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g1t精品都市言情 鎮國天師 txt-第492章 憑的是什麼分享-natb5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你大爷的,追!”
都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哪里还能容忍他们逃跑,于是朝着通道前冲而去。
穿过通道,又是一段往下斜行的道路,我们边追边找,很快就在前面的尽头处,瞧见了一扇大铁门。
门体厚重,一看就是纯钢打造,而顾兰和徐坤消失的气息,显然也在那扇铁门内。
“走吧,来都来了!”
黄小饼看了看我们,下定决心,第一个走进了那扇铁门。
第一赘婿
我和陈玄一对视了两眼,也纷纷沉下脸,跟随黄小饼进入。
本以为,一走进铁门,迎接我的又是一场艰苦绝伦的战斗,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顾兰和徐坤的确在里面,但却没有对我们再度出手,我们也借此机会,在房间中四处打量了起来。
这里的房间,比起外面的走廊,要小了三分之一。
而在房间的后面,则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池子,里面有着咕咚咕咚的沸腾热水,在缓缓冒着热气。
我们凝神去看,只见这水池之中,尽是些粘稠的液体,像是红色,又像是黑色,在昏黄的壁灯照耀下,并不是很明显。
不过那池子里面涌来的血腥味道,却是令人作呕,一度想要掉过身体去呕吐。
显然,构成这个池子里面的东西,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我所料不差,那些正在沸腾、翻滚中的红黑色池水,想来,就是人的鲜血了。
“我次奥,这是用了多少人的精血献祭,才打造了这样一个血池?”黄小饼的眉毛在颤抖,语气也微微打着颤。
而我和陈玄一,则缓缓举高了手中的武器,将黑魔刀横过来,放置于胸口当中。
“咕咚咕咚……”
忽然间,那血池中开始冒出一个个巨大的水泡,再然后,一个黑黝黝的脑袋,便从血池下面涌现出来,露出一张苍老的,满是褶皱老纹的脸。
废材纨绔记
风魔!
这个修为可怕的老头儿,此时正从血池中缓缓浮起,然后将双手搭在了血池的外沿上,用一双没有情感的目光,冷冷地注视过来。
在他身后,则是冷漠伫立在哪儿的顾兰和徐坤,两人都是一脸毕恭毕敬的表情,仿佛没有发现闯入进来的我们一般,把脸僵在那儿,好似一对木头。
其次是这两个家伙身后,还分列着最后而是来到身影,都是之前与我们交过手,暂时逃离到这里的媚门成员。
他们不动,而我们也不动,隔着一座血池,大家淡漠地对视着,死寂而又沉默,让整个空间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咳……”
忽然之间,浸泡在血池里面的风魔,开始咳嗽了起来。
这一声咳嗽,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我们纷纷将视线聚集在这个老头身上。
说实话,风魔的相貌十分普通,乍一看,甚至都不足以让人产生太深的印象。
此时的他光着上半身,浸泡在这个大血池子里,像极了一个正在泡澡的老头,如果不是因为着血池中流淌着的液体,太过于血腥的话,恐怕大多数人路过,都未必有兴趣看一眼。
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外表平淡,相貌普通的小老头儿,竟然会是魔教十大尊老之一,名声吊炸天的风魔?
感受到了我们的目光,这老头终于把头抬起来,淡淡扫过我们,从嘴巴里缓慢地吐出几个字眼,“一开始,我并不以为你们能够冲进这里来。”
我和陈玄一都把武器横在胸口,冷笑道,“是啊,很诧异对不对?”
风魔坐直身子,挂满阴冷的脸上,仍旧表现得极其淡漠。
逆转仙轮
“你们的胆子不小,几十年了,敢于挑衅我的老对手们,基本都已经深埋黄土,到了我这个岁数,满以为可以享受几年清净的,没想到,这个世界更迭太快,送死的人,总是一拨接着一拨!”
黄小饼怒道,“装什么逼啊你,你现在这幅样子,找个瞎子都能看出来,老头儿,你活得够久了,恐怕生机早就被熬干了吧?”
听了这话,风魔并未动怒,而是平静地点头,说不错,老夫在几十年前,曾经代表圣教,征战四方,与很多厉害的角色交过手,到临了,留下这一身的病患,连生机也被夺走,每隔十年,都必须准备这些血池献祭,方能苟延残喘,撑过下一个十年。
“所以,你们就到处寻找那些生辰八字相符的人,用他们的精血,来布置血池,帮助你继续活下去?”陈玄一快速上前,将睥子定格在血池中,那些飘来飘去的头发和人皮上面,满眼都是寒意在闪烁。
“不错,我老了,人只有在接近死亡的时候,才会明白生命有多么可贵,老夫戎马一生,不希望太早告别着花花世界,还想撑过下一个十年,与江湖上的人物并列称雄,这样的心愿,过分吗?”风魔点头,平静地答道。
陈玄一深深地吸着气,强压着脸部跳动的神经,说你想继续活着,这并没有问题,可你不该为了活着,就干出这么丧尽天良、惨绝人寰的事,为了续命十年,你一直在不断地搜索生辰八字相合的目标,不晓得多少人,惨死在你的欲望之下,这血池中的累累白骨,就是你的罪状!
“那又如何?”
风魔笑得很轻蔑,摇头说道,“修行者的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这些人存在的意义太渺小了,老夫驰骋江湖,虽然算不上一时之选,好歹也是站在术道界巅峰的人,用他们的命,来换取老夫的十年,很值得!”
“我却不这么觉得!”
陈玄一再度上前,冷漠地摇了摇下巴,说你这样的人,留下来,只能是个祸害,且不说你匡扶魔教,犯下来的累累罪行,单是你这续命的法子,就叫天理难容,我有什么理由,让你继续存活下去呢?
“哈哈!”
风魔笑了,那是一种恣意而张狂的狞笑,足足笑了又十几秒钟,他才停下来,一脸冷峻地凝视着我们,说好呀,当今的江湖,果然不再是以前的世界了,你们这帮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在老夫面前说这种话,难道老夫是否继续生存,需要你来点头?
“你凭的是什么?”
陈玄一眼观鼻,鼻观心,把长剑横在胸口,厉声说,“正气!”
“哼,冥顽不灵的小道士,你和沧海真人那老匹夫,倒是有些相似。”
风魔摆摆手,似乎失去了继续跟我们废话的兴趣,“那么,你们打算如何阻止我呢?是一个接一个上来送死,还是一拥而上,一起走向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