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線上看-663、奇蹟(5000)讀書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小說推薦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为动画制作献上美好祝福
圣诞节这种日子。
对于热恋中的情侣们来说,很特殊,而那天刚好又是周末,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赐好日子……
不过,说直白点,他们这天出门约会,总是要找点事来干的,不然总不可能吃饱喝足,就找个地方休息吧?
而影院,就是一个不错的打发时间地点。
出去约会看电影什么的,几乎是很多情侣约定俗成的必选项目了。
对于关系稳定的情侣来说,看电影容易打发时间,而且容易找话题。而对于那些想确定关系的人来说,重点不是看了什么电影,而是电影院这个环境能够给他创造“表白”的机会。
正是因为有需求,所以才会有像圣诞档和情人节档这种比较小,但有稳定观影人群的档期。
这些档期,上映的大多都是爱情题材的片子。
而《你的名字》,是今年唯一一部,在圣诞节当天上映的动画电影。
照理来说,动画在受众方面,是比不了那些大流量大明星加持的真人电影的。
但《你的名字》,有些特殊。
它的主要角色的配音,是两位偶像。
另外就是……死宅的威力太大了。
25号那天上午,那位发帖说看首映是单身狗的青年之所以抢不到票,就是因为,那些口上说不看不看,暗地里大清早就去买票的死宅们。
他们一刷,二刷,造成了几乎一票难求的状况。
而下午的时候。
情况好点了。
那些一刷二刷的人终于回去了,说着不看但早早去买票的人,差不多都看完了电影。
而随着他们回去。
网络上关于《你的名字》这部电影的讨论,就开始发酵了。
CIN论坛直接被相关帖子屠板。
管理员不得不一脸懵逼地紧急合并相关帖子,搞了个讨论合集。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因为CIN论坛只是圈内的论坛。
很多看过电影的人,觉得这部电影不该局限于圈内,便开始了疯狂的安利模式。
朋友,同事,社交网络。
初始,只有几个人在社交网络发诸如‘你的名字真的很好看,请务必去看’这样的话。
但渐渐的,随着观影人数增多,这样的言论也多了起来。
《你的名字》预告片放出的片段和音乐,开始出现在了互联网上的各个角落。
短视频,图片,言语。
渐渐汇成了一条‘河流’。
傍晚的时候。
《你的名字》出现在推特的热门话题榜上,动画制作的诸多业内人士表示喜欢。
某个电影相关的短视频拿到了四百万的播放量。
最大的ACG视频网站的用户诉说着看这部动画电影的感情。
各个ACG相关的群关于这部电影的讨论开始疯狂增长。
评分网站上,这部动画电影的评分在上映新片中,鹤立鸡群,成为了评分最高的那部……
甚至就连YUKI工作室的内部群。
参加过或没参加过《你的名字》制作的工作人员,都开始讨论起了这部动画电影,和它身后的监督——顾雪。
各个方面,各个地方。
仅仅只过了一天,整个互联网就好像都有了这部动画电影的消息。
傍晚,两位主要声优,桥本爱衣和山内唯一,发推宣传动画,没过半个小时,就有上万的转发和评论。
他们背后的经纪公司都还没来得及动用水军,就被热情的观众,搞懵了。
这就是所谓的社会现象级,都不需要推波助澜。
关于作品的消息,就会出现在各个角落。
而晚上,情侣约会的高峰期。
很多情侣白天看到关于《你的名字》铺天盖地的消息,下意识就选择了这部电影……
而随着这一波现充看完电影……
……
“听说了吗?昨天晚上,纸巾消耗得很厉害哦!”
“诶……你这是在性骚扰我吗!?”
“不是不是,我是说在影院里啦,你想哪去了,《你的名字》……这部电影听说过吧?”
“……”
电视上,不知名的早间瞎扯综艺,两个主持人正在瞎扯。
顾雪坐在床上,拢了拢睡得很乱的长发,觉得有些奇怪的同时,翻了个白眼。
这绝对是搞颜色性骚扰吧。
昨天,《你的名字》首日票房出来了,不高不低,一亿七千万。
真的不高不低,毕竟顾雪前世,有的电影都能做到首日票房三四亿了。
所以对于顾雪来说,《你的名字》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不算惊世骇俗。
但顾雪也很满意了,她是带着笑意抱着顾柔睡的。
早上,顾柔先走了。
忙了这么多个月的顾雪稍晚些起来,然后打开电视,就看到了这么一档综艺节目,正在讨论《你的名字》。
什么玩意啊……
顾雪看着电视,也没有多想,毕竟电影昨天才正式上映,她小声抱怨了一句这什么综艺节目,跑那么快。就去洗漱去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
然后出门。
顾雪打算去一趟工作室,完成一下收尾工作。
在去车站的路上。
“你的名字……”
顾雪走着走着,突然就听到别人在说《你的名字》,她扭头看了眼那几个姑娘,眨了眨眼睛。
但姑娘们已经走远了。
顾雪只能抱着些许疑惑,继续往车站赶去。
但上到电车。
顾雪又听到了那四个字。
“你的名字,”
“诶?我的名字你都不知道吗?”
“不是啦,电影,要去看吗?班上的同学都说好看。”
两个看起来是高中生的少年在车厢小声说着话。
顾雪扭头看了眼他们,又眨了眨眼睛。
下一站。
高中生下车了。
几个上班族又上来了。
“下班去看电影吧,你的名字。”
“啊,我听说过,听说很让人感动。”
“对对,音乐和画面都太赞了……”
然后又是一波人……
车厢内的乘客上上下下。
而顾雪在电车上,听到了很多关于《你的名字》……和自己的好话。
很多。
她用围巾挡住精致下巴和半张脸蛋,下车的时候,脸蛋微红。
但这还没完。
在上去YUKI工作室之前。
顾雪没吃早餐,去便利店买个面包,结账的功夫……
“早上好,你是那座大厦的员工对吧?”年轻的店员主动打了个招呼,然后自言自语道,“听说《你的名字》这部电影就是大厦里面的YUKI工作室制作的哦,真的太厉害了,昨天我去看了,看到……”
顾雪站在柜台前,撕开包装,小口小口咬着面包,偶尔看一眼店员。
还挺可爱的。
她耐心听完店员的自言自语,等对方回过神,便在对方有些歉意的笑容中,微微弓腰,告辞离去了。
出门。
顾雪看了看周围,将最后一口面包咽下。
她第一次。
切实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现象级。
她就买个面包。
店员都能念叨二十分钟简直就离谱……
……
终于摆脱了店员的顾雪,比平常稍晚一点来到办公室。
进去之前,顾雪特地放慢了脚步,在门口先小心翼翼探头往里看了眼。
确认办公室的沙雕员工没有聚在门口大喊大叫吓自己后,她松了口气,这才走了进去。
“早上好。”
顾雪跟发现自己的工作室员工打了个招呼。
但她刚打招呼,整个工作室的人就抬起了头来,看向她。
“诶?”
顾雪歪了歪脑袋,露出疑惑的表情,下意思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门刚打开。
一道黑影就朝她快速冲了过来。
速度之快。
超乎想象。
顾雪被吓了一跳,往后跳开,但还是没躲过去,黑影顺利抱住了她,用力抱紧。
“一千万哦!一千万!”
玉井瑶开心到有些癫狂,她抱着顾雪又蹦又跳:“《你的名字》昨天观影人数,突破了一千万!一千三百万!单日票房4亿6千万!加上昨天的1亿七千万,两天就有6亿了!!!6亿啊啊啊……”
“诶?你等等……你干嘛啊。”
被拦腰抱住的顾雪懵了懵,接着反应过来,伸手推了推玉井瑶的脸蛋,并往后仰去,露出嫌弃的表情。
“你怎么不开心!?”
“我在路上已经稍微了解过状况了,你放开我!”
“了解过就不能开心吗!?我不放!你知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才两天,就一千多万了,最终的观影人数搞不好会突破一亿!一亿啊!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导演,一只手就能数出来!”
玉井瑶越说越开心,最后抱紧顾雪腰肢,狠狠亲了一口她的脸蛋,亲了一口,她还意犹未尽,一边喊着我们家的监督太厉害了,一边开始了夺命连环亲。
“啊啊啊……”
顾雪感受到脸蛋上的口水,半点都开心不起来。
她伸出双手,用力推着玉井瑶的脸蛋,恼怒中带着点羞怯,怒道:
“きもい(kimoi)!”
“……哪里恶心了?”
“哪里都恶心!”
“……噗。”
两人在大庭广众下打闹。
目睹全程的工作室员工,有的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嗯!?”
顾雪双手推着玉井瑶的脸蛋,猛地扭过头去,环视一圈。
威严满满。
笑出声来的人赶紧绷着脸,一本正经。
【たった一瞬のこのきらめきを(仿佛要吞噬掉这一瞬光辉)】
【食べ尽くそう二人でくたばるまで(直到我们疲倦至啼笑皆非)】
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响起,给欢乐的气氛,添上了BGM……
今天。
也是YUKI工作室全员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
城市的另一端。
“一千三百万!?”
山内唯一的经纪人,一脸震惊地看着山内唯一。
山内唯一骄傲道:“你就算不信任这个数据,票房你总该看到了吧,已经6亿了,每张票价35块,你除一下总会算吧。”
“这……怎么可能啊,虽然看过之后,确实觉得很好,但……”
经纪人看着数据,不敢置信道:“我还以为只是一部普通的动画电影。”
“是啊,它就是一部普通的动画电影,但做得太好了!”
山内唯一的表情有些臭屁:“现在这么多上映的电影,没有一部够这部动画电影打,如果元旦还没有对手,那这部电影的观影人数,妥妥的突破一亿,你当初还说不接这份工作。
让一亿人记住我的声音,这样的机会和工作,你去哪找替代品啊?”
“额……”经纪人无言以对,她当时确实反对过……
“哈,看来还是我更胜一筹啊。”
看她无言以对。
山内唯一更骄傲了,他猛地直起腰,抬起右手,像个中二少年一样,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吊样道:“阔诺哒!!”
“……”
经纪人小姐看他这副样子,终于忍不住了,她深吸口气,眼角跳了跳,压着怒火道:
“嗯,对,是你。
另外,话说啊……你配音的时候,反串挺成功的嘛,特别是和三叶交换身体的那声音,我看你的粉丝也在讨论哦,要不这样吧,你那么有天赋,我帮你找个反串女装的角色……”
一脸吊样的山内唯一猛的一颤,惊吓道:
“诶!?”
“公司看你现在的情况,也会同意的吧。嗯,就这样决定了,我去联系。”
经纪人站起身来。
“……我错了!对不起,十分对不起!”
三内唯一啪的一下就给跪了。
直接来了套道歉反思忏悔一条龙。
经纪人小姐姐仰起下巴,俯瞰着山内唯一,像个女王……
……
“这,那最终票房岂不是要起码三十五亿起步!?”
桥本爱衣的小窝。
她的经纪人远藤女士,也一脸震惊。
“嘛,该她拿的,我自己看过剧本,重新看成品电影都觉得好,忍不住落泪,更别说那些初次接触的观众了。”
桥本爱衣用食指轻轻拨弄了一下自己耳边垂落的长发,回了一句。
“但这也太夸张了!我本来以为她丢掉真人电影积攒的名气,去制作动画只是因为爱……可这,别说拍真人电影了,这还拍什么真人电影!动画电影不比抢钱来得快!?”
远藤女士有些错乱道。
桥本爱衣:“……”
她知道远藤女士的真人电影比较赚钱的价值观被《你的名字》预估票房冲击得稍稍有些不稳。
抱着安慰的心思,她伸手拍了拍远藤女士的肩膀。
但桥本爱衣低估了远藤女士。
她这一拍。
远藤女士抬头看了她一眼,瞬间就坚定了起来:“你说……拿到版权,邀请顾雪监督再拍一部真人版怎么样?你来当女主角……”
桥本爱衣:“哈?”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有搞头!”远藤女士越想越靠谱。
“没有啦!”
桥本爱衣大声反驳了她一声,突然站起身来:“那种独属于动画的魅力和浪漫,基本不可能复刻到真人身上的,啊……你跟我走,看一遍动画电影你就知道了。”
桥本爱衣拉着远藤女士,去看电影了。
虽然现在电影场场坐无虚席。
但她一个偶像,拿到票还是很简单。
两个多小时后。
她和远藤女士走出了影院。
看完电影的远藤女士眼睛红红的,眼睛还有些肿,她轻声:“你说得没错,不行……”
“……是吧。”
“我还是把心思放在怎么让顾雪监督拍《情书》吧。”
桥本爱衣:“……”
还没放弃拉顾雪当导演的心思啊。
桥本爱衣愣了愣,接着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我努力过了哦,顾雪。
但没办法呀。
……
新声公司。
会议室里,经纪人走了。
但负责演唱《你的名字》中所有音乐的新人组合,却还待在原地,懵逼中……
好一会后。
“哥,我们是红了吗?”鼓手兼和音的村上扭头看着乐队的主唱。
“我不知道啊。”主唱扭头看着他。
两人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行了。”
作曲的桥本晋哭笑不得:“你们就算不理解状况,总不能不逛视频平台或社交平台吧。每个地方都有提到动画电影的音乐,特别是梦灯笼和前前前世,就算偷录的垃圾声源,都被传播的到处都是,这不是火了是什么?”
主唱愣了愣,道:“但桥本晋前辈,我感觉很不真实,明明前天我们还是条咸鱼……今天经纪人就跟我说他单独负责我们了,还要我们注意形象……感觉什么都没做,顾雪监督作的词曲,你扒的谱,我被骂了几顿……然后录好歌,就红了?”
“那你扇自己一巴掌?看能不能把自己扇醒?”桥本晋瞥了他一眼。
“这……大可不必。”
“行了,你还没看过电影吧,看过电影你就知道为什么红了……走吧,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摆长辈架子了,请你们看电影。”
“但我们看过脚本……”
“看过脚本和看电影是两回事。”
桥本晋站起身来。
两个小时后。
影院里。
“这里配的音乐好好!”
“呜哇哇,妈个币哇,太令人感动了!”
“……”
桥本晋眼皮狂跳。
他看着一个小时前还信心满满,说自己看过脚本,但在来到影院后,电影播到后半截时,就抱在一起,开始鬼哭狼嚎的组合三人。
恨不得当场突突突了他们。
……
除了电影的相关人士。
无数的动画爱好者,动画制作的业内人士,电影从业者,吃瓜群众,也在关注着这部电影。
不过关注点不太一样就对了。
资本关注的是能不能插一手,有钱大家一起赚,并暗自思量资本加大制作有没有搞头。
动画爱好者或者看过电影的人,在自己熟悉的软件上,和同好肆意讨论感叹着动画的美好。
从业者的话,则看着这个年尾杀出的程咬金,预测可能打破今年票房记录的程咬金,心情复杂。
《你的名字》,好像一夜之间,就被所有人熟知了。
什么是现象级?
就是指像很多人观看、谈论一部电影,规模之大几乎形成一种社会现象。
这就是现象级。
《你的名字》现在就已经是现象级了。
这简直,可以算是一个奇迹。
虽然……这场奇迹的缔造者。
顾雪。
此刻正很丢人地和自己的下属斗智斗勇,最后还输了……

620eb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討論-645、你怎麼了推薦-sj30b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小說推薦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为动画制作献上美好祝福
五月十八号。
YUKI工作室。
一指观音
“有趣,厉害。”
安腾镇裕拿到了《你的名字。》分镜,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翻完后,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呜呜呜。”
而凑热闹的佐藤绘衣,正抱着顾雪的胳膊,眼泪……顺带着连鼻涕都出来了。
“你干嘛啊。”
顾雪推了推佐藤绘衣的脑袋,一脸嫌弃。
佐藤绘衣吸着鼻子,说道:“你终于当回人了,前辈。”
“虽然不是很愿意,但我这次认同这条狗的话。”
顾雪的右边,是玉井瑶,她也拿着《你的名字。》分镜,难得地赞同了佐藤绘衣的话。
“所以说你们是不是有毛病。”
顾雪嫌弃地扭了扭身子,挣开了抱着自己胳膊的两人。
“嘛,其实她们会这样也情有可原。”
安腾镇裕笑着搭腔道:“毕竟就连我,看到倒数第二页的时候,都以为你要重演《秒速五厘米》的结局了,男女主角错身而过,最终不得相见之类的。却没想到,最后两人会找到彼此……然后问出那句‘你的名字’,一下子就点题了,到时候动画做出来,这一幕估计会让很多人感动吧。”
顾雪哭笑不得道:“我又不是恶魔,什么叫以为我要重演《秒速五厘米》的结局,我脑子坏掉了才这么搞好吧。”
安腾镇裕玩笑道:“谁知道呢,毕竟你还没谈过恋爱呢,还不是写出了《你的名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顾雪:“……没想到你浓眉大眼一把年纪,还这么会说,安腾镇裕先生。”
“没办法。”
安腾镇裕看了眼骚扰顾雪的佐藤绘衣和偷偷看向顾雪的其他工作室员工,笑道:“和你们这些年轻人待久之后,我感觉自己都变得年轻了。”
顾雪闻言,露出灿烂的笑容,哦了一声后,说道:“那希望你接下来工作的时候也能年轻起来哦,安腾作监,这部剧场版,作画时间仅有120天哦。”
“……啊?”
法塔林传奇 京北庸人
安腾镇裕脸上的笑容立刻一僵,挺直的腰杆瞬间就弯了下来,他装模作样地锤了捶自己的腰,干咳两声,道:“果然不服老不行啊……”
顾雪被气笑了,果然,什么人来到工作室,画风都会变得不正常。
“好了,别装了。”
悲鸣剑仙 夜殇
顾雪对着安腾镇裕翻了个白眼:“之所以选择这么急迫的工期,我是有自己的理由的,我打算在圣诞节那天上映电影,然后在年前完成工作室的搬迁,以及其他工作……因为今年,我计划要和顾柔,也就是我姐姐……嗯,可能还要顺带个三原小姐一起回老家一趟,我不敢保证回来的时间,而我和三原小姐离开,制作人和监督都跑了,到时候应该挺麻烦的,所以我想尽量年前就完成这部作品。”
“……老家?”安腾镇裕有些不解。
三原千纱微微张开小嘴,很惊讶。
玉井瑶和佐藤绘衣则面面相觑,然后看着顾雪的背影,有些不敢置信。
老家……
不就是两姐妹真正的家吗?
“嗯。”
顾雪点了点头,接着朝安腾镇裕和他身后的前辈们,双手合十,诚恳道:“拜托了,我会全力以赴的,所以也请各位和我一起努力吧。”
“你都全力以赴了。”
安腾镇裕重新挺直了腰杆,“那我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请不要立flag,安藤镇裕先生,气势诚可贵,脑袋价更高。”
安藤镇裕:“……”
“那么。”
顾雪拿起桌上的油性笔,来到一组区域放置的黑板前,勾画了一个表格。
“各位将分镜看一下吧,然后我们明天就开演出会议,准备分卡,二组的秒速五厘米马上就要收尾了,到时候会调人过来帮忙。对了,三原小姐,不要忘了画爆炸画到秃头的辣个男人,陨石击中的几卡原画可能需要他,问问他有没有时间,不行就我来吧……我也会参加久违的原画工作。”
顾雪一边说着,一边在白板的最底端,写下了截止日期,接着在表格的第一格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绝品邪仙在都市 方星
而名字后面,她紧接着写了一连串的镜头编号。
写了大概有整部电影十分之一的镜头,顾雪才停下,放下油性笔,拍了拍手。
“这是我打算自己画的镜头,当然,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可以跟我说……以上,就这样。”
所有人:“……”
还真是全力以赴……
让人有安全感呢……
……
宣布完事情后,顾雪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接下来她有的忙了。
不过,她刚坐下,正准备工作,门就被敲响了。
三原千纱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
顾雪放下铅笔,看向三原小姐。
三原千纱犹豫片刻,小声问道:“小雪,回家是……”
“去年你不是没回家吗?”
顾雪单手托着腮帮,懒懒道:“因为回去要被催婚,所以不想回去之类的,今年我准备回老家,你不回去又没地方去了,所以我就想啊……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吧?你觉得怎么样?”
永恒混沌之王
“……”
三原千纱愣住了。
顾雪问道:“不愿意吗?”
三原千纱抿了抿嘴唇:“顾柔……”
“我负责说服她。”
“……”
三原千纱想点头了,但最后关头,她还是犹豫了一下。
顾雪稍微想了想,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但她没有明说,而是转过椅子,并拢双腿,拍了拍浑圆大腿,道:“来这边。”
三原千纱眨了眨眼睛,走到了顾雪身边,坐在了她的大腿上……
顾雪揽着她的脖子,将她往自己这边拉了拉,接着脑袋凑到她耳边,带着点诱惑的意味,道:“带你见家长哦,不愿意吗?”
“……不是。”
三原千纱娇躯瞬间紧绷,她‘呜’了一声,完全招架不住。
女主大人,女配求罩 清楼
“那不就是了。”
顾雪感受着从她身上传来的体温,温柔地笑了笑,“上次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什么?”
“我不嫁人了哦。”
顾雪离开三原千纱的耳边,注视着她的眼睛,再次说了一遍之前说过的话。
“所以啊。”
神仙的婚后都市生活 道德道人
顾雪往前凑了凑,鼻尖轻轻蹭了蹭她的鼻梁,接着缓缓往下,吻了她一下。
阴阳术士
蜻蜓点水。
“你能接受女老公吗?”
顾雪脸蛋微红,歪着脑袋,美得不可方物。
三原千纱:“……”
吉祥 紋 蓮花 樓
boom。
就如同宇宙爆炸。
“诶……你怎么了,三原小姐?你……唔!?”
“等等等等……诶,为什么啊,你别……唔。”
“唔唔唔……我才是主动的一……别。唔唔。”
“……”

seqv1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討論-644、錯覺,一定是錯覺啦-exwtc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小說推薦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为动画制作献上美好祝福
五月中旬。
《你的名字。》OPED的演唱者决定下来了。
是新声公司的某个才刚出道不久的新人组合。
自从顾雪新企划的消息给到新声公司后,后者便秉承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思,一直在找寻着社内符合顾雪要求的艺人。
然后不负众望,还真给他们找到了。而顾雪在听过样片之后,很满意,立刻便将他们演唱者的身份给确定了下来。
今天。
新声公司。
会议室里。
顾雪见到了那个新人组合。
三个年轻人,看起来就很年轻,毕竟……主唱才刚从大学毕业。
“请坐吧。”
顾雪打量了三人一番,看他们挺拘谨的,便率先开口说话。
三位年轻人坐下。
顾雪又跟之前合作过的桥本晋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桥本晋先生。”
“好久不见,顾雪监督。”桥本晋拉开椅子,笑着回了句。
顾雪:“接下来麻烦你了。”
这次动画电影的所有音乐的编曲和作曲,都将由桥本晋担任。
顾雪口哼旋律,桥本晋在线扒谱。
可不是麻烦嘛。
顾雪自己都觉得麻烦。
桥本晋摇了摇头:“不,应该的。”
神武之尊 灰色背景
神道灵虚 清泉石上
但愿婚长久
顾雪看他这么说,也不纠结了,将目光重新投向了那三个年轻人。
“那么……请试着跟着我唱一遍吧。”
顾雪将桌上的歌词推到了组合主唱的身前,犹豫片刻后。
轻声哼唱了起来。
“やっと眼を覚ましたかい。”
“それなのになぜ眼も合わせやしないんだい?”
误惹豪门:冷情老公别乱来 江南谷雨
“「遅いよ」と怒る君こ。”
“……”
顾雪将前前前世哼唱了一遍。
然后示意坐自己对面的组合主唱开始。
主唱看着顾雪,有些愣神。
直到桥本晋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赶紧道歉一声,清了清嗓子,唱了一遍前前前世。
顾雪听了一会。
眼睛一亮。
爱在网王之游戏人生
虽然有瑕疵。
但真的蛮像的。
很快,那位主唱就唱完了。
顾雪沉思片刻,道:“很好,不过那句‘君の前前前世から仆は’唱法稍微改进一下,应该是这样——君の……前前前世から仆は,中间有停顿一下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教学时间。
……
年轻人有悟性,顾雪没花多少精力,那位名叫高桥的主唱便完全学会了。
顾雪又将OP梦灯笼教了一遍。
这次更快。
唱了两遍后,顾雪都挑不出毛病了。
所以接下来。
顾雪便跟桥本晋扒起了谱。
顾雪哼旋律,桥本晋扒谱。
这个就比较麻烦了。
不过有巨人的合作基础,桥本晋也知道顾雪的能力,所以完全没有不耐烦。
就这样,顾雪在新声公司,呆了差不多一个下午。
直到晚饭时间,她才跟会议室的众人打了声招呼,离开了会议室,下楼回YUKI工作室。
会议室里。
桥本晋没急着走,顾雪离开后,她便开始检查自己扒的谱。
一受遮 闫十
而那三位年轻人,在顾雪走后,就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桥本晋前辈……没想到啊。”
主唱高桥跟同伴交流了一会后,突然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桥本晋闻言笑了笑,问道:“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顾雪监督现实中真的那么……年轻漂亮,一点都没有照骗,也没想到她音乐领域也那么厉害……还有,歌词里面还有她画的视觉图哦,也太夸张了。”
高桥拿起顾雪写的台词,指了指后面附带的,顾雪为了让他理解动画是什么情况,而画的动画视觉图。
一脸憧憬。
“嗯。”桥本晋点了点头,“所以我奉劝你赶紧丢掉‘她很年轻,应该没什么了不起’这样的想法哦。”
“额……已经没有了”
主唱高桥有尴尬地笑了笑。
“呵呵,幸运的小子啊。”
桥本晋站起身来,拍了拍高桥的肩膀,长舒了口气,摇了摇头。
高桥对桥本晋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疑惑,问道:“幸运?”
“对,幸运。”
桥本晋语重心长:“你以为我是靠什么当上你口中的桥本晋前辈的?靠的是进击的巨人那首op啊,你知道的那几位新声公司的当红艺人,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你可别小看YUKI工作室动画的传播能力……实话跟你说吧,这次我要能唱,我早就竞争上岗了,那轮得到你们。所以说啊,你这不是幸运,是什么?小伙子?
……唉,我怎么就不行呢。”
楊志 遠
桥本晋唉声叹气地离开了会议室。
高桥:“……”
……
另一边。
新声公司会议室发生的事,顾雪并不清楚。
从楼上的新声公司下来后,顾雪吃完三原千纱点的晚饭,便开始绘制分镜。
期间,她被佐藤绘衣骚扰了一次,被桥本爱衣电话骚扰了一次。
前者是欠揍,后者是想知道《你的名字》的后续剧情。
顾雪给她们两个,一人赏了一个滚。
無限 升級 系統
然后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
顾雪自己滚回了家……
她倒是想一鼓作气继续画他个两小时,不过顾柔催她,还在电话那头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顾雪实在是没办法了。
只能回去。
回到家。
顾雪刚推开门。
就闻到了香味。
顾柔做宵夜了。
“有些人啊,表面上说怕胖,暗地里却偷偷做宵夜。”
顾雪在玄关换好鞋子,走进去一看。
发现顾柔正戴着围裙,很开心地忙活着,便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顾柔扭头看到是顾雪,一边解围裙,一边道:“姐姐忙了一天,犒劳自己一次,这不过分吧?”
“问题是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那你吃不吃?”顾柔将围裙丢到一边,来到顾雪身前,伸出双手揉了揉她的脸蛋。
“……吃!”
“这还差不多。”顾柔放开了顾雪的脸蛋,转而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向了浴室。
顾雪:“所以说,吃宵夜你推我进浴室干嘛啊!”
“洗完澡再吃。”
“那你推我干嘛。”
“省水!”顾柔将顾雪推进浴室,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
“我当初就不该开这个头!”顾雪看着关门的顾柔,有些无语。
“快点,你还洗不洗澡了,等下宵夜都冷了。”
顾柔拿下手腕上的皮筋,将长发盘起来后,又伸手,拉下了顾雪小裙子上的拉链。
顾雪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眼地上的小裙子,冷笑一声,铮铮铁骨道:“不洗!”
……
然而。
虽然顾雪铁骨铮铮。
但实际情况却是……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五分钟后。
浴室里。
“啊……好暖和。”
顾雪勾住顾柔的脖子,趴在后者身上,慵懒地舒了口气,很舒服的样子。
“笨蛋。”
顾柔揽着顾雪的玉背,脸颊蹭了蹭她的脑袋,有些好笑。
“不过……就是总感觉怪怪的。”顾雪话锋一转,扭了扭身子,表情有些微妙。
“哪里怪了?小时候不都这样……哦。”
顾柔突然想到了什么,露出促狭的表情:“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你变大了,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如果单单论这点的话,你会觉得怪也正常……”
顾雪猛地抬起头,瞪着顾柔,据理力争道:“屁!力是相对的懂不懂!搞得好像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一样……”
网游之称霸九州
“哦?”
听到顾雪的话。
顾柔笑了,她挨着浴缸边缘往上挪了挪,抱着顾雪的纤细腰肢,微微用力,将趴在自己身上的顾雪往怀里又拉了拉,抱紧了些,然后问道:
“现在呢?你还敢说是我的责任吗?”
“……“
胸口传来十分明显的柔软感觉。
好像确实是自己的问题……
发现这个事实的顾雪,沉默片刻,突然举起了手,道:“姐,要不,我们还是不说这个话题吧……”
错觉。
一定是错觉啦!(#`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