好的?
按照规矩,捕快培训三个月就可以了,到时候你姑娘手底下不就有自己人手了?”
将屠户依然忧虑道,“到时候四五百号捕快,没一个是化劲的,全靠我姑娘打头阵,她不是更危险?”
“横竖你都有话。”
猪肉荣实在是无言以对。
我在梦里是个神 大贤愚
将屠户道,“我这不是担心嘛。”
猪肉荣道,“我明天就走,你啊,还是留在这里吧,省的你放心不下。”
“别啊,”
你离婚,我娶你
将屠户叹气道,“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反正左右都帮不上她。”
将桢带着官兵巡街,走到南城门的时候,遇到两队正在对峙的民夫,各个手里拿着刀,互相对骂,大有一言不合就互砍的架势。
将桢过去道,“王小栓,怎么回事?
律法都忘了吗?”
王小栓回过头,见是将桢,嘿嘿笑道,“将捕头你来的正好,不然我也要去报官了,这里有人冒充咱们三和的民夫。”
“冒充?”
将桢看向了对面的一行人,各个都穿着灰布短褂,身后一长串套着骡子、牛马的车辆,跟普通的三和民夫没有什么区别。
一个中年人走过来道,“将捕头,你可不能信了他的话,这是故意找茬呢。
我怎么就不是三和人了?”
“呸!”
王小栓一个唾沫星子吐过去,大声嚷嚷道,“你是三和人?
老子压根就没见过你!”
天河优子的大鬼斩役物语 天河优子
中年人更加大声道,“三和这么多人,你每个人都认识?”
将桢跟着点点头道,“是啊,王小栓,咱们三和这么多人,你怎么就保证每一个人都认识?”
“不是,将捕头,你咋问我呢?
你应该问他啊,问问他是哪家供应商,是送布匹,还是送肉铺,还是粮食?”
王小栓没好气的道,“三和这么多人我不是全认识,但是每家供应商的人我是一定认识的。”
将桢看向中年人道,“你们这车里拉的是什么?”
中年人不慌不忙的道,“回捕头,我这车里是酒水。”
王小栓道,“三和官兵禁止军中饮酒,这他娘谁不知道啊?
你往这里送酒?
当老子傻子啊!”
中年人面红耳赤道,“老子就不能私卖?”
将桢道,“你们东家是谁?”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官兵已经拔出了刀,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中年人赶忙道,“我们这趟就是凑在一起出来赚零花,补贴家用的!
我也没说我是供应商啊,就是自己走单帮的。”
将桢继续道,“天王盖地虎。”
“……”
中年人同他身后的人面面相觑,皆是一脸茫然。
“你他娘的还敢说自己是三和人!
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这句话在三和,就是孩子都知道!”
王小栓哈哈大笑。
“抓起来!”
将桢一声令下,官兵策马朝着对面的人冲过去。
对面的人虽然不缺乏勇气,但是哪里是骑兵的对手,百十号人立马就马给冲散了。
黑帮宝贝 李尹儿
中年人已经带着几个人冲上了两边的房顶。
“想跑?”
王小栓抱着胳膊在边上看热闹,对着旁边的韦一山道,“这帮人真是脑子有病,冒充啥不好,非来冒充民夫?
做流民也挺好的啊。”
韦一山摇头道,“如果他们冒充流民,是没机会入城的。”
如今,所有返回家园的流民都被挡在城门外集中安置,没有经过身份甄别,是不能入城的。
王小栓笑着道,“那倒是也是,你说这些人是什么人?
难道是叛军?”
“不是叛军,”
只为你来 四月常安
韦一山摇摇头道,“面对强敌,撤退时候也是井然有序,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