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t37火熱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五十六章 分陣理陰陽-dkhwd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林廷执一直在法坛上观望着战局,他很快发现尤道人此举与先前定下的策略不同,不过既然将主持大阵之事委托给了对方,他也不会去置喙什么。
但如此做说不定会增加天夏玄尊的损伤,有些准备却是不得不先做起来。
他想了想,唤了一名弟子过来,取出一份传符,交给其人道:“你将此符送去明周处,关照他传谕后方各位玄尊,要他们随时静候调令。”
那弟子郑重接过,一揖之后便就离去了。
清穹云海之内,梁屹正站在宫阁高处的广台之上观望战局。
即便不是身在场中,可他通过训天道章还有眼前所见景象,也基本能够知晓此刻发生的诸般事端。
此前斗战,上宸天那边还有退路,那些玄尊也不愿意死战,但是下来便就难说了,肯定会有更为强烈的碰撞。
这时身侧不远光芒一闪,明周道人现身出来,他对梁屹打一个稽首,道:“梁玄尊有礼。”
梁屹还有一礼,道:“明周道友有礼,可是廷上有吩咐么?”
明周道人取出一份谕旨,递了过来,道:“梁玄尊,廷上传旨,请梁玄尊作好诸般准备,随时听候廷上调用。”
梁屹郑重将此法旨接过,肃声道:“梁屹领命。”
明周道人再是一个稽首,身影在一阵光芒之中消去。
而在同一时候,所有在上层的玄尊都是收到了这份旨谕。
似梁屹、万明这等新近成就玄尊的修道人,虽现眼下不在玄廷调用之列中,可若前面之人战陨了,那么他们便要顶上去。
总之,玄廷此回决心甚大,这一次不将上宸天彻底解决掉,那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而此刻在阵中,赢冲见到三十二道磅礴气光似如山崩海裂朝着阵中冲入进来,且所去之地皆为各玄尊坐镇阵坛之所在,他马上判断出来,这是为了抢占阵机元节。
在尤道人前面持续攻阵之下,青灵生机组成的厚重青幕被不断摊薄撕裂,现在几乎处处都是漏洞,还有陈禹、正清等三十余玄尊在牵制,这便使得无力阻挡这些天夏玄尊冲入阵中了。
他手中的确把握着一个随时可动用的后招。可何时投入进去,却是十分考验主持之人自身的经验和统筹全局的能力。
他冷静思索着,感觉眼下还不到最后时刻,故还不到运用之时。
只是眼前困局不能不顾,要想解决,就只剩下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收缩阵域,将这内圈阵势进一步往后收缩,放弃一部分地界。
虽是有损失,失去了更多纵深,可却能继续拖延下去,对长久来说是有利的。
思索到这里,他一抬眼,立刻传命道:“诸位玄尊,舍外沿,就内台。”
这一次天夏诸玄尊持旗而来,明显就是想攻占各方阵坛,上宸天诸玄尊本来以为当有一场拼杀了,不过此令一下,他们倒是轻松了,登时无一犹豫,立时转挪阵机,往内台撤走,将外间大片地界抛却了出去。
不过在他们之中,却有一人走得更快,几乎就是在赢冲那“舍”字一入耳,就立刻化一道遁光朝内飞遁出去。而在众人反应过来,准备撤时,早已不见其人踪影了。
赢冲留意到,此人乃是上回那名常道人。
上宸天众玄尊这回所守阵坛每个人都是定死的,该在哪里便在哪里,上次因为常道人先行撤走,这次他把其人的阵位调到了前方,也就是首当其冲的地方,这里敌势一至,便需死战。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本意是想令其退无可退,可未想一个转挪阵机的空隙,又叫其退到了最深处,不过他现在没有余暇理会其人。
因为转挪阵机之余,无疑会出现些微破绽,对面主持阵机的当是一名老手,一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果如他所料,就是这么一丝空隙,就见得一道道晶光自外洒落下来,却依旧是那些“诛空火雷”。
这东西是必要应付的,不然会牵连整个阵机,故他不得不调运阵机,全力挤压出一部分阵力,将此转入了诸空之中,并将之分割出去。
不过有损需当有补,因为他此刻已近乎出了全力,所以后方生机一时无法补充上来,这就导致阵力无形中缺失了一部分。
尤道人一见,眯了下眼,这好不容易削掉的一块阵机,他又岂会令对面再补充回去?他是绝不会给赢冲这个机会的。
他立时通过身后站着三十二名玄修,将谕令传递到每一名持旗玄尊那里,令其等趁着上宸天退守不稳之际压迫过去。
而此刻在虹殿深处,天鸿道人见状立时不满道:“赢冲怎往后退?不知我等退后的余地不多了么?”
灵都道人道:“赢道友必是不得已。”
孤阳子缓缓道:“既是交由赢道友主持,应当信任他,他也从不做无由之事。我等挡不住天夏的,唯有拖延才是上策。”
稍稍一顿,他又言:“天夏先前所积蓄清穹之气,以我观之,若用于攻阵,似眼下这般宣泄,至多三日至四日。我等只需挺过这几日,其必势颓,需得回去重作积蓄力量方能再攻。赢冲不计较尺寸之地,只谋阵存,实为长远计。”
天鸿道人却是道:“这般不是办法,我等需知晓寰阳派那里还要几日。”
孤阳子想了想,道:“待我问上一问吧。”他也不求确定答案,但最少能让对面知道自己这里的急迫。
而在阵中,整个大阵因为被尤道人抓住了一次机会,便开始施力猛攻各阵坛,一时情势岌岌可危。
浑空道人化影出现赢冲在旁,稽首道:“赢道友,诸位道友托我来问,他们如今异常困促,可能发力相助?”
狼少的心尖宠
赢冲道:“时机还不到,岂能轻动?告诉诸位道友,我得授法谕署理大阵,该如何排布自有道理,若是谁人阵坛被破,我必斩谁。”
浑空道人见他如此强硬,也不好再言,只能稽首退去。
尤道人观察了一会儿,见赢冲始终不曾动用那个后手挽回局面,倒也佩服他的隐忍,这等时候分明已是势若危卵了,居然还能忍得住。
他眯了眯眼,不过其人不动,他却是要动了,他拿起前方一个金色令符,就甩袖往上空一抛,顿时一道金光映照天穹。
悬天道宫之中,诸廷执顿时见到了这道光芒,心中都是一讶,此中之意,是尤道人要他们全力推动清穹之气。
却如孤阳子所算,先前积蓄的清穹之气不多,哪怕再算上后续渡来的,若按正常计,大致可用三至四日,可要按照尤道人眼下所要求的那般持续下去,说不定只能够半日之用。
不过此刻却没有一个廷执对此发出任何质疑,俱是毫不迟疑按此行事,纷纷起法力一催,更多清穹之气若奔潮涌至。
尤道人见此景象,不觉点头,也亏得是在天夏,要是他在上宸天中,不但轮不到他这样的人来主阵,便是能走到台上,若是提出这样的要求,恐怕上面也不会答应。
瑞雪 兆 豐年
他往前走了两步,朝下看去,在此冲势之下,赢冲若还是不动手段,那么遮护大阵的青灵生机将会十去其九。
而在剥离了青灵天枝这个后盾之后,其实这大阵本身并不比他破过的一些山门大阵高明多少。
这也是因为上层大能不需要大阵,大阵就是为守御下层修道人而立造的。而下层修道人能使用的阵法自是有其限碍的,是不可能超脱出其自身层次的变化的。
赢冲抬头望去,见上方那清穹之气冲击之势猛然大了数倍,而在其冲荡之下,那本来遮护在那里的青灵生机已然变得稀薄无比,看去随时都会崩裂。
如今阵中各阵坛正遭受侵攻,形势不稳,而在阵前,陈禹、正清、武倾墟等人正在逼压上来。
他默然片刻,知道此刻不动后手是不行了,否则接下来整个大阵真是要崩塌了。
他吸了口气,只一挥袖,一股幽风从袖中飘荡而下。
与天夏与一般,上宸天也是一样做着与天夏决战的准备的,不过设想之中多是天夏来攻,故所准备的手段多是配合阵势使用的。
此风“灭神五罡真风”,此气在阵内一落,能革除阴阳之机,哪怕是玄尊被此风一卷,若脱不出去,数息之内便即横死。
他本是打算在陈廷执等人冲入进来后,以阵机真风消杀那些附从玄尊,而后再以此物配合孤阳子三人一同围杀陈廷执三人,可此刻却不得不先使了出来,先稳住阵机再说了。
而这风一落,霎时就有数名天夏玄尊被卷入了进去,眼看就要被真风吞夺,可下一刻,他们却是一个个消失不见,却是被镇道之宝元都玄图给转挪了出去。
尤道人一见此风,半眯的眼眸中露出一丝精光。
时机终是到了!
他一挥袖,一道令符化作光亮冲了下去,就在这一刻,他背后的阵机之上,无数璀璨光点出现在了那里,密密麻麻,足有百万之数,只是一闪之间,就坠落在了前方阵中,一道遮蔽天幕的剧烈光芒之后,整个上宸天爆发出了一声倾天巨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