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pn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緣定你 起點-第一百九十二章 抓內賊推薦-mtqu9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电梯开始下降,司华悦想出去已然来不及了,等她下去再重新升上来,杜主任早已不知所踪。
杜主任平时非常稳重,说话、办事、吃饭,甚至就连走路都慢吞吞的。
娇妻难缠:小小妈咪带仔跑
从到疾控中心上班,这是司华悦第二次见他由乌龟变身兔子。
第一次就是瘦猴男毒杀了苍林寺唯一一个幸存者那天,杜主任是一路小跑着赶过去的,因为那个病人由他负责。
这一次他是从楼内往外跑。
一辆黑色丰田从停车场里疾驰而出,直奔大门方向。
司华悦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杜主任的车。
她疑惑地跟出去,远远地发现杜主任的车被阻在门口,不知为何门卫没给他放行。
杜主任摇下车窗,冲门卫室大喊开门。
可门依然紧闭,门卫室里也没见有人出来解释。
不好!
花圃距离门卫室的距离不远,联想到先前莫名失踪的郑护士的尸体,以及当时看到门卫室里的两名值班保安的状态,司华悦暗恼自己大意。
新来的保安或许过了十二点熬不住会打盹,但老保安,尤其是经历了瘦猴男一事之后,没一个敢玩忽职守的。
之前她看到的是老保安趴在桌上睡觉,新保安在低头玩手游或打盹,现在看来恐怕未必是这样。
思及此,司华悦顾不得其他,像一阵旋风似地全速奔跑向门卫室。
门卫室的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杜主任拉了两把没拉得开,刚一转身,见到身后站了个人,把他给吓了一跳。
“小司?”
他刚准备说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可转念一想司华悦的身手,遂改为:“快看看怎么回事?这俩上班时间睡觉,还叫不醒,太过分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下台阶,将门卫室的位置让出来。
司华悦简单地打了声招呼,从兜里摸出钥匙,将门锁打开。
里面的两个人还是跟之前司华悦见到的坐姿一样。
“罗哥,罗哥,醒醒!”司华悦走到那个老保安身旁,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同时手指探到他的颈动脉,有温度,有跳动。
她轻舒了口气,只是这人怎么叫不醒?
“小司,你先帮我把外面的门打开,我家里有事,我得赶紧回去。”杜主任语带焦急地说。
瞥了他一眼,司华悦本想斥责他,明知这里的两名保安状况不对,作为单位的二把手,又是医生出身,不应该先看看这两个人怎么样了再回去吗?
杜主任额头隐有汗珠渗出,不知是急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往日温和的目光中透着惊慌、焦急和一种非常古怪的神情。
司华悦留意到,整个过程中,他的手有意无意地碰触下右口袋,里面看不出装没装东西。
盛宠邪妃 出水芙蓉1
“杜主任,老罗和小刁明显不是正常的昏睡,该不会是中毒了吧?赶巧你在,你先给看看再走吧。”
司华悦的语气低沉单调,言下之意很明显了,想走出这个门,那就先把人给治好。
听到“毒”这个字时,杜主任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下,发觉到自己的失态后,他忙抬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以掩饰尴尬。
司华悦转身走到坐在椅子里的新保安身边,握住他的双肩轻喊:“小刁、小刁,醒醒!”
余光发现杜主任将手探向电闸门的按钮。
未及按下,杜主任只觉得胳膊一阵麻痛感传来,跟被电击了一样,本能下,他忙收回手。
却见到司华悦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看着他。
司华悦眼中有一道利刃般的冷光一闪而过,联想到她曾经的那些“劣迹”,杜主任不由得心生恐惧。
“你是打算见死不救偷偷溜走吗?”司华悦语气锐利地问。
“我、我这、我、我家人得急症喊我回去,你让别的医生过来看看他们吧。”
杜主任左手托着被点了麻筋的右胳膊,结结巴巴地辩解道。
眼前人影一晃,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放在兜里的东西被司华悦拿走了。
“这是什么?”司华悦掂了掂,这是一根长柱形的东西,外面缠裹着厚厚的胶带,得割开胶带才能知道里面包裹的是什么。
杜主任见状大惊失色,脸涨得通红,呼吸也随着变得急促。
颤抖着声音说:“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是我的私人物品,你一个保安还管着我了,赶紧还给我!”
他想拿主任的头衔压司华悦,可说出口的话一点力度都没有,色厉内荏说的就是他。
顾不得胳膊的不适,他说完即扑向司华悦,想从她手里将东西抢回去。
他哪里是司华悦的对手,扑了个空后,转头,发现司华悦笑呵呵地站在他身后。
“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就教给我说,这世上,不管是人还是物,在无主时,只要你想要,就想法设法给抢过来打上你自己的标签。”
司华悦将长柱子往空中一抛,然后一把准确地接住:“这东西现在是我的了。”
她的这个动作让杜主任的脸色由赤红变成苍白,就连唇上的颜色都没了,红的只有眼圈。
“看看,这东西上面根本就没有你杜时良的名字!”
司华悦将东西往自己的兜里一揣,说:“赶紧的,把他们俩治好了,我就还你东西放你走!”
杜主任双眼紧盯着司华悦的兜,像傻了似的,嘴唇翕动着,也不知道在那嘟哝着什么。
扑通——
司华悦震惊到无以复加,杜主任居然下跪,冲她。
她忙侧转身避开他的朝向,怎么说这人的年龄跟她老爹不相上下,算是一个长辈。
她摸了摸兜里的东西,愈发好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让一个副主任给她下了跪?
“小司,把东西还给我吧,你的大恩大德我来世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
杜主任泪流满面,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般哭求:“我全家人的性命就靠这东西了,你放过我和我的家人吧!”
司华悦被他这一哭二跪三恳求闹了个蒙圈,“等等,这东西能救你家人的命?”
杜主任点点头,“是的。”
泪水划过他皱纹遍布的脸颊,平时那种儒雅的医者气质荡然无存,若非身上价格不菲的西装,很难将此刻的他想象成疾控中心的二把手。
在他抬手擦泪时,衣袖下滑,露出手腕上的瑞士IW5041,以前司华悦只以为他戴的是一块高仿。
或许别的牌子的表她会不认得,但她手腕上戴的跟他是同一个牌子。
她的是六百万买的,而杜主任这块官方标价也跟这个价位等同。
试想,一个疾控中心吃国家财政拨款的副主任,不吃不喝工作一辈子的收入也买不起这么贵的表。
“快起来吧杜主任,别脏了裤子。”司华悦将门卫室的门关上,拿起桌面的内线电话,按照贴在墙上的号码拨打。
连着打了四五个电话都没人接听,透过窗户她看了眼疾控中心矗立在夜色中的办公大楼。
终于明白,为什么乘电梯到一楼大厅后会感觉那么安静。
不出意外,里面的人应该跟眼前的罗哥和小刁一样,全部都陷入沉睡中。
一声嘤咛或是呓语声从小刁的嘴里传出,杜主任大惊,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趁司华悦在用手机给闫主任打电话之际,他慢慢地将手探入怀中。
小刁醒过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骨头断裂开的脆响,第二个声音是人疼痛到极致的嚎叫。
他被这些声音吓得一哆嗦,残留的困意顿时全消,茫然地看向对面的两个人。
杜主任?司教头?
他揉了揉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定还没醒,在做梦。
他再揉了揉眼,对面两个人的动作变了,起初是杜主任跪在地上,司教头从后面拧着杜主任的胳膊。
他从来没见过人的胳膊可以拧出那种角度,即便那些杂技演员也扭不出来,感觉整条胳膊是个多余的假体,蜷在后脑,手掌无力地垂在腋窝下。
现在变成杜主任匍匐在地上,而司教头手里多了一把枪。
枪?
他腾地一下站起身,眩晕感让他眼前发黑,险些摔倒,他努力稳定心神,看向司教头。
“司、司、司……”司了半天,也没能喊出教头来,是因为他觉得应该称呼职位,应该叫司队长。
司华悦只看了他两眼,扭头看向身后的罗哥,发现罗哥也有要苏醒的迹象。
她终于放下心来。
“司、司、司队长,”终于感觉舌头是自己的了,小刁浑身战栗着解释:“我、我太困了,我也不想睡的,我……”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司华悦不耐烦地打断他,掏出手机继续给闫主任打。
“你不处罚我了?”小刁看着司华悦随手放在桌面的枪,颤声问。
“闭嘴!”司华悦呵斥了声,电话已经接通。
而同一时间,顾颐的电话进来了。
她只得先把闫主任的电话挂断,接听顾颐的。
“那个袭击你的人已经抓住了,军方正在审问,有消息会再通知我,你小心点。”顾颐说。
“你该出院了,来我这儿一趟,我抓了条大鱼。”司华悦说。
“怎么了?”
“我们单位招了内贼!”
司华悦将抓到杜主任的过程简短而又快速地讲给顾颐听。
顾颐沉默了会儿,说:“闫主任那边我来给他打电话,你先看好了人,别被人灭口了。”
放下电话,司华悦见罗哥也已经醒了,而小刁听了司华悦的通话过程后,才明白,原来不是自己失职,是被人下药了。
罗哥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摆放在桌面的枪,作为受过专业训练的保安,他一眼便认出这是真家伙。
修羅 武神
他跟小刁初醒时一样的动作,猛然起身向后退,结果毕竟年龄没有小刁年轻,身体一软,又晕了过去。
小刁忙上前将罗哥扶起来,坐到他刚才的椅子里,然后问司华悦:“司队长,我现在能帮上什么忙?”
司华悦也不知道现在做什么好,顾颐让她看好人别被人给灭口了,可怎么看?
热蚂蚁上的红点看着都差不多,也不知道哪个的枪口对着他们这里。
能出现一个漏网之鱼,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
这时候闫主任的电话打进来,想来已经听顾颐说了这边发生的事。
“小司,好样的!”先表扬,这老头很会做人,更适合当官,“人死了无所谓,一定保护好你抢来的东西!”
好家伙,一条人命没有一根长柱子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