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lfo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芝加哥1990-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獄中之人讀書-caxfq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悠着点,别再弄出维克和私家侦探在阿拉斯加跟人枪战这种上新闻的大事,死老头。”
临上去法国的飞机前,宋亚抱怨完老麦克后就躲着独自打电话,这次会离开米国很久,事情千头万绪,他一通通聊个没完。
“琳达,记得压比弗利山庄的新闻。”
“斯隆,你还没被外交关系协会接纳吗?怎么又没动静了?”
“海登,照顾好米拉和艾米,再出什么篓子……你知道我脾气的。呃,你也跟我同行吗?已经在飞机上了?噢,噢,我搞忘了,那让多诺万帮忙盯着吧。”
“麦克信田一定要带他摇滚乐队的兄弟们签大都会?那行吧,你尽快搞定,注意别留他单飞转投的漏洞就行,嗯……”
“叶列莫夫,邻家女孩拍得还顺利吗?小李子已经离组了?他有拍完他的戏份?好的,我知道了,盯着点,别让他乱说话,他最近话很多,很嚣张的样子,我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替我向老拉里问好,后期不需要花什么时间吧?最终剪辑?如果我有时间会回来盯一下,没时间就算了……不用特意等,对,一切弄好后就让博伟影业那边趁小李子还热乎着尽快发行。”
“丹尼尔,冷山项目……电影改编权八月底最终决定是吗?好吧,你和雪琳芬继续跟小说作者和出版社保持联络,别出意外。”
“里瑟?A+酒业的灰雁红白葡萄酒被西格拉姆拒绝推广了?真M-FXXK不出我所料,那怎么办?换牌子换生产方在华国国内出售?好吧,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嗯,按我们在华国商量的应对方案来就行。”
“斯各特,球衣多备货,把需要我和夏奇拉穿身上带货的款式发去法国,总之尽快,我不一定每套都穿,看机会了,我知道官方赞助商是阿迪达斯,但我可以学习下耐克(耐克常常会于世界杯前制作擦边球营销广告,省了钱还能恶心同行)。”
“麦克劳伦先生,兰诺夫那边是什么态度?他们愿意当显卡业界的叛变者吗?还在犹豫?好吧,3DFX的VOODOO RUSH2芯片开始流片了?OK,代我哄好各大PC厂家,嗯,希望到时候股价能再涨点……”
“埃斯特芬先生,记得提醒你妻子葛洛瑞亚去巴黎和我们汇合,参加世界杯开幕式彩排……呃,你俩也在飞机上?就等我们了?哦,好的好的,那没事了。”
“梅丽莎,记得帮我交论文。”
“雪琳,罗柏的作业……”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他像个唠叨的老太婆般巨细靡遗一切都想考虑周全,哦对了,“艾丽西亚,迪莱那边……他频繁见歌手互助基金会的人?但还没有松口是吗?好的,我知道了。”
“呼!你终于好了?”
一直等着的夏奇拉看到他嘀咕完抱怨,刚从哥伦比亚赶回来,拉丁女孩很疲惫,哈欠连天。
“好了好了,走吧。”
宋亚拉住她的手,举止亲密地冲向停机坪,这次同行的还有专业纪录片团队,下方也有记者们在打闪光灯,两人甜蜜而默契地向镜头招手,一路小跑。
爬到机舱门口,里面的摄影师扛着机器后退,他转身将夏奇拉搂住,两人又对下方记者和送机人群挥手。
‘APLUS和女友夏奇拉今日出发前往巴黎,这对情侣将在六月十日的法国世界杯开幕式登场表演,全球的足球迷们都无比期待,西语歌生命之杯已红遍全球!’
“真的吗?”
芝加哥某座监狱内,哈姆林看到这则新闻喃喃自语,他的案子刚判不久,违反信托义务、洗钱罪名成立,再加一个伪造交易报告罪,但APLUS那边抬手放了点水,提供了他已归还涉案款项的证据,法官只判了五年刑期并处高额罚金。
所以他现在过得还不错,起码在牢里算不错,被分了个轻罪区看监狱图书馆的活计,平常就呆在里面,还有电视看。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他无视掉奉命监视自己的帮派份子,只要乖乖服刑,这些人甚至会照应自己,他在囹圄中过得甚至颇为超脱,很令狱友艳羡……
可惜监狱电视只有几个免费台看,哈姆林几乎没看到过生命之杯这首歌的报道,这和近期大红的后街男孩、R凯利等歌手热度相去甚远,人数上占高比例的黑人狱友们也不爱听。
“那是因为米国人对足球不感兴趣,APLUS在我们老家绝对很红。”
两个因为打劫ATM机进来的老墨接话,“嘿,哈姆林老兄,听说你进来前是大律师?我问你,我们明天见假释官时该怎么……”
“Hey!一边去……”
老黑们立刻过来赶人,哈姆林友好的耸了耸肩向俩老墨表示爱莫能助,拿起一本财会教科书认真读了起来,出狱后继续执业是不可能了,但他在海外某个秘密账户里还藏了几百万,有奔头。
而硅谷监狱里的迪莱处境要差很多,有人监视但无人照应,三天两头被狱友欺负还被癖好特殊的姐妹会骚扰,外面案子还在打,刑期极可能二十年以上,失眠、精神衰弱、敏感易怒还多疑。
他当然想拿歌手互助基金的钱请好律师打官司,但最后的一点理智告诉他不想像小洛瑞那样突然在牢里暴毙就必须谨慎,“这次怎么说?”
他只要有机会就和对方谈判,但可恨的是这些家伙又不肯先取信自己,那怎么行。
“什么怎么说?你知道我们想让你说出来你所知情的,你也知道我们的回报,很棒的交易,不是吗?迪莱先生。”面前的西装男依然是公式化回答。
“你们得先展示诚意,展示你们的力量,否则我不干。”迪莱压低声音。
“请说。”
“你……你们得弄走俩老黑,这边黑人囚犯不多,一个叫……另一个叫……”迪莱报出名字,“并且帮我转到更好的监区,更好的工作,我在洗衣房天天被霸凌,我受够了!”
迪莱将满是老茧的手掌按在玻璃上,“现在谁还能看出来这是双弹钢琴的手!”
“你只是在疑神疑鬼,迪莱,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见鬼!我不错看错,他们就是APLUS的人!他们在监视我!”
“呃……我们没有权限参与这种事,我们只出钱,而且你必须先接受我们安排的记者采访,才会拨第一笔款项。”
对方回答,他们也只是干基金会的普通工作而已,上面不会派这种活,他知道上面在针对APLUS,但根本不会有人告知原因,更不知道到底在为谁服务,所以……犯不着有什么主观能动性。
“FXXK!那你们就别来烦我!你们根本不知道APLUS有多心狠手辣……”迪莱听到这熟悉的话语情绪再度失控,狠狠将话筒砸了记玻璃,“去问让你们来的人!”
“冷静!迪莱先生……”
“去你妈的冷静!”
迪莱骂骂咧咧继续砸,很快被狱警粗暴拖走。
‘砰!’
而在洛杉矶,法官干净利落的敲下锤子,刚刚否决了拉扎连科的保释请求。
“别担心,我们会继续申请的。”
我真不是仙二代 明月地上霜
当地大律安慰一边脸已经肿起来的他。
上神,荷仙有毒 旋幽寒
从前总理到阶下囚,他有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仍然接受不了,“我的朋友们呢?他们答应我起码能拖到明年,他们失信了……”
“那些政客?还是CIA?呵呵,他们也没想到你会蠢得想强上一名米国当红女星,还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律师笑了笑,“你应该保持低调。”
“低调我死得更快,斯拉夫人对待政敌和叛徒有多冷酷无情我想你很清楚。”
拉扎连科不爽的回答,“我可不想无声无息的挂在某个阴暗角落,现在这样尽力吸引到西方媒体的关注才能有些安全感,我不是真的想像现在这样在贵国乱花钱,那是一种做秀的手段。”
按他的设计,搞定米拉后他能跟着两人的交往新闻出圈,迅速登上西方泛滥的娱乐版面,同时再慢慢铺开米国的政商关系,彻底拿到护身符。
“总之你自己选的。”律师回答。
“我要让人曝光米拉乔沃维奇的贿选丑闻,你觉得如何?”
“最好不要,你不能再和APLUS起冲突,他是十亿富翁,和大统领等人关系都很好,你再冒犯到他,这里谁也救不了你。”律师阻止。
“被告律师?”法官在催促离堂。
“哼!伪装成白人的阿肯色?”拉扎连科知道现任大统领的外号。
“APLUS能影响黑人选票,那可是全米百分之十出头的人口,认栽吧,再说一遍,你不该蠢到去招惹他的前女友。”
律师趁最后的机会晓以利害,“更别让大统领不高兴,你的下半辈子全指望他了。”
“我要请更好的律师,律师团,现在这个我不满意。”
CIA还是在暗中照应,小单间,卫浴俱全,拉扎连科回临时羁押的牢房后很快得到允许,打电话给信任的当地俄裔犹太律师,“介绍一些你的朋友?”
“他们很贵。”对方在电话那头说道:“你知道APLUS打巴恩案花了两千万以上吗?”
“我只想尽快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OK,我会帮你找。”
“让哈维韦恩斯坦回我电话,还有那些政客们。”
“好的。”
“我的欧洲记者客人还在吗?”
“在。呃,CIA刚来警告过,严令禁止你和APLUS再起冲突。”
“什么意思?他们不光坐视我被APLUS凌辱还背叛了我?他们不想要我手里的情报了?”
“应该没有,但他们让我转告你,你不能再冒犯APLUS了,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他们会放弃你,让米国政府接受二毛那边的遣返要求。”
拉扎连科听到这话终于也害怕起来,摸着还很疼的腮帮子咬牙,“如果我执意要这么做呢?”
“别冲动,拉扎连科先生。”电话里插进来一位熟悉的CIA探员嗓音,“我们二十四小时在盯着你。”
“好吧,但我必须尽快出去,你们得出手帮忙,否则我不会配合。”他也只是想讲讲价,政客的基本素质还是有的,惹到不该惹的人打掉牙往肚子里吞就是了,呃,牙齿确实被打掉了。
“OK,我们在努力,你也多联络你的好莱坞新朋友吧。”
“拉扎连科先生。”
“哈维。”他又打给哈维韦恩斯坦,“你得帮我尽快联系上大统领先生。”
“我在努力,放心。”哈维打着哈哈。
“我还需要干净的现金。”
“我可不参与你的资金运作……”
“不,只是出手一些艺术品,都是干净的。”
“那可以,我帮你联络大卫格芬,他是这方面的大买家。”
“我知道,我就是想搭一搭格芬先生的关系,请他也帮忙疏通下?我现在需要更多朋友,我也知道他能量很大……时间紧迫。”
飞在空中 斯兰达
“没问题,好莱坞是个温暖的大家庭,我们都互相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