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pqv人氣玄幻小說 逍遙小地主 ptt-第五百一十六章 先聲奪人展示-kwnej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当鄢良择得到礼部官员前来邀请他参加谈判这一消息的时候,他简直是激动的大笑了三声。
这尼玛的,老子十二月初三来到金陵,等到了正月初九,花掉了四十万两银子,死了一个边蓉儿,傅小官那王八犊子终于要谈判了!
而今这谈判的结果对于他而言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尽快赶回夷国都城。
据他的谍子来信所报,自己离开都城三个月,六皇子鄢晗煜在朝中广结党羽,上蹿下跳,甚至在父皇面前直言他这个太子出使虞朝不利,能力有限,不配东宫之位。
倒是小瞧了这厮,等本官回去,第一个就拿你开刀!
鄢良择换上太子朝服,带着边牧鱼以及一干朝臣上了马车狂奔皇宫而去。
就在鸿胪寺的议事大厅中,傅小官坐在中间,正和身旁的礼部尚书徐怀树聊着天:
雪 珂
“大舅啊,虽然你和表姐足足十五年未曾见面,这父女牵念之情我理解。可表姐说你那府上太冷清,没有我那府上热闹,我也觉得是,所以就想着留她在我那府上多住一些日子,你没意见吧?”
徐怀树瞪了傅小官一眼,心想你丫分明就是想把那姑娘给收了,还找这么个破理由。
“这是上朝呢,说点正经事,你打算怎么谈?”
户部足足二十来个官员分两边坐在傅小官的左右,他们一听,顿时竖起了耳朵——
小官大人至今没有给他们一个谈判的计划呀,他们是一脸懵逼的来,完全不知道这小官大人想要将这谈判进行到何种程度。
没料到傅小官嘻嘻一笑,“还是那句话,呆会呢我谈,你们记录就好。在谈判的过程中,我做出任何事情你们可以惊讶,但绝对不能反对。”
噩梦卡牌馆
说完这句话,他收敛了嬉皮笑脸的神色,很是严肃的扫了这群人一眼,“谁若是敢跳出来指责我,本官就把他当奸细处理!”
这些官员一听,顿时愕然,不过一场谈判而已,小官大人难不成还要弄出什么大阵仗?
这样的谈判通常都是需要经过好几轮,按照以往,今儿这初谈不过是虞朝喊个价钱,夷国回个底线,然后再彼此斗一番嘴,互不相让。
结果是肯定没有结果的,结果至少需要在三轮之后。
这小官大人可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谈判,他这年纪轻轻,怕是会沉不住气呀。
可小官大人这凶名在外,这里所有官员,哪怕是他的大舅徐怀树,也没那胆子在正事上和傅小官对着干。
那自然就只有听他的了,倒是落个轻松,就当看一出戏罢了。
重启大明 荆洚晓
没过多久,鄢良择一行踏入了议事大厅,傅小官哈哈一笑起身迎了出去,给了鄢良择一个熊抱,他还拍了拍鄢良择的后背:
“鄢兄啊,可想死我了!按照道理,鄢兄在金陵过年,本官无论如何也应该请鄢兄喝一杯的。奈何本官的亲戚实在太多,而本官的酒量又实在太小,每每一喝便醉,这便耽误了,抱歉、抱歉!”
礼部的官员们一看……小官大人这是几个意思?怎的和对手如此热情了?这又是什么礼数?
他冷落了人家一个多月,那太子可别一脚将他给踹飞出去才好。
而鄢良择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这王八犊子、笑面狐狸、口腹蜜剑的小人!
这种不要脸的话你特么居然说的出口?
老子都为你脸红!
可他不能脸红啊,好不容易等到傅小官开启谈判,若是一家伙又得罪了他,他拍屁股一走人,我特么恐怕就会变成这金陵的人了。
“小官大人年少有为,日理万机,本宫是知道的,等谈判结束,本宫邀请小官大人去国色天香听樱花姑娘唱曲儿。”
鄢良择的腰都是佝着的,满脸带着灿烂的笑,看在礼部官员的眼里,这位太子殿下简直太谦卑太大度了。
傅小官一把握住了鄢良择的手,两眼冒着星星,“鄢兄果然是本官知己,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儿晚,咱们就去那啥、国色天香。”
他拍了拍鄢良择的肩膀,又笑道:“鄢兄啊,你还别说,我居然还不知道何时开了一个国色天香,我这个人吧……是很念旧的,可惜了红袖招啊,也不知道红袖招那地儿,鄢兄可熟悉?”
鄢良择心里一紧,连忙说道:“本宫倒是去过,着实可惜了。”
秋事之柯基
“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贼子,杀本官就杀呗,特么的把红袖招烧了算个什么事?倒是可惜了你身边那女子,而今那一缕飘在秦淮河上的香魂,恐怕都随风而散了。啊……”
傅小官又拍了拍鄢良择的肩膀,“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伊人已逝,新人还多嘛,今儿晚,鄢兄可别忘了。”
鄢良择的心底浮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心想难不成傅小官这厮知道了一些什么?
脑子里一转,他也立马笑道:“本宫说的是等谈判结束,小官大人莫要着急,樱花姑娘又不会凋谢,要不……咱们现在开始?”
“鄢兄爽快,早点把这破事了了,咱们去瞧瞧那樱花姑娘,鄢兄请……!”
“小官大人请!”
双方入座,傅小官依然满脸喜意的看着对面的鄢良择,开口说道:“为了节约时间,咱们客套的话就不多说了,直接进入正题吧。”
“夷国入侵我虞朝,给虞朝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给虞朝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心里创伤,不瞒太子殿下,对于夷国求和,陛下乃至百姓都是不同意的,其实本官也不同意。”
鄢良择心里一惊,便听见傅小官又道:“按照陛下的意思,以而今虞朝装备了五百门红衣大炮的实力,完全可以打到你们夷国的都城嘛。”
“莫如鄢兄今晚请了我之后就回去好好备战?因为这谈判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呀。”
鄢良择顿时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特么怎么可以?
若是自己就这样跑回去了,虞朝的大军真的继续推进,莫要说东宫之位,这脑袋恐怕都得给父皇砍了。
所以他的分寸顿时一乱,极为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脸,“不是,本宫奉父皇之命前来,带着十足的诚意,也是为了两国百姓不再受战乱之祸。”
天命修罗 一醉经年
傅小官拍着桌子大笑,“鄢兄这话说得,而今战场在夷国,我朝的百姓受个屁的战乱之祸,不怕,继续打。”
高跟鞋 歷史
“啊,不是,这仗还是不要打了,小官大人您有什么想法就提出来,咱们商量商量。”
“看在鄢兄今儿晚请我的份上,你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