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hib火熱連載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愛下-第二百五十八章 勇者鬥惡龍相伴-6xffb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第二百五十八章勇者斗恶龙
我想让您陪我去见张真人。
方别似乎有平平淡淡地说道。
而这句话本身并不平淡。
商离看着方别,没有直接给予方别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
张真人就是张不平。
武当派当代掌门真人。
武当派在湖北,距离江西不是很远。
或者说,已经相当近了。
已经来了江西,那么顺便再去一趟湖北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是商离并没有第一时间给方别回答。
他只是在等方别继续说下去。
“张真人不会下山。”方别补充说道。
俗话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方别之前与武当派没有什么深交旧谊,贸然上山,还带着一个挑战张真人的名头,那么多半八成会被乱剑打出。
当年郭靖上全真教差不多也是这个待遇。
但是方别想让商离陪同,则还有另外一重的意义。
不过这一重意义不能说。
“你就这么想让我也和张真人见上一面?”商离看着方别,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
方别笑了笑,点头:“是的。”
他去见张不平,与商离去见张不平,都不如方别和商离两个人一起去见张不平来的有效。
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
那么如果不是三个臭皮匠,而是三个几乎在不同领域站在了整个世界顶点的剑术大师呢?
“我很久很久没有拜访过张真人了。”商离缓缓说道。
他用了很久很久这个形容词。
方别笑了笑:“既然很久没见,就更应该见一见了不是吗?”
画了一个圈 谙梦
……
……
无双武极
“方别和商离同时出现在江西境内,似乎是有意让我们看到。”殷夜走进暗室,足音清脆:“从路线上来说,两个人的目的是武当派。”
“武当派?”秦笑了笑:“这是好事儿啊。”
殷夜在秦的面前坐下,端起茶壶给自己倒水:“蜂后殿下最近突然变得很安静。”
“从时间上来说,应该是见过郭聚峡之后。”
这样说着殷夜抬起眼看着秦:“其实我一直都不支持大人让她和郭聚峡见面,毕竟那个男人如此的危险,而蜂后殿下在平静的表面,则一直都在暗流涌动。”
秦没有直面回答殷夜,而是笑了笑:“但是你不感觉这样一来会很有趣吗?”
“我并不感觉这样会有趣,我只感觉现在很乱。”殷夜说道:“大人之前的谋划已经基本落下帷幕,所图者十有七八。”
“但是而今所谋划者,最终成者十有二三。”
殷夜在黑暗中看着秦:“我并不感觉这样是好事情。”
“同样也不感觉这些很有趣。”
秦看着殷夜,看着黑暗中的女子,看着她面前的茶杯升起的袅袅水汽。
“喝了吧。”秦看着殷夜说道。
殷夜愣了一下,然后将茶杯中的水满饮。
看着殷夜喝完了杯中水,秦才淡淡开口说道:“很不开心是吧,因为你一向喜欢掌控全局运筹帷幄的感觉,只要拥有足够多的情报和信息,再加上自己的能力与精细的操作,就可以让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十之八九如自己所愿。”
“当这个世间的一切事情如自己所愿的那样运行的时候,就会由衷地感觉欢欣喜悦。”
“但是同样的,如果说这个世间的事情事事都与自己所图相悖,那么就难免费烦躁不安,不知所处。”
殷夜听着秦说的话,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同样也没有开口。
秦笑了起来:“但是世间事,原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操纵的,连你都不会开心,那么那个人就更加不会开心了。”
“但是大人的目的并不是只让他不开心。”殷夜静静说道:“大人是想要将他拉下马的人。”
“是的。”秦点了点头:“我想要将他拉下马。”
“但是想要将他拉下马究竟要如何去做,纵观整部史书,也只有两种办法。”
“一种是起兵造反,迎面击败所有敌人最终将他从那个宝座上拉下来。”
“而第二种办法,则是简简单单地选择杀死他这个人。”
“也就是我们的老本行——暗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就第一种方法而言,数千年的历史最终成功的不过那一二十个人,我没有骄傲到认为自己能够排在那一二十个人之列。”
“至于第二种方法的话,他一向是个很惜命的人,武功又深不可测,大内之中高手如云,凶吉莫测。”
“即使我亲自前往燕京,也未必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更别说一击即中当即远遁了。”
殷夜看着秦,轻轻笑了笑:“其实我们最靠谱的武器可能是时间了,毕竟这天下所有的帝王都是败在这个武器上的。”
“可以说是成功率最高的武器了。”
秦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殷夜:“是的,这是这个世间最靠谱的武器,只是这一次,未必会靠谱。”
“他或许还没有到长生不老的那一步,但是至少应该比我们活得都要长远。”
殷夜摇头笑了笑,倒茶,饮下:“所以我说大人真的是挑选了一个破格的对手。”
“能当这样大人物的狗,是很多人做梦都想要的事情。”
“那你呢?”秦看着殷夜。
“我自从被大人挑选的那一天开始,就不再有选择的余地。”殷夜轻轻说道。
秦不由笑了起来:“其实我很期待,倘若等到我死之后,你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如果大人已经死了的话,那么无论这个世界有怎样的变化,那么至少都与大人无关。”殷夜毫不犹豫地说道。
“真是绝情的女人啊。”秦摇头道。
“因为大人真的心有死志,或许正因为这样,大人才选择不去杀死那些原本可以轻而易举杀死的敌人。”殷夜说道。
其实现在,很多事情已经摊牌之后,两个人的交谈,便显得更加开诚布公起来。
“所以你认为我会输给方别?”秦问道。
方别的挑战,可以说是秦所面临的的最近的一个危机。
“我害怕大人会输给方别。”殷夜说道。
不是认为,而是害怕。
殷夜认为秦不会输,但是害怕秦会输。
毕竟打假赛这种事情,在江湖圈从来都是数见不鲜的事情。
“我可不会对那个男人放水。”秦笑着说道:“如果连我都无法击败的话,他的那些话就成了跳梁小丑的荒诞呓语。”
“他不需要击败大人,他只要取得大人的认可就可以了,认可他可以做到大人做不到的事情。”
“因为大人想做的这件事情,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盟友。”
“这些盟友虽然未必联合,但是却拥有着同样的目标,就目前来说,方别毫无疑问是一个同盟者。”
秦不置可否地看了看天花板:“在这个船上住久了,感觉身体都要发霉了。”
“方别已经和商离见面了,如果他们真的要去武当山去见张不平,那么想必会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至少说在想击败我的这件事情上,方别是很下功夫了。”
“他需要您作为他的投名状。”殷夜淡淡说道:“如果他真的取得了您的人头,并且愿意献给那位陛下,那么他就有机会接近他。”
“听起来就好像荆轲与樊於期的故事。”秦笑了笑:“但是樊於期交出了自己的人头,太子丹送出了燕国的地图,可是最终,荆轲也没有成功,反而被嬴政用剑当堂斩断了腿。”
这样说着,秦摇了摇头:“多么讽刺,身为刺客反而被自己的任务目标在正面击败,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更尴尬好笑的事情。”
“但是倘若说有人敢刺杀我们的这位君主,那么恐怕这样尴尬好笑的事情就会重演了。”
逆天修罗妃:魔尊请闪开
但凡蜂巢中人,都默认那位陛下的武功登峰造极,甚至说干脆就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否则——这位当初就能够建立蜂巢的男人,在获得了数十年如一日蜂巢所上供的无数秘籍珍宝的奉养下,反而不进则退,这也是天下第一号的大笑话。
如果说这个男人还想要长生不老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就更加的危险了。
“所以即使是而今的大人,面对我们这位陛下的时候,依旧没有任何的信心对吗?”殷夜问道。
秦看这样殷夜:“我现在唯一的庆幸就是我们的这位陛下他不想也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宫城。”
“他只对长生不老权力永握感兴趣,而对什么天下第一武功盖世没有一分钱的兴趣。”
“这个世界对他而言权力与财富才是最大的养料,武功只是用来守护这些养料和财富的手段。”
殷夜点了点头:“听起来好像恶龙的感觉。”
“恶龙?”秦问道。
他没有听过这样类似的词汇。
“嗯,恶龙。”殷夜点了点头:“方别曾经给我讲过勇者斗恶龙的故事。”
“他说在遥远的西方,那里生长着同样名为龙的庞大生物。”
“它像是巨大的蜥蜴,生长着鳞片和篇幅的翅膀,可以展翅在天空中飞翔,可以从口中吐出烈焰或者毒液。”
“这是一种可以说是世间最为强大的生物,但是它对于这个世界却丝毫不感兴趣。”
“它唯一的兴趣就是财宝。”
“它喜欢堆积如山的财宝,越多越好,没有极限。”
“它喜欢在黄金堆上永眠,这些黄金有些是别人上供给它的,也有些是自己费尽心力从村庄城镇中夺取,然后将这些财物聚拢起来,只为了收藏和观赏。”
“毕竟哪怕身为恶龙,它也没有办法用这些黄金珠宝作为食物享用。”
“当然,这种生物也有着漫长的寿命,可能稍微打一个盹,就能够度过寻常人一生的寿命。”
“方别告诉我,恶龙不常有,但是如同恶龙一样的君主却到处都是。”
“如今看来,那位陛下就是如同恶龙一样的生物。”
秦静静聆听,然后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然后呢?”
是的,这样类比起来,确实陛下也是一头强大无比的恶龙。
这样的恶龙存在于世间并没有好处。
可是这样的恶龙却真的存在于这个世间。
听起来是这样的令人不愉快。
“然后就会有勇者去讨伐这些恶龙。”殷夜笑着说道:“他们会带着全村最好的剑与盾,然后一路成长,一路磨练,最后修得绝世武功,足够杀死恶龙的绝世武功,在万众期待下斩断恶龙的头颅,然后获得恶龙的财富。”
这些是方别作为睡前故事讲给殷夜的东西。
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殷夜却依旧记得很清楚。
因为方别讲的睡前故事确实很有趣。
但是睡前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
殷夜看着秦:“再然后呢?”
“打败了恶龙的勇者,会心满意足地在黄金堆上睡下,等他一觉醒来,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体上已经不知不觉生长了如同钢铁一般坚硬的鳞片,四肢变成了飞翼和钩爪,张开口就能够倾吐出炽热的火焰。”
“他看向自己身下的黄金,那一瞬间就像看着最心爱的美人。”
“他只会嫌弃这些黄金不够多不够亮,所以会飞出巢穴侵吞更多的黄金与珠宝,那些原本欢呼雀跃认为恶龙已死的平凡人们,纷纷以为勇者被恶龙所杀死,恶龙再次死而复生,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眼前的恶龙,恰恰是勇者变化而成,然后等待着新一代的勇者将自己杀死。”
殷夜讲完了这个睡前的故事,然后看着眼前的秦。
一动不动地看着,眼中光波流转。
秦不由笑了起来:“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是非常的有趣。”殷夜点头说道:“开头的时候,他说这是个勇者斗恶龙的故事。”
“但是到了最后,却变成了勇者变恶龙的故事。”
“所以说能够讲出来这个故事的方别更加有趣了,其实我很期待有时间能够和他好好聊一聊,不过其实到目前为止,我好像都没有这个机会。”
因为原本是敌人,又哪里有好好聊一聊的场合和氛围。
“如果是要机会的话。”殷夜看着秦笑道:“那么很快就会有了。”
秦摇了摇头:“你的意思是?”
“在您与方别约定的决斗上。”殷夜说道。
“在那里,你们有用不完的时间去好好聊聊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