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380好文筆的小說 超能仙醫-第八百五十三章 自抽耳光!相伴-m8rfe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谁也没有想到,唐锐不仅再一次出手,而且真的如他所说,谁再上前,耳光加倍!
这手段也太狠了吧!
饶是雷豹这样的生猛大汉,在看到之后,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媚杀
“你们简直太过分了!”
尹夫人脸如黄沙,声音狂斥,“把墨千秋给我叫出来,今天必须让他给我一个交代!”
尹小姐也是手臂一抡,把整副棋盘打翻,疯狂大喊:“这个男人是谁,凭什么掌掴我的人,妈妈,我要杀了他才行!”
“乖女儿别急,等墨千秋一到,先让他宰了这小子。”
面对这一大一小两个泼妇,墨紫涵的脸色阵阵发白。
在她的世界里,还没有见过这样不讲道理的人。
但她也明白,这两人的身份之特殊。
悄悄拽动唐锐而衣角,墨紫涵小声提醒:“锐哥,她是棒子国尹无相尹大师的夫人,所以我父亲把他们当做很尊贵的客人。”
“他们的身份我猜到了。”
唐锐压低声音,淡然一笑,“放心,有什么事,我一力承担。”
墨紫涵摇了摇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说,他们是父亲的客人,我并不喜欢他们,所以,我会和你一起承担后果。”
说话间,两颗葡萄般的美眸认真的盯着唐锐,像是在解释她的坚决。
先是怔然一瞬,随即唐锐拍拍墨紫涵的脑袋,唇角笑意,使人如沐春风。
“懂了。”
话音落地,唐锐蓦然从腰后的针包取出几枚银针,藏在手指之间。
目光再度落在尹夫人身上。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这两句话,不知你有没有听过?”
尹夫人发出一阵尖酸笑声,说道:“听过又如何,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这紫涵棋社里,我的话,就是唯一的规矩。”
唐锐再没有开口的兴致,屈指一弹,将几枚银针打出。
身后不远,雷豹身体一震。
从他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看到,唐锐弹指之间,有几圈骇人的气流向外扩散。
这种指力,根本见所未见!
噗噗!
几道不易察觉的穿刺声音,尹夫人皱起眉头,摸向自己的双臂,不知为何,刚才她突然感觉一股刺痛。
而紧接着,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陡然出现。
啪!
左手不受控制的抽向自己,力道之凶悍,立刻让她眼冒金星。
鬼门大开 秋水乱
“妈,你干嘛打自己耳光啊?”
尹小姐吓了一跳,忙冲上来揽住母亲的手臂,可不等她抱牢,尹夫人又抡起右手,生生把她掀开,摔了个大跟头。
又是势大力沉的一记耳光。
而且,这仅仅是个开始。
尹夫人不断挥掌,只是抽击的,是她自己的脸颊。
空气中扬起一小蓬烟雾,那是涂在上面厚厚的粉底,取而代之的,是两枚越发鲜红的掌印,以及开裂的嘴角,和不断渗出的鲜血。
“妈你快停下啊!”
殇魂曲 飞扬的牛
“还不快来人阻止我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崩溃了!”
尹小姐抱着脑袋,先前的盛气凌人全然不见,只剩下慌张和无措。
几个棒子国人支撑着起身,刚想凑近阻止,突然听尹夫人失神大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双手不受控制了!”
“是,是中邪!”
一名棒子国人赫然吓破胆子,“不要靠近夫人,否则也会一起中邪的!”
这话一出,众人都不敢轻易上前了。
不多时,尹夫人就打的自己满脸是血,惨不忍睹。
她想要呵斥这些胆小如鼠的下人,奈何自己的耳光太过凌厉,根本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锐哥,这是怎么回事?”
墨紫涵也有些慌张,“难道真是中邪了吗?”
唐锐却是一笑:“这些棒子国人的猜测你也信吗,让她打吧,也许打一会儿就停下来了。”
“这……”
墨紫涵与雷豹相视一眼,满是疑惑。
令人震撼的是,几十个耳光下去,尹夫人竟真的停下,此时她的双臂颤抖不已,蓬头垢面,脸颊高高肿起,鲜血滴答滴答,打湿衣衫。
就宛如一只厉鬼般骇人。
“妈,你没事吧。”
尹小姐飞快冲过来,哭的不成样子,“刚才是怎么回事啊,你快要吓死我了。”
“尹夫人,若觉得于心有愧,向紫涵诚恳道歉即可,何必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呢?”
唐锐的声音轻飘飘传来,众人听了,面容皆古怪到了极点。
刚才一幕显然不正常,你是从哪里瞧出来,尹夫人是在向墨紫涵表达歉意的啊!
但很快,众人的脸色再变。
唐锐这话,另有深意。
“是你!”
尹夫人猛地抬起头来,血红的两束目光锁定唐锐,“我丈夫是一品巅峰的尹无相,你竟然敢陷害我!”
唐锐耸耸肩:“耳光是你自己抽的,与我有关系吗?”
“我……”
尹夫人还想再说,却被牢牢噎住。
她的位置与唐锐相距数米,如若是唐锐暗中搞鬼,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止是她,周围的棒子国人亦是一头雾水。
相比是唐锐所为,还不如让他们相信,刚才那就是单纯的中邪。
唯独雷豹的脸上写满惊骇。
因为他清晰看到,当尹夫人抽完耳光,双臂赫然崩出了几支银针,不知滚到了什么犄角旮旯里面了。
以银针控制别人的行为动作,再在一定时间后,使银针自行脱落弹飞,不留一丝丝的蛛丝马迹,他自恃行走江湖多年,却也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手段。
这唐会长,不仅如传言所说是个天骄,更是一座巨大的宝藏啊!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我肯定,这一切都是你干的!”
尹夫人牙齿一咬,直接拿出手机拨打出去,“墨千秋,你女儿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混蛋,殴打我们母子两个,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对吧!”
听到这,墨紫涵顷刻慌了。
用力拖住唐锐的手臂,想要让他离开:“锐哥你快走吧,我父亲如果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呢?”
唐锐饶有兴趣的问。
墨紫涵不假思索:“我没事的,最多就是受罚而已,但是你……”
“受欺负的人是你,为什么你还要受罚?”
唐锐拉住她的皓腕,“这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
话语平淡,但其中的不容置疑,却让墨紫涵呆怔那里。
一颗心咚咚跳动,形容不出的羞涩,让她脸颊迅速攀起一抹红晕。
“年轻人,在我的棋社里面打人,挑错地方了吧。”
这样的感觉没能持续多久,便被一道沉厚威严的声音打断,“紫涵,还不从他的身旁离开!”
墨紫涵娇躯不由一颤。
唐锐也转过视线,看向来人。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虎目生威的男人,尽管是西装革履,但能感觉到衣衫之下,隐藏着的爆裂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