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3gh笔下生花的小說 末世危機之雷神降世 夢不在了-第一百一十一章 打斷-relq5

末世危機之雷神降世
小說推薦末世危機之雷神降世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这大自然中最神秘,也是最强大的雷霆之力是那么气势惊人,直接把地上来不及撤退的虫族劈的粉碎。
而有了它们分担雷电之力,张漪兰这次没有直接被劈得焦黑,而是借着这力量,手持大剑冲进虫族大军里。
她积攒了太多的情绪,这会彻底爆发了。像个人形雷电,在虫族中肆意屠杀。
切身地与这些虫族战斗,张漪兰才体会到它们身上那硬壳是那么坚硬,以至于有的甚至把她的手都震麻了。
有的大嘴里的牙齿咬住了大剑,直接在剑身上留下了一排排牙印,可见它们的凶狠无畏。
张漪兰即使面对诸多虫族的围攻也毫不畏惧,她自然明白雷神剑法的精髓就是要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毫不畏惧的心理,强大的王者威压。
总而言之就是不能怂,一怂的话连剑法所能沟通的雷电之力也会威力大减。
一粒红尘
就这样,张漪兰倒也毫无压力地斩杀了数只虫族,而她身上围绕的雷电似乎在她的豪情下更加强盛了。
虫族也似乎智商不低,看着眼前的阻碍,一些聪明的虫族开始偷偷后退,而张漪兰自然不会放过它们。
直接挥动翅膀,飞过去把那些聪敏的虫族斩杀掉,而那些黑色的血液飞溅到张漪兰的脸上,也腐蚀了下去。
张漪兰拿着大剑的右手忍不住痛苦地颤抖起来,把大剑换到了左手上,用右手撕下一块衣物,连忙朝脸上擦去。
她没有傻得直接去把脸上的黑色血液摸开,导致脸上大面积腐蚀。而是忍着痛,很有技巧地用布料把脸上的黑色液体包住,拿下来。
趁着黑色液体还来不及腐蚀掉那块布,连忙把它扔掉。这次她学聪明了,杀完虫族立即就转移下个目标。
不让它们身上的黑血有溅到自己身上的机会,这样倒也没有再受伤。
但是脸上的伤让张漪兰也不得不更加愤怒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容貌绝对是极为重要的。
敢毁她的容,那她就要虫族的命。愤怒的情绪让她也变得狂暴起来,周身到处都是雷电的轰鸣声。
直接在杀得虫族来不及逃窜,留下了一地的尸体。等所有的虫族都躺下了,张漪兰这才停下了,握着大剑的左手也有些酸痛。
张漪兰看着这一地的断臂残骸,心里没有任何喜悦。因为那满地的尸体直接化作一滩滩血,腐蚀了脚下的土地。
张漪兰也是觉得这些虫族的确是人类的大敌。貌似之前的人形怪物身上黑绿色的血也仅仅是让植物中毒腐蚀,对于土地的危害倒也可以接受。
而它们死后身体也只是那样僵硬地躺着,不主动破坏便不会危害环境。而这些虫族,直接在死后就融化成血水,继续腐蚀土地。
玩命医馆 格林吗啡
张漪兰甚至觉得这样的腐蚀比它们卖力地喷出的黑色液体腐蚀得更快,更彻底,危害更大。
张漪兰看着眼前的黑色河流,她心中也升起一阵无力感。她忍不住继续与空中的雷电沟通,再次一抬手让雷光席卷大地。
只是那破坏力极强的雷电貌似不能把那黑色血液怎么样,雷光在黑色长河中不断蔓延,却不能改变任何事。
张漪兰无奈了,她回头去看了看那身后的矩形光幕。既然弥补损失,那就坦然面对了。
似乎那矩形光幕跟自己的雷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知道雷电能不能组成那样的形式,形成雷网一样的存在呢?
张漪兰只是单纯地觉得,雷电声势之强大的确很有用,但有时候却成了它的弊端。比如需要隐秘行事,那雷电是不是太显眼了。
如果能做成雷网之类的无声攻击或者防御,那应该会成为自己的杀手锏吧?
张漪兰出神地望着眼前的光幕,可能感觉到敌人消失,光幕也逐渐暗淡了下去。她有些郁闷地回头,却发现不远处又一大波虫族喷涌而来。
听到那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她起初还以为是幻觉,结果一回头就发现了那一大波虫族。
张漪兰大吃一惊,倒没有慌乱, 她直接飞上高空,打算再次借着雷霆之威从天而降,给那些虫族一次致命打击。
而她上了天空才发现了不仅仅是这一波虫族,那后面跟了无数波虫族正向此处涌过来。而每个方向,都有源源不绝的虫族正往这边移动。
张漪兰吃了一惊,再次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绿色地图。才发现自己所处的a基地已经布满了黑影。
密密麻麻的,往周围的地图看去,原来其他地方已经被虫族都占领了。甚至连那块阳光地带也已经没了,整个地图都是黑暗的。
唯一的光明就是代表她的那个小光点,在这黑色的地图上显得格格不入,微弱至极。
张漪兰感到一阵无力,但她也没有退缩。而是在高空中借着雷电之威,借着翅膀之翼,从天上奔向地面在虫族中一往无前地战斗着。
那周围围绕的雷电也好似锐气满满的她,毫不畏惧,如同那不屈不挠的勇士,在无尽的黑暗中继续战斗。
等在一个地方被虫族层层围住,她再次腾空而起,在空中休息片刻,继续携带着雷霆冲向另一个方向。
当她的脸上再次被飞溅的黑色血液溅到,可是奇怪的这次竟然没有被腐蚀得龇牙咧嘴。
而是一种柔软的温热触感,让本就浑身布满雷电的她浑身一软,差点跌倒在虫族群中。
而这一刻她也彻底清醒了过来,睁着朦胧的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一张精致的脸庞,觉得无语至极。
“宝贝,你做什么梦了,睡得那么沉?叫了你大半天了呢。”已经梳妆打扮好的保拉气色好了不少,笑意满满地说。
挨得如此近,张漪兰甚至能看到她脸上笑起来的皱纹,闻到那浓浓的香水味。
张漪兰一把把她推开,做出一副美梦被打断的气恼表情。生气地说:“我梦到敌军兵临城下,正在力挽狂澜,建立功勋呢,就被你打断了。”
保拉一听,也是笑的眉眼弯弯,捂着嘴巴说道:“不好意思,是我的错。宝贝,你原谅我好吗?”
张漪兰瞥了她一眼,没说话,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湿润,表示很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