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453章 加油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王上蹙着眉,对段勾琼等人开口说:“好了,你们都退下吧!寡人与这位长公主还有一些话要说!”
火熱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53章 加油展示
段勾琼错愕,随即着急说:“父王,你别上当啊!”
“出去吧!”这一声,王上的语气加重了。
段勾琼心里只觉得郁闷,但最终还是转身朝外走去了。
倪月杉等人也只好乖乖退下。
王上手中的盒子看上去并不大,所以里面可以装什么?
四人朝外走去,最不服气的就是段勾琼了,她气恼的扁嘴,开口说:“父王是不是老糊涂了,这长公主多奸诈恶心的一个人啊,竟然还给她机会独处!”
段勾琼好似被气的不轻,晃了晃脑袋,之后看向倪月杉:“你的琴棋书画水平究竟如何?”
倪月杉尴尬的笑了笑:“我宁愿比射箭,和比武……”
*
到了傍晚后,段勾琼提议带人去城中逛一逛,让倪月杉等人体验一下苍烈的风土人情。
但这些天赶路,邵乐成有点吃不消,要求先休息。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453章 加油
最后段勾琼只能扫兴的取消了带人出去玩的念头。
而王上却是设宴招待了景玉娥,等景玉娥应付完了王上,早已经有些微醺了。
她由宫人搀扶着,朝寝宫走去,搀扶着她的宫人低垂着头,等景玉娥进了内室后,她便将房门悄悄关上。
景玉娥扶着额,有些晕:“给本公主备上一碗醒酒汤吧!”
殿内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宫女打扮的人,除了她外,就只有景玉娥。
景玉娥没听到动静,奇怪的问:“怎么?”
刚要张口,一把匕首已经抵在了她的咽喉,景玉娥诧异的看着对方。
对方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神中,带着一抹笑意。
“长公主别来无恙啊,当初你不过掌控了十几个锦衣卫而已,就想对本公主大不敬?今日还给父王灌输迷魂汤,让父王饶了你?”
她的匕首更加近了,只要再往前一点,就可以割断景玉娥的咽喉。
景玉娥惊恐不已,开口:“还请公主不要冲动!”
“本公主问你,你给父王看的东西是什么?”
景玉娥蹙着眉:“那是机密,不能告诉你!”
“哈哈哈,机密你就能知道,本公主就不能?你在说本公主还没你有资格?你比本公主还要牛逼是不?”
她的匕首更加近了,景玉娥感觉到了一阵刺痛,有殷红的鲜血流出。
段勾琼笑了:“疼就对了,你什么都不肯说,其实与死人也没什么差距,那我杀了你好了!”
说完就要用力一化,景玉娥赶紧喊停:“等一下!我说!”
段勾琼也本来就是想着威胁人的。
王上的寝宫内,宫人们皆退下了,烛火吹灭,殿内陷入了黑暗,四周静谧。
超棒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453章 加油讀書
在殿外,段勾琼趴在殿门,鬼鬼祟祟的想看看里面的情况,景玉娥有些尴尬的提示:“公主若是好奇,不如明天找王上直接要,或许王上疼爱公主直接就给了!”
“若是愿意给,今天干嘛赶走我?”
她白了景玉娥一眼,然后道:“你进去偷!”
景玉娥站着没动,段勾琼瞪了瞪眼睛:“去啊!”
景玉娥一脸为难:“我送出的东西,怎么让我去偷?我怎么知道在哪里?”
段勾琼一脸郁闷,然后推开景玉娥,自己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视线太暗,段勾琼有点不适应,她吹亮了火折子,听见了王上打呼噜的声音,这才放大了胆子,四处搜查。
之后便是翻箱倒柜……
等她回头朝王上看去时,依旧呼噜震天。
她松了口气,继续翻……
可始终没线索,在她打算放弃之时,床榻的位置传出了声音:“是勾琼吧?过来!”
段勾琼身子一个愣怔,然后尴尬的转过身去,嘿嘿一笑:“父王,你什么时候发现儿臣的啊,你怎么不早点……吭声呢?”
“你是不是好奇寡人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段勾琼低垂着头,有些尴尬的走了过去:“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父王。”
王上叹息一声,掀开了帘子。
“寡人竟是管教不好你!”
優秀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453章 加油分享
他坐在了床边,将匣子交出,段勾琼诧异的看着王上,这么轻易?
“拿着啊?你不是想看?”
段勾琼错愕不已:“不,不是,父王你也太好说话了,你这样让我有点无法适应!”
嘴上虽然是嗔怪,可人没犹豫,伸手接过,打开就看。
火折子的微弱光亮,照在匣子上,打开后,里面的羊皮图纸,落在段勾琼的眼里。
这是?
见段勾琼疑惑的眼神,王上笑着说:“这图纸上面是无字无图的,需要用水浸泡才能显现出字来,不过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寡人那一张,可是……”
“可是什么?”段勾琼奇怪的问。
“可是两张拼凑在一起,也不足以看出是个什么东西,因为寡人还没有破解,如何让寡人的那一份它显字!”
“那一共几张碎片呢?你知道用水浸泡会有字,看过后,得出什么结论了?闲常皇上为何要将这东西给父王你?为了换景玉娥的性命么?”
“显现字体后,依旧看不懂,若是不将东西全部聚齐,其实不过是张废图,闲常皇上也算想的开啊!”
“哈哈,父王,既然看不懂,也解不开这究竟是个啥,那就别琢磨了,你现在贵为王上,啥都不缺,何必费劲?给女儿报仇要紧啊!”
在殿外一直在偷听的景玉娥听见段勾琼在教唆王上给她报仇,景玉娥有些紧张,她想冲进去打断她的话,但最终还是没有。
“这里是苍烈,她是公主你也是公主,你们俩个磕磕碰碰的,寡人管不着,好了,寡人困乏了,你出去吧!”
段勾琼心里的疑惑被揭开,加上王上也不打算维护景玉娥,段勾琼心里开心,福了福身:“多谢父王,儿臣告退!”
段勾琼开心的走了出去,景玉娥还站在门外,段勾琼眼里闪过不屑:“故弄玄虚的东西!浪费人时间!”
翌日后,邵乐成醒来已经到了午时,他匆匆吃了饭,便被邀请游玩王宫。
走的地方多了就失去了兴致,因为基本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同小异,没什么好看。
倪月杉此时正在由景玉宸亲自手把手教她骑马的高难度动作,若是能在马背上献艺给王上看,让王上惊叹一个闲常女子的马技,那也能让王上心里服气,觉得倪月杉确实比段勾琼强,段勾琼做不成太子妃,那也是技不如人……
邵乐成吃了饭后,便和段勾琼一起去马场看倪月杉和景玉宸了。
看见倪月杉几次秀技术差点从马背摔下去,段勾琼有些错愕:“没必要吧,我父王可能随便说说,可若是摔伤了得不偿失啊?”
“月杉想做的事情,没人可以阻拦左右的!”
段勾琼轻笑一声:“我想要的,父王都会一一给我!我不允许他为难月杉姐姐!”
然后高傲的扬着下巴,朝倪月杉快步走去。
倪月杉学了一个上午,若不是景玉宸反应快,不知道她会不会已经摔成了重伤昏迷了。
“月杉姐姐。”
段勾琼开心的走来,倪月杉骑在马背上,朝段勾琼看去:“公主干什么这么开心?”
段勾琼笑着说:“月杉姐姐,其实我看你马技还不错,但跟本公主比,可能还差了那么一点,虽然本公主可以放水,但父王不信服那也没用!”
“不如,你与长公主比,为本公主出气,对付了长公主,父王一定会对你满意的!”
这个方案倪月杉和景玉宸从未想过。
苍烈王上故意不怪罪景玉宸,因为他知道,景玉宸的马技不错,在苍烈基本上,任何不服气的事情,都可以用马技胜负来决定一切。
所以景玉宸在苍烈马技一展示,王上如何为难人?所以捡起了倪月杉这个软柿子捏!
可偏偏倪月杉在这里没内力,内轻功,没马技,那就是最致命的点!
景玉宸开口说:“与其靠马技说话,惊艳王上,倒不如胜过长公主来的解气!王上确实知道勾琼与长公主之间有过节,你愿意为了勾琼得罪长公主,自己人和自己人斗,王上确实可能感觉到欣慰,勾琼让你替家这种荒唐事,也可以就此掀过了!”
“对啊对啊,景玉娥那老女人吃瘪倒霉,多解气啊!”
倪月杉迟疑,她看着景玉娥打马球时,技术不差啊?
“哈哈,那我……好好努力吧!”倪月杉不知道说什么好。
景玉宸安慰般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相信你,可以的!”
倪月杉长出一口气:“嗯,我好好学。”
因为要考验倪月杉的本事,王上特意办了一场,苍烈王公贵族之间的赛马比试!
男与女皆可以参加,并且奖品丰厚,不少人皆报名参加,而倪月杉不想参加也得参加。
比赛当日,倪月杉换了一身窄袖长裙,头发高高的束起,头上戴着抹额,正活动着筋骨,段勾琼头上戴着的抹额与倪月杉完全一致,显然他们两个是一队。
“怎么样,我让父王该的规则,本公主的马上技术,必须给你加分,待会咱们狠狠欺负景玉娥,让她满地找牙!”
说完后,段勾琼跳了两下,开心的翻身上马,动作流畅迅速,眸光坚定从容。
倪月杉长出一口气,对自己打气:“加油!”
在在场人的欢呼雀跃期待中,所有人就位,景玉娥竟是与万燕一组……

妙趣橫生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371章 馬蹄無眼相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他来的快去的也快,说的话,让田永长半天难以相信……
第二日,段勾琼拉着倪月杉,让她带着她去参加京城聚会邀请。
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371章 馬蹄無眼推薦
“我快要闷坏了,若是每天这么平静,冷冷清清的,我会疯掉的!”
她一脸的严肃,没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倪月杉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过两日吧?之前的请帖都扔了,忘记今日还有谁要办聚会了。”
“那就让下人打听打听今日有谁办聚会,然后我们赶过去啊!”
倪月杉:“……”
段勾琼伸手摇晃着倪月杉:“快些嘛,快些嘛!”
“那先听听大夫怎么说,如果你可以骑马了,我们就去!”
段勾琼扁扁嘴:“行行行,同为年轻人,为何你这么磨叽……”
倪月杉:“……”
找了大夫为段勾琼检查后,在知晓她腰已经没了大碍,倪月杉才放心带着她去参加聚会。
长公主府,倪月杉已经来过许多次,这次来,她的身份已然不一样……
席间,如同在田家一样,她的到来,所有人都注视着她,她成了目光焦点。
只是这次倪月杉的身边只带了一个段勾琼,她穿着一身太子府丫鬟的青色服装,站在倪月杉的身后,伸头伸脑的看上去很不规矩。
倪月杉走在前,没回头也知道她的德行,她轻轻咳嗽:“不要这么正大光明的到处打量好么?”
段勾琼张望四周:“同为公主,我觉得这个长公主是被虐待了吧?府邸这么小,下人这么少……”
“公主心里知道就成!别说出来让人听见了!”
景玉娥看见倪月杉主动站了起来,上前迎接:“太子妃,真没想到你会来,真是让公主府蓬荜生辉!”
倪月杉只淡淡的将手移开:“不多参加参加宴席,怎么熟悉京城中的千金们呢?”
倪月杉扫视了一遍四周,眼眸很冷,她戴着面纱,在她身后的段勾琼也同样戴着面纱,二人站在一起,气质皆是不凡,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让不少人低低议论了起来。
“身后那个是丫鬟么?”
景玉娥也听到旁人在小声议论,她跟着开口问:“太子妃身后这位是?”
“丫鬟。”淡淡的两个字,倪月杉吐出后,错开景玉娥朝前走去。
她走到景玉娥的座位坐了下去,仿佛这里就是太子府一般随意……
景玉娥嘴角一抽,但并未发作,只是缓步走了过去,有些尴尬的开口:“今日有安排打马球,太子妃在苍烈可玩过?不如今日试一试?”
倪月杉看向景玉娥,好奇的说:“在座的各位都会么?”
“会骑马的人差不多都会,太子妃若是有兴趣,那就一起玩,若是不想,在旁边观看也可以啊。”
倪月杉对骑马对打马球都没有兴致,但今日主要是让段勾琼玩好。
倪月杉回头看向段勾琼:“你不是想见识打马球是什么?今日要不要试一试?”
段勾琼虽然穿着的是普通的衣衫,可依旧掩盖不住,于身具来的气质,原本所有人都好奇她,此时倪月杉跟她说话,在场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了过来。
“太子妃不跟着试一试吗?”
“没玩过,不想出丑。”
淡淡的回应,已经算是拒绝了。
“那奴婢先试一试好玩不好玩!”段勾琼接茬。
倪月杉勾唇:“也成。”
二人商议好,最后让段勾琼出场。
一众人一脸扫兴,甚至是不屑。
熱門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371章 馬蹄無眼分享
“让一个丫鬟出场,看不起谁呢?”
低低的议论声,落于倪月杉和段勾琼的耳中,段勾琼看了一眼说话之人,她眯了眼睛。
之后站在倪月杉的身后,慢慢凑近,蹲身给倪月杉倒酒,低低的说:“有人看不起我呢。”
倪月杉同情的看了一眼说话之人,她觉得她要倒霉。
是个瘦瘦的女人,穿一身植叶绿色劲装,将身子紧紧的包裹着,脸颊消瘦,有点长,此时她正一副倨傲的表情,坐在座位上,那是对自己打马球技术的自信?
倪月杉没有吭声,端起段勾琼给她到的茶水。
吃了糕点喝了清茶后,一众人赶去打马球场地,场地极大,在旁边设计了观望区,而在旁边是放着的打马球工具,不少来参加的人都是自备了爱马……
段勾琼站在倪月杉的身后开始伸展活动四肢,完全不在乎自己现在的形象落入他人眼中被定义为,没形象。
她活动好了,对倪月杉挑着眉说:“待会有人哭了,你被怨我?”
倪月杉双手环胸,无所谓的回应:“你开心就成。”
不管倪月杉同不同意,段勾琼心里早就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的活动活动了。
一众人皆上了马儿,一眼看去,花花绿绿的不少人聚集在一起,手中拿着球杆,有人敲了一下锣鼓,立即所有人,跑动了起来。
倪月杉坐在座位上,看着一众人跑了起来,现场立即变的热闹非凡。
“太子妃若是觉得有意思,待会也可以试一试?”
倪月杉转眸朝身边看去,景玉娥此时正对她礼貌的笑着,倪月杉心里却是清楚,这位景玉娥绝对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此时在她的面前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很亲和的模样,倪月杉只是淡淡勾着唇回应:“长公主没有想过也去玩一玩?”
“先让他们玩一局,晚些本公主便上去。”
段勾琼穿着丫鬟服装,一身青杉,在人群中,身形略显娇小了一些,但她马技了得,即便是不熟悉的马儿,却依旧可以驱使自得。
手中一个球杆,如同熟稔的挥动马鞭一样,能耍出一种花式来。
她驾马而行,怒喝出声,好似玩的很是尽兴,到了完全忘我的地步……
她没意识在外人面前要学会伪装,潇洒的谁的球都去抢,去怼……
马匹上,有两个女子对视一眼,之后互相点头,目光落在了段勾琼的身上,然后驱马儿靠近。
景玉娥在旁边端起茶杯,姿态优雅的坐落着,开口:“没有想到太子妃的丫鬟马技都这么出色,那么太子妃你更是……”
“不,长公主你有所不知,本太子妃技术一般,不如这个丫鬟,你们听说本公主马技了得,是因为本公主让这个丫鬟冒充过本太子妃许多次,让她帮本太子妃争夺荣耀。”
景玉娥:“……”
倪月杉勾了勾唇,将面纱摘下,也不怕景玉娥看见她的容颜。
马场上,两个女子接近了段勾琼,看见在马蹄下滚动的球儿,用力挥出手中的球杆,木质球杆击打在马腿上,引得马儿吃痛,嘶鸣了起来。
原本兴致极强的段勾琼,顿时感觉到马儿不稳,她紧紧抓着缰绳,眼神喷火的看向旁边女子。
那女子一身绿装,不正是宴席上说话得罪她的人么?
段勾琼眯了眯眼睛,笑的清脆好听:“我说这位大姐,眼神不好,就不要打马球了!”
然后她挥起手中的球杆朝着对方的马屁上狠狠敲了一下。
因为用力过猛,球杆竟是断裂了,而女子的马儿被打痛,原本温顺的性格,瞬间暴躁了起来。
精彩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371章 馬蹄無眼推薦
他突然狂奔,横冲直撞。
不少在场人目光紧紧顶着马球,没注意到这边的状况,听见马儿嘶鸣,等反应过来,目光看去时,想撤退,却发现,来不及了!
马儿相撞,立时人仰马翻!
段勾琼没有因此放弃,她怒喝一声:“驾!”
马儿狂奔,扬起前蹄,朝着摔倒在地的绿意女子狠狠踩下。
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伴随着一声惨叫,清晰传入在场人的耳中。
景玉娥的脸色瞬间变了变,狠狠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朝前方走去。
倪月杉倒是平静。
在景玉娥这里,段勾琼不惹出点什么,倪月杉反而会觉得奇怪。
她缓缓端起面前的茶杯,浅尝了一口。
嘴角微扬,好茶!
景玉娥快步走上前去,此时在地上绿衣女子痛苦的抱着腿,而段勾琼则是没心没肺一般,挥动手中即将断成两根的球杆,击打在马球上,马球进球,她开心大喊:“好玩!”
而在场的其他人全都静默了下来,神色各异。
她这是脑子缺根筋,还是有恃无恐?
马儿踩断了别人的腿,还笑的玩的这么开心?
“长公主,好疼啊!”
倒在地上的绿意女子,一脸的痛苦,没了一开始半点的嚣张。
景玉娥转眸看了倪月杉方向一眼,她还在慢慢的品茶,好似心情很悠闲,没因为这边的情况,而慌乱。
她神色严肃,开口:“快,带人找大夫!”
其他人下了马儿,对景玉娥开口禀报道:“是太子妃的丫鬟,她骑马撞的!她还故意拿球杆敲她的马儿!”
景玉娥目光放远,看向段勾琼:“来人啊,将人拉下马儿,带到太子妃面前!”
一听这话是要问罪,段勾琼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的开口说:“别人说战场刀剑无眼,咱们是马背上,马蹄无眼,怪谁呢?”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28章 賜休書如何?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景玉娥攥着拳,插嘴道:“父皇,若是你让人去查看婉清妹妹的身体,等同怀疑婉清妹妹和杨府,这……这若是传出去难免寒了杨家老臣的心?”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328章 賜休書如何?
“长公主,今日本相入宫前,故意多备了一辆马车,目的是为了将阻扰本相进宫的人拖延住!”
“但现在本相觉得那个出手阻拦的人就是长公主你,长公主来的这么晚,想必是因为上当了!不知道本相府中人可有抓住长公主的人?”
倪高飞根本不在宫外,但现在景玉娥处处阻拦,让倪高飞愈发怀疑她的目的,现在光凭猜测便敢说出这般怀疑她的话。
景玉娥脸色铁青,张口便想呵斥,但最终是忍了。
皇帝也看出了其中猫腻,但今日不是追究景玉娥的时候!
他看向一旁的太监:“你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去,给四皇子妃验伤!”
公公领命,转身退下。
殿内的邹阳曜松了一口气,“多谢皇上。”
景玉娥也知道查验已经成了定局,所以多争辩什么都是无用,她叹息一声:“父皇,儿臣去查看查看。”
“在这里等着结果便是!”皇帝没有放人走,景玉娥愈发郁闷。
没多久,查验的人回来了,对皇帝开口:“皇上,已经将伤口尺寸约出来了!”
之后公公将写在纸张上的尺寸交由皇帝,皇帝扫了一眼后,抬眸看向邹阳曜。
邹阳曜明白的将佩剑尺寸报了一遍,皇帝神色严肃,看着景玉娥,质问道:“朕很想知道,如果四皇子妃在府上好好的养胎,怎么会受了剑伤?还与邹将军所用佩剑尺寸一致?”
景玉娥立即回应:“父皇,尺寸一致又能说明什么,邹将军的佩剑也不是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至于婉清妹妹为何会被刺伤,儿臣不太清楚,儿臣只发现她身体虚弱的可怕,但没有想到会是剑伤!”
“好个不清楚,你不清楚,何必来这里为谁证明清白?”
景玉娥跪伏在地,一脸惶恐:“儿臣有罪。”
“既然已经确定,她四皇子妃与此事脱不开关系,那么郡主,你如何证明自己是冤枉的?”
褚宁央显然被问的一愕,这……
见褚宁央没有立即搭腔,皇帝又质问向倪莹莹:“将军夫人,当着你夫君的面,你还要声称自己是被胁迫写下四皇子妃和郡主的名字?”
声音一如既往的威严,但却泛着森森寒意,倪莹莹咽了咽口水,心里害怕。
她开口说:“皇上,臣,臣妾现在脑子很乱,臣妾头疼,需要好好想一想!”
“将军夫人,你刚刚说假话,可是犯了欺君之罪,你可知,该当何罪?”
倪莹莹身子一抖,立即求饶:“皇上饶命,饶命啊!”
“哼,身为倪月杉的三妹,不知道敬重也就罢了,却还和谋害你大姐的人合谋,你的心真是歹毒!”
倪莹莹不敢反驳皇帝的话,她低垂下头,满脸委屈:“皇上,臣妾知错。”
“将军,这种德行有失的女人,你觉得该当如何?”
邹阳曜随时都可能会晕倒过去,他强撑着意识才清醒着,被皇帝问话,他瞟了一眼倪莹莹。
倪莹莹此时也正看着他,她肿着一张猪头一样的脸,对邹阳曜摇头,希望邹阳曜可以为她说话。
“皇上,德行有亏的女子,如何继续做微臣的将军夫人?今日微臣当着相爷的面,想说一句,对不住了相爷,你的女儿……”
“本将军想休了!”他转首看向倪高飞,那眼神很严肃没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倪高飞没有半点犹豫,张口回应:“都是本相教女无方了。”
非常不錯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328章 賜休書如何?推薦
倪莹莹脸上瞬间褪去血色,她伸手抓住邹阳曜的胳膊:“将军,不要啊,莹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邹阳曜却好似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将倪莹莹的手臂挥开,“真是冠冕堂皇的借口,但本将军不信!”
说完后,邹阳曜对皇帝磕了一个头:“皇上,微臣想回去书写休书,微臣先行退下?”
“回去吧!”皇帝没打算多留邹阳曜。
景玉娥也跟着开口:“父皇,儿臣……”
精彩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328章 賜休書如何?鑒賞
“你也退下,下次若是为一个人求情还要将事情弄明白了再来插手!”
这是警告!
景玉娥不敢多说,端庄雍容的她,此时看上去有挫败,有不安。
“是,儿臣谨记!”
景玉娥和邹阳曜离开,倪莹莹也跪不住了,她对皇帝慌忙说:“皇上,将军,将军要给臣妾休书,臣妾要回,回将军府!”
“准!”
倪莹莹走后,殿下跪着的只有倪高飞和褚宁央与青蝶了。
她害怕的微微发抖,皇帝看着她,神色间带着一丝笑意:“郡主,现在倪莹莹和杨婉清已经败露了,你如何?你还要为自己辩解什么吗?”
褚宁央被提及,身子忍不住抖动了一下。
“臣女……不知道将军夫人为何要陷害臣女,但臣女没做过的是不会认的!”
她不相信,有人看见了她!她当时藏在林子中射箭的!
皇帝看着她,目光审视,最后他将目光落在青蝶身上:“现在悬崖处,情况如何了?”
青蝶有些迟疑,“回皇上,目前在搜查当中,民女回来时,还没有找到人,但相信我们家小姐吉人自有天相!”
皇帝叹息一声:“好了,你们都退下吧!”
褚宁央退下时,皇帝开口提示:“朕会在二皇子回京后,再问你的罪!”
褚宁央想张口反驳她没有罪,但她最终不敢多说,“是,臣女告退!”
出宫的路上,青蝶与倪高飞一句话没有交谈,但在出了宫门后,倪高飞回头看了一眼亦步亦趋的青蝶:“跟本相一起回去!”
青蝶这才快步跟上。
将军府内,倪莹莹紧随其后而到,邹阳曜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晃晃,下人见了赶紧上前搀扶。
他径直到了书房内,之后开口:“笔墨纸砚。”
墨磨好后,邹阳曜持起毛笔,开始书写,那大大的一个休字,刺目惊心。
此时倪莹莹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将军,不要啊将军!”她朝地上跪下,满脸都是哀求之色。

gan3z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240章 送情敵大禮熱推-0lr3s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月杉守在景玉宸的身边没有离开,看着大夫,给他拆掉纱布,那伤口这才落于倪月杉的视线中。
身上伤口不止一处,且密布旧伤疤,此时最严重的就数腹部一刀了。
倪月杉眼眶逐渐泛红,她究竟何德何能,让景玉宸这样?
等大夫忙好一切,热腾腾的斋饭送来,倪月杉垂眸看着景玉宸问道:“要不要吃饭?”
他可是早就喊饿了。
“吃。”
简单的一个字,虽然此时的景玉宸没有太多精神,但他还是双眼含笑的看着她。
青蝶在一旁叹息一声,前去熬药。
景玉宸吃完饭后,人也睡着了,倪月杉守在旁边并未离开。
之后药被煎好,倪月杉给景玉宸一口口的吹凉,然后一口口喂下。
等忙好,天边已经逐渐转亮,倪月杉趴在景玉宸的身边睡着了。
还是床榻上的虞菲清醒过来,惊到了倪月杉。
“虞姐,你醒来了?感觉如何?”
虞菲看了一眼旁边,没想到景玉宸竟然在这里睡觉,好似受伤了?
网游之天下无贼
“我很好,二殿下他?”
倪月杉将情况与虞菲说了,她露出恍然的表情来。
“是我连累了二皇子,不如送他回京城吧,二皇子用不着为我在这里受罪!”
“我叫青蝶送他回去吧,我留下陪你!”
青蝶此时端着虞菲的药走了进来:“奴婢留下,小姐,你带二皇子回去!”
“就是啊,都在这里挤着,多费劲啊!这里真不方便!”邵乐成在外面走进来,嘴里叼着一根草,样子特痞。
“那你先将二皇子安稳的送往山下,放到马车上吧。”
暴君,我誓不为妃 猫小猫
邵乐成瞪了瞪眼睛:“怎么吃力的事情总是让我来?”
倪月杉双手合十:“拜托。”
邵乐成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唉,你们女人真是麻烦!”
戎爱:军统的女人
邵乐成和青蝶合力将景玉宸弄下山,倪月杉一路上看的提心吊胆。
邵乐成擦着额头的汗:“下次,别没事了往这里跑,真的不方便!”
倪月杉点头:“知道了。”
倪月杉驾着马车,将景玉宸带回了二皇子府。
景玉宸被安置在床榻上,倪月杉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打热水来!”
隐龙惊唐
我有一栋疯人院 二哈不是我
倪月杉亲自为景玉宸擦手擦身,然后换衣服,整个过程忙好,倪月杉坐在床边长出一口气,她发现景玉宸正盯着她一瞬不瞬的看着。
倪月杉讶异的看着他:“什么时候醒来的,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月杉,本皇子想吃面。”
倪月杉愣了一下,最终回应:“好。”
她起身去厨房,景玉宸继续合上了眼。
京城,将军府内,下人将监视到的讯息一五一十的全数汇报了一遍。
“退下吧。”
淌过心田 瑾伊
下人离开后,邹阳曜叹息一声,景玉宸和倪月杉竟然定了婚期,快要完婚。
他攥起拳头,他想破坏,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倪月杉嫁人,他要将误会解释清楚。
倪月杉下好了荤素搭配的手擀面,景玉宸还在熟睡当中,倪月杉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面好了。”
听到倪月杉声音,景玉宸缓缓睁开眼睛,倪月杉在一旁提示说:“面好了,我喂你?”
“好。”
景玉宸非常乖顺的回应,倪月杉脸上幸福的笑容愈发浓郁。
与此同时,二皇子府内,响起一道怒吼声:“都拦着本郡主干什么啊?火都烧到眉毛了,快让开!”
倪月杉和景玉宸听见这声音眸光对视一眼,倪月杉站了起来:“你先休息,我去会会!”
走出房间,果然看见褚宁央站在庭院当中,被一群下人围住了去路,正在发怒。
她一身红装,面容清丽,神色倨傲嚣张,手中拿着一条小皮鞭,时刻准备出手教训人。
看见走出来的倪月杉,她双手叉腰,无比鄙夷的开口说:“咱们不是公平竞争吗?你怎么这么快就要与玉宸哥哥完婚?这不公平!”
倪月杉轻笑一声:“好郡主,你糊涂,我是妾,你将来入府就是妻!咱们不一样的,你应当与将来要做妻的人作对!”
褚宁央一脸疑惑:“谁是做妻的人?”
“原来郡主还不知道自己最大的情敌是谁?”倪月杉看着褚宁央一脸惋惜。
褚宁央咬着唇,问道:“你别卖关系了,快点告诉本郡主!”
倪月杉这才回答:“田家嫡女田绮南!她和你一样想要正妃之位,并且想着皇上赐婚呢,你一定要给这个异想天开的女人一点教训!”
褚宁央性格直爽,不疑有他。
“好,本郡主这就去会一会她!”
说着她抬步就走,但走了两步,又迟疑的看向倪月杉。
“既然都是情敌,你应当与本郡主一起去!不然本郡主就被你当枪使了!”
倪月杉有些头疼,她怎么脑袋不晚一点转过弯呢……
倪月杉被褚宁央强势拉着一起去田家,田家门外,马车上,褚宁央高傲的看着倪月杉:“跟本郡主一起下去!”
倪月杉却是摇头,表情凝重:“不好,这样的话,别人就知道你我联盟了!”
“本郡主什么时候和你联盟了?虽然你帮过本郡主,但本郡主是不会跟情敌做朋友的!”
“既然不想做朋友,那不如郡主绑着我,带我进去,也好让田家的嫡女知道,想进二皇子府,必须得过你这一关!你说你多威风啊?”
褚宁央双眼一亮,想也未想就答应:“好!”
之后她对身旁下人使了一个眼色,无比得意:“将她绑了!”
褚宁央走在前,手中牵着一个绳,将倪月杉拉着进了田府。
重生之豪门之路 无语小兵
田府的下人哪里见过这阵仗,赶紧去禀报。
“你们不必害怕,我是来找你们嫡小姐的!这位是倪家嫡女倪月杉!听说她与你们家小姐有怨,所以本郡主将人绑了,让她过来向你们小姐赔罪道歉!”
褚宁央的话让人有些转不过来,褚宁央与他们家小姐没有交情啊!为何要为他们家小姐出头呢?
田绮南得知这消息时,很意外。
但她还没有怂到,去见面的胆子都没有。
她伸出葱白玉手,下人立即上前,搀扶着她往外走去。

i7teb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笔趣-第236章 下月初三分享-70ev9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等倪月杉回来,发现气氛有些奇怪。
床幔后传出苗媛的声音:“月杉送二殿下。”
“是。”
倪月杉出了房间后,才奇怪的询问:“你和我娘说了什么?”
“身为晚辈,自然是说一些问好的话,还能说什么?”
倪月杉质疑的看着景玉宸,“二皇子最近嘴巴很会说?和邵乐成学的?”
景玉宸不屑的冷哼一声:“他身上有什么值得本皇子学的?”
倪月杉切了一声:“如果他身上没可取之处,你为何和他一起与米大人喝花酒?”
“他身为你的朋友,自然会全心全意的帮助你,本皇子合作找他,是看在你的面子!”
倪月杉轻笑一声,真是嘴硬。
“二皇子这么有善心,不知可愿意多献一点?”
景玉宸奇怪的看着倪月杉:“有好处吗?”
“二皇子先说可愿意?”
“若是能获得美人芳心,自然愿意!”
倪月杉唇角微扬:“这样吧,明天,咱们让邵乐成带我们去个地方!”
“……行!”
景玉宸耐着好奇心,没多问,答应了下来。
景玉宸走后,倪月杉心情很美丽。
任梅走了过来:“大小姐,夫人叫你过去。”
篆香录
倪月杉到了房间后,发现苗媛坐在椅子上,身上披着外套,手中拿着手绢,时不时掩嘴咳嗽一两声。
“娘怎么起来了,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苗媛咳嗽久了,脑袋发晕,扶着额头,等稳定了才开口:“你觉得二皇子如何?”
倪月杉愣怔,竟然是说他啊……
倪月杉隐有预感,知晓苗媛想说什么了。
“挺好。”
“那就好,既然皇上已经给你们赐婚了,这婚期,总该定了,择日完婚吧!”
倪月杉眼中没意外,可想到是侧妃,将来还有其他女人入府,心里就不爽快啊。
倪月杉低垂下头,看着地面发呆。
苗媛叹息一声,“你是二嫁弃妇,你已经是高攀,还在犹豫不满什么?”
“入了皇子府,夫君若是变心,又多了正妃,日子以后怎么过?”
“可你若是不嫁二皇子,你该怎么过!相府做老女人一辈子吗?”
因为有些生气,苗媛开始剧烈咳嗽。
倪月杉神色变了变,赶紧安抚:“好了娘,我知道,二皇子已经是我可以求到最好的男人了,女儿应当嫁,可不应当急于一时吧?”
神级上门女婿 儒家妖妖
“先入皇子府,生个一儿半女,再将府中下人笼络好,即便以后有正妃入府,却未必会比你得宠,你要抓紧机会!”
倪月杉:“……”
再次与苗媛意见分歧。
虽然她的出发点永远都是在为她好。
“这也是二皇子的意思吧?”
今日景玉宸和苗媛单独相处,说的就该是这个。
“月杉,自从你有主见过后,似乎从未听过我的话,难道你想让我死了,也看不到你生儿育女的一天?”
她皮肤白皙细腻,因为咳嗽,双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面容上带着些许愠怒,愈发显得有种冷美人的韵味。
沐斩:末世变革 凤卧昊宇
“是,女儿不孝。”
曾觉得这个相府是麻烦,却也同样是靠山,后发现父母很关心她,即便这种关爱方式不喜欢,可偏偏,她不想让苗媛动怒。
“行了,回去吧。”
苗媛不愿意多说,挥手,让她走。
倪月杉有些迟疑的问:“父亲那里需要商议吗?”
“等二皇子选好日子,告诉我,我去与你父亲说。”
“那娘好好养身子。”
之后倪月杉离开。
屋外,任梅有些奇怪的问:“大小姐,你和二皇子不是挺合得来?为何你不想嫁人呢?”
“合得来不代表就要嫁人啊,相府好不容易清净了,去了皇子府,万一再来个正妃,小妾的,你说继续斗下去累不累?”
“……累。”
其实景玉宸不想迎娶正妃,但皇帝也不会放过吧?
翌日。
三宮 六 院 七 十 二 妃
景玉宸散朝后,坐着马车来了相府。
今日,倪月杉着一身天蓝色长裙,外披一件白色披风,墨黑的长发高高竖着,只斜插了一根玉簪,简单清爽且利索。
景玉宸在马车内伸出手,倪月杉轻笑一声,将手搭上去。
景玉宸一个用力,倪月杉被拉进马车,因惯力朝前扑去,落入他的怀中。
景玉宸邪魅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来,他勾着唇,揶揄道:“你这是干什么,投怀送抱?”
“是啊,喜欢二皇子,自然要想尽办法占便宜!”
她在景玉宸腰间用力揪了一下,景玉宸怪叫一声,马车外的青蝶身子忍不住一抖,景玉宸在干什么,呻yin吗?
倪月杉得意的在景玉宸怀中离开,坐在一旁。
“我这个人,爱一个人就要虐虐他!”
景玉宸揉着被揪疼的腰,面部扭曲:“你承认爱本皇子的方式真特别。”
倪月杉嘴角上扬:“二皇子的品味也特别,谁人不知,我倪月杉丑陋,粗鄙,且善妒恶毒,偏偏你向皇上请旨赐婚,简直太给我面子了!”
景玉宸嘴角扬起:“别人哪里懂得欣赏你?本皇子还庆幸自己曾与你交手呢,至于邹阳曜废物一个,不堪一击,本皇子当初也是看走眼了!”
倪月杉眸光闪烁,沉默。
倪月杉没搭腔,马车内的气氛也沉静了下去。
景玉宸怪异看了倪月杉一眼,提到邹阳曜就沉默,看来她心里也没那么轻易放下。
一家酒楼门口停下,邵乐成懒散的伸懒腰,打哈欠出来,倪月杉有些奇怪的嘟囔:“怎么住起酒楼了?”
不是以天为被,以屋顶为床?
当然,景玉宸没有告诉她,是他不允许邵乐成继续夜宿相府了。
邵乐成睡眼惺忪的走过来,看着倪月杉,又往马车里面看了看:“二位,干嘛要去寺庙啊?”
“给你减轻负担!”
邵乐成:“……嗯?”
龙破苍暝 Flrai相遇
生如夏雨季如花
三人到了寺庙后,邵乐成一扫慵懒,带着二人前往寺庙后方。
景玉宸四下打量,“你是在这里长大的?”
邵乐成没回头,“是。”
倪月杉惊奇的看着邵乐成:“所以,住持想让你做和尚,你不同意,你就故意犯案!”
“猜到了也不要说出来嘛,知道我是个好青年就成了。”
倪月杉:“……”
到了后院,里面传出一阵阵的笑声,孩子们在做游戏,玩的不亦乐乎,似乎没有任何烦恼。
倪月杉三人站在院子外看着里面的场景,并未进去。
“二皇子,这些孩子无忧无虑的,可是他们长大后没点傍身的学识,如何糊口呢?”
“你想帮他们?”景玉宸已经明白倪月杉的用意。
倪月杉还有这份善心?
“不啊,是在帮二皇子,将来他们这些人中,若是大有作为的,到时候成为你的人,不好吗?”
读书习字,考取功名,将来有一天入朝为官,景玉宸得人还得好名声。
“好,这些人,本皇子帮了!”
景玉宸回答的爽快,倪月杉双眼一亮,邵乐成也无比惊喜。
倪月杉的手拍在邵乐成的肩膀上:“大兄弟,你是不是应该请客?”
邵乐成愕然,之后点头:“好,为了这些孩子以后的前程,请二皇子吃顿饭算什么啊!”
邵乐成同意请饭,三人下了山,回到京城。
京城中的酒楼,景玉宸门清,三人吃一顿,花费了邵乐成几十两,让他心里那个心疼啊。
“很满足,给你五星好评。”倪月杉看着邵乐成一脸欣赏。
邵乐成却是肉疼似的说:“二皇子出钱帮助孩子,你呢,打算怎么表示?”
倪月杉嘴角微扬:“我现在还算有点小积蓄,当然和二皇子一样,愿意贡献了。”
邵乐成双眼一亮,对倪月杉和景玉宸竖起大拇指:“二位如此阔气,我代所有孩子谢谢你们了。”
“不用客气,将来你少偷点二皇子府上珠宝。”
倪月杉这句话,让气氛瞬间变的奇怪起来。
景玉宸咳嗽一声,“当然本皇子也不介意,你将之前在我府上偷走的全数奉还。”
邵乐成脸色一白:“二皇子,花出去的钱是收不回来的,二皇子反正已经决心要帮助这些孩子了,就不要纠结那么点小钱了。”
倪月杉在一旁轻轻笑着,瞧吧,谈钱伤感情……
傍晚时,景玉宸送倪月杉回府,到了汲冬阁,景玉宸还没舍得走,倪月杉奇怪的看着他:“时间不早了,二皇子早些回去歇息。”
“月杉,下月初三你喜欢么?”
突然问日子,倪月杉瞬间就明白了。
在说成亲日子呢。
“会不会太快了?”倪月杉莫名有点心慌。
这幅身子将是第二次成亲,可她是头一回啊!
“迟早的事情……”景玉宸摩挲着下巴,开口之前,他还想太久了。
“二皇子,如果皇上再度赐婚,给你许一位正妃,你是不是想也未想就点头同意?”
倪月杉原本对婚事避而不谈,但现在,不得不正视了。
“皇命虽难违,但本皇子会争取的!”
他看着倪月杉目光灼灼,带着几分真诚,没半点敷衍。
倪月杉眸光闪烁,复杂,这么漂亮的回答,她还应该纠结郁闷什么?
“好吧,下月初三。”
景玉宸却是不怎么满意的表情:“不要勉强,还请开心爽快的回答本皇子。”
透视天眼
“……好啊,那我明天就让下人开始准备嫁衣。”
景玉宸伸手捏了捏倪月杉的脸:“这还差不多。”

p5782好文筆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35章 催婚期來了讀書-fdmle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皇后不屑的再次发令“拖下去,掌嘴四十,再赐拶刑,打入辛者库做奴!”
倪月霜瞠目结舌,被宫人拉着往外而去,叫嚣,嚷嚷似乎都忘记了。
宫人将拶指刑具拿来,倪月霜痛苦惨叫一声:“啊——”
韩娱之
十指连心的痛感,传达四肢百骸,令她痛不欲生。
宫人又将竹板拿来,“啪”的一声拍下,敲打在她的嘴巴上。
她痛不欲生之时,一个宫人走来,“倪小主,可在坤宁宫?皇上召见。”
乾清宫内,倪月霜是被人拖着进去的,她被丢在地上,颤抖着,满身冷汗。
皇贵妃惊讶的捂住嘴:“怎么成了这样?”
之后,她看向皇帝:“皇上,臣妾也是听闻她乃祥瑞之人,所以才让人将她带来的,但没想到她竟被虐成了这幅模样,臣妾让她污了皇上的眼,臣妾有罪,臣妾这就让人将她拖下去。”
“不要,皇上,皇贵妃救命,救命。”
倪月霜虚弱的开口,声音带着轻颤,脸色更是惨白的可怕。
皇帝端正坐在一旁,一身明黄的他,神色平静毫无波澜,眼神也是淡然如水。
“朕听说,你现在已是秀女,怎么弄成了这样?”
“回皇上,是…..是一个叫慕公公的人,拾走奴婢的翡翠镯子,却在皇后面前声称奴婢受贿于她,故此皇后重责奴婢,皇贵妃,皇上,还请为奴婢做主……”
她每说一句话,口中就有鲜血流出,滴在地上。
皇贵妃一脸疼惜:“竟是如此,真是可怜,来人啊,传太医!”
“谢皇贵妃。”
倪月霜被带下去,慕公公被传来。
他朝地上跪下,神色有些紧张:“见过皇上,见过皇贵妃。”
“慕公公,你拾了一只翡翠镯子?”
慕公公身子一抖,立即辩解:“回皇贵妃,老奴冤枉,那是老奴收的贿赂!老奴已经在皇后面前揭发了倪小主,并非是老奴拾的手镯。”
豪门千金嫁世交
“如果是贿赂你,你为何不当众揭穿?为何还要告到皇后面前去,难道身为管教公公的你,不能直接处置她吗?”
“另外,你收贿赂时,可有他人在场作证,她行贿?”
慕公公面露难色,“倪小主身份比较尊贵,咱家也是不敢轻易处置,所以才想到让皇后做主,当时并无他人在场亲眼作证。”
“既无他人,就能凭你红口白牙指证吗?她进宫时,可是带着祥瑞进宫的,可你这个奴才,胆子竟是大到这个程度!你是想破坏祥瑞?”
皇贵妃呵斥的慕公公一句话也还不上来,她看向皇帝:“皇上行贿是小,若是真的影响祥瑞,事关国运,是大!”
皇贵妃一句话,说到皇帝心坎去,不能拿国运开玩笑。
“皇上,皇贵妃,倪小主德行有亏,不将其赶出宫去,恐难以服众!”
太阴传说之神卷 作者简夭
皇帝神色逐渐严肃了起来,他站起身,发令:“来人,将慕公公拖下去,乱棍打死!”
慕公公脸色瞬间惨白如纸,跌坐在地。
*
相府内,汲冬阁,倪鸿博求见倪月杉。
青蝶在倪月杉身边担忧的提示:“大少爷,身子本来就虚,若是在汲冬阁出了什么问题,小姐,就怕,你不见大少爷,他会赖在你身上啊!”
倪月杉蹙着眉,“他不会!”
为了保护倪月霜他是陷害过她,但现在倪月霜不在相府了,他自然不会再轻易陷害谁了。
青蝶沉默。
“月杉。”一道轻唤声,倪月杉讶异。
景玉宸?
她起身朝外走去,看见景玉宸带着一个老者走了过来,倪月杉狐疑的看着老者。
景玉宸主动解释说:“听说你在寻大夫,为你娘治病,这位老者,是本皇子寻来的,不如让他给你娘看看。”
“青蝶,送这位大夫去朱翠阁。”
青蝶上前:“请。”
大夫被青蝶带走,倪月杉的目光落在景玉宸身上:“咳咳,你总是这么好,是想干什么?让我爱上你?”
“爱上本皇子不挺好?”景玉宸伸手握住倪月杉的手,放在他心口的位置。
倪月杉脸颊升温,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那你先爱上我再说吧!”
总是说这么肉麻的话,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倪月杉准备将手缩回,景玉宸却是紧紧抓住不放。
“怎么办,好像已经爱上了,你好好感受一下本皇子的心跳。”
他目光灼灼,定定的看着她,眼神中蕴藏着万千柔情,不狡黠,不阴冷,不嘲讽。
他在说真心话?
被表白的倪月杉耳根也逐渐泛红:“少贫嘴,心跳快的人,不止你!”
景玉宸质疑的看着倪月杉,将手放在她的心口处,倪月杉条件反射,往后倒退一步。
“你干嘛,你摸我胸!”
这下轮到景玉宸脸颊瞬间爆红了,松开抓住倪月杉的手,尴尬的咳嗽两声:“本皇子只单纯的想感受一下你的心跳,不是想占你便宜!”
倪月杉别扭的看着景玉宸:“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可不知道!”
景玉宸觉得好生冤枉啊,他朝着倪月杉逼近了一步,让二人的距离紧贴在一起。
醉武神 逍遥拙成
倪月杉退缩,却被他紧紧桎梏住腰肢。
他邪魅的勾着唇,“如果你非说是本皇子在占你便宜,本皇子觉得很冤枉。”
“可本皇子向来不喜欢吃亏,所以……”
他的目光下垂,落在倪月杉水润又饱满的唇瓣上,唇色嫣红犹若娇艳的花瓣,很是好看,又煞是诱人。
景玉宸咽了咽口水,朝着倪月杉唇瓣贴近,倪月杉一拳挥出,砸在景玉宸的眼睛上。
景玉宸惨叫一声,痛苦。
倪月杉吐了吐舌头:“条件反射,不好意思。”
景玉宸一脸受伤,“你……你怎么忍心对我下手……”
不死 不滅
倪月杉有些心虚的低垂下头:“不是有清风在么?不方便啊……”
景玉宸觉得委屈,“本皇子要补偿。”
景玉宸再次袭来,只是这次,没给倪月杉任何反应的时间。
俯身,落下唇,惩罚似的,在唇瓣上,狠狠咬了一下!
倪月杉吃痛,闷哼一声,想推景玉宸,可惜他的胸膛好似铜墙铁壁一般,根本推搡不动。
景玉宸狠狠蹂lin一番,才心满意足的松开她。
他看着倪月杉红艳唇瓣上的伤痕,嘴角扬起一抹笑来,甚是满意:“打了本皇子,这就是代价!”
篮坛教皇
问佛佛不语 钟离如初
倪月杉再次一拳挥去,这次拳头接住了。
他捏着倪月杉的拳头,嘴角邪肆的笑容愈发深邃。
“怎么,还没满足?你还想再来一次?”
声音磁性,充满了蛊惑,很是醉人。
倪月杉脸颊爆红:“才不是,我……你……身为君子,你怎么这么轻佻,我又没过门!”
景玉宸狭长的狐狸眼中,闪着狡黠:“所以你这是……催促本皇子赶紧让定下婚期,完婚?”
“你,我没说!”倪月杉反驳。
景玉宸和邵乐成在一起厮混才几天,嘴巴变的这么油腔滑调了。
“我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走,去看看你娘。”
景玉宸话题转的太快,倪月杉要说的话,只好咽下去。
院落外,倪鸿博看见并肩走出的二人时,立即来了精神:“见过二皇子。”
梦魔
天才 小 毒 妃
景玉宸好似看不见倪鸿博,揽着倪月杉路过。
倪鸿博自然不愿意就这样放走倪月杉,他连忙开口说:“你嫂子有孕在身,不可让她继续任性了,孩子是倪家的,就应当将人接回。”
“她在生我的气,我去了她并不愿意见我,你出面帮忙好不好?”
倪鸿博与倪月杉早已势如水火了,倪鸿博这么好声好气与她说话,倪月杉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倪鸿博。
她的眼里只有轻蔑:“大哥,莫非在你眼里,有了身孕,她就是你媳妇,没了身孕她就是个你厌恶的弃妇?”
“抱歉呢,大嫂离开你,更逍遥快活,我不能帮你。”
之后,倪月杉和景玉宸一同离开。
朱翠阁内。
大夫已经给苗媛号脉结束,得出结论,苗媛哮喘缠身多年,想要根治绝对没有可能,只能压制和缓解。
景玉宸看向倪月杉:“带大夫下去,给他安排住处吧,以后就留在相府专为丞相夫人看病号脉了。”
苗媛没有客套,没拒绝。
倪月杉带大夫下去后,床幔后的苗媛主动开口:“二皇子将月杉支走,是想与我单独说什么?”
“正是,晚辈想和月杉挑个良辰吉日,将婚事早些举办了!”
“这是喜事啊,二殿下,为何不与相爷商议,寻我说这事?”
“相爷怕是比较疼惜女儿,想着拖一日是一日吧!”
床幔后传出一声轻笑,之后是低低咳嗽声:“二殿下这般看重月杉,倒是她的福气,只是二殿下为何着急?”
“……每次入宫,母后总会叨唠,晚辈头疼。”
“可,月杉性子强势,二殿下将来正妃是谁,还未定下,她入府恐难以与正妃合得来,不成婚才有转机另寻他婿,二殿下,民妇觉得拖一拖婚期才好!”
“不先入府,如何立威,如何转正?”景玉宸的一句反问,让苗媛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