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p7k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愛下-第四百一十章 程夫人的詢問閲讀-x7jzp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王寅只是照实说了而已。
“只能说这是一次意外。”王寅摊摊手无奈的说道,随即便将中间这一系列的事情讲述了一边。
当然,是挑挑拣拣的说的。
至于飞机上程凌雪晕过去了然后人工呼吸啊什么的,还有后来抱着程凌雪睡觉这种事儿王寅肯定没说了。
他敢打赌,他要是真的说了程咬金当场就得跟他急眼:毕竟虽然知道女儿迟早要嫁人的,可是得知自己女儿被别人拱了这个事情后程咬金心情肯定还是不美丽的。。。
極品 風水 師
至于大脑袋一家子的事情王寅也没说:这说了也没啥用啊,万一程咬金嚷嚷着要去看呢?
再者说了,程咬金知道了那就代表老李肯定知道了,万一到时候也要嚷嚷着去看呢?
王寅可不想带着这俩货再跑一趟了,现在他对大唐的路怨气值都满了。。。
虽然现在看到王寅和自己女儿已经好端端的站在眼前了,可是当程咬金夫妇听到事情的经过后还是不由得暗暗捏了一把汗。
竟然特么的被雷劈了!太吓人了有木有!
还有从那么高的地方直接跳到冰冷的湖水立面,没被淹死简直是奇迹啊!
想到这里程咬金不由再次用古怪的目光打量起了王寅:之前那一晚以为王寅就够变态了,没想到自己还是给低估这小子了啊!雷都劈不死。。。这他娘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嗯。。。自己女儿要是将来跟他成婚后不会给生出个小怪物吧???
随后王寅又把那个狗官的情况跟程咬金讲述了一番,程咬金听完后当即就拍桌子骂街了。
王寅说完之后就回家去了,反正现在程咬金知道了就代表李世民知道了,剩下的时候就不是自己操心的了,让他们慢慢折腾去吧!
程凌雪这一连好几天没回家,自然不好直接跟着王寅走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回房间去了。程咬金见状冲着自己夫人使了个眼色,随即程夫人便朝着程凌雪的闺房走了过去。
程凌雪此刻正坐在闺房的床上看着桌子傻笑着。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好像是做梦一般的梦幻。。。
黑巫师朱鹏 狂翻的咸鱼2
以前二人天天在别墅里面窝着,结果那么久过去了一点进展都没有;没想到出了一趟远门这关系发展的速度竟然这么快,快到她都有点猝不及防了。
低头看了看床上的被褥她又犯难了:最近天天都被王寅抱着睡,现在回家了自然不可能再这样了。一想到要离开那个让人无比安心和温暖的怀抱后,程凌雪怀疑自己今晚要失眠了。。。
“程凌雪啊程凌雪,你什么时候给变成这样了呢?”想到这里程凌雪就是一阵苦恼:“你这也太不矜持了!”
随即程凌雪便一头扎到了被子上:可是寅哥的怀抱好温暖、好舒服啊。。。
若是王寅得知她现在这个想法后肯定要抓狂了:丫头,你是爽了,哥可是快要被你折腾死了好不好!丫头你这是在玩火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是要出大事的!!!
“嘭嘭嘭!”正当程凌雪纠结不已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程凌雪见状大喜,飞快的跑过去打开了门:“寅哥!”
结果王寅没看到,却看到自己娘正一脸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眼里带着戏谑的神色。
“娘。。。”想到刚才自己那迫不及待的样子,程凌雪脸腾的就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完了完了!被娘看到自己这幅样子,简直太丢人了!
“哎呀,看来娘这是让你失望了啊?”程夫人一边笑呵呵的逗了程凌雪一句一边走进屋来关好了门。
“娘!”程凌雪坐到床上扭过头一脸的尴尬:“你笑人家。。。”
“傻孩子,娘这是为你高兴啊!”程夫人坐到旁边拉住了她的手:“看到王寅这木头疙瘩终于开窍了,娘心里开心啊。”
“凌雪,快跟娘说说,你是怎么让这个木头疙瘩开窍的?”程夫人好奇的看着程凌雪,一脸八卦的神色。
实践证明,八卦这东西对人类,尤其是女人吸引力是满值的,哪怕八卦的目标是自己的女儿。。。
“娘,我,我不知道。”程凌雪闻言顿时更尴尬了。
“傻孩子,”程夫人摸了摸她的脑袋:“跟娘还不好意思呢?”
“娘。。。”程凌雪抬起头来看着程夫人:“其实我真的不清楚。。。寅哥他。。。莫名其妙的就对我好起来了。。。”
“嗯?莫名其妙?”程夫人闻言皱了皱眉,感觉这事情跟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原本以为是自己闺女用了什么厉害手段抓住了王寅的心呢,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啊?
想到这里程夫人不由担忧了起来:她不相信什么莫名其妙的好,这事儿必然是有愿意的!若是不搞清楚的话这心里是没法安心的。
她怕的是王寅用了什么手段把自己闺女给忽悠了,虽然这种情况好像几率不大。。。
“凌雪,快跟娘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想到这里程夫人不由担心了起来:“这一路上到底还发生了什么?别拿刚才王寅那一套说辞糊弄娘,这小子肯定隐瞒了什么。”
“其实和寅哥说的差不多。。。”程凌雪闻言便讲述了起来。
程凌雪很好的诠释了‘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负数’这一说法:一开始还说的好好的,结果这丫头要么是被甜蜜冲昏了头脑,要么就是忍不住想要炫耀一番,总之最后一不留神就给说秃噜嘴了。。。
当程夫人听到二人竟然在山洞中抱着睡了一夜,尤其是后来还不止一次后顿时不淡定了,然后再结合自己女儿的表现。。。
作为一个过来人她不得不紧张了起来。。。
“凌雪,若是这样的话。。。那王寅有没有对你。。。?”程夫人决定还是问一问的好。
“啊?娘?你刚才说什么?”意识到自己说秃噜嘴之后程凌雪当即就尴尬的差点钻地上去,以至于刚才完全没听清楚自己娘问了什么。
“少给娘装蒜。”程夫人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老实跟娘说,那王寅到底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