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cx8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生活系大佬 愛下-第二十一章 賢妻(求訂閱)相伴-f2cy0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生活系大佬
午后,阳光,细雪。
古堡辖地边际,断崖边。
席地而坐的林宁,怔怔的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
林宁右手边,是通体雪白,四肢粗壮的酸奶。
林宁身后两侧,是如铁塔般的杰森,是林红。
“杨姗姗拒绝了。”
低头看了眼手机里来自约翰的转述,林红皱了皱眉,补充道。
“那边的原话是,华国,从不强迫自己的人民。”
“呵,冥顽不灵。”
一记冷哼,林宁抿了抿唇,原本迷离的双眸,多了丝言不尽,道不明的东西。
“你还好吧?”
视线里的林宁,似乎在极力按耐着什么。
看着林宁微颤的肩,林红关心道。
“我很好,她不好。”
抬手抚着酸奶柔顺的毛发,林宁眯了眯眼,接着说道。
“你说,她哪来的底气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她哪来的自信,由着性子乱来。”
“她并不知道新世界的事儿,她对你的认知,或许还保留在学生时代。”
从林红的言语,不难看出这家伙对杨姗姗还是有偏帮的。
抚着酸奶的手,微微一顿,默不作声的林宁,轻叹了口气,眼神,黯淡了些。
“长姐如母,你可以试着让姐姐去跟她说,以我对杨姗姗的了解,她应该会答应的。”
片刻后,林红说话时的表情,还有点小激动。
“既然你这么了解她,那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似是早就有了打算,林红话音刚落,一口杨姗姗的锅,就这么砸到了林红头上。
“啊?”
“红啊,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也该独当一面了。”
撑着酸奶站起身,林宁一边说,一边上前拍了拍林红的肩。
“啊,哦,我知道了。”
面前的林宁,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林红挠了挠头,虽说总觉得哪里不对,但还是习惯性的应了下来。
“世界在变,我们也要变。敢于承担,敢于给自己肩上挑担子,这就很好嘛。”
特意整了整林红的衣襟,林宁说罢,冲着不远处等了有段时间的杰森,招了招手。
“夫人。”
约翰应该是有给杰森打招呼,对于林凝的男装扮相,约翰除了第一眼有些惊诧外,到也没什么别的表示。
“听约翰说,你的各项指标已经达标了?”
抬头看着面前即使弓着身子,仍比自己高了不少的杰森,林宁淡淡道。
“是这样,尼尔森博士那边一直有我的数据采集,昨晚刚刚达到优秀。”
杰森的声音激动了不少,见识过孙凌宇超人面的杰森,对觉醒有多期待,仅从那玩命儿般的加练,就能看出几分。
“别激动,即便各项均达到优秀,也不一定能成功。”
一记响指示意林红拿了支异血,不等杰森开口,林宁接着说道。
“已知的方法中,只有汲取舱觉醒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其他的觉醒,都是九死一生。”
“夫人,孙先生都可以,我一定可以。”
杰森说罢,锤了锤胸口,铜铃般的双眼里,是一往无前,是坚定不移。
“真不考虑用汲取舱?你是家里的安全主管,很多事,你并不需要亲力亲为的。”
想到杰森的妻女,想到那个金发小萝莉,林宁抿了抿唇,试着劝道。
“夫人,正因为我是主管,我才必须自主觉醒。如果连我都怕死,连我都用废物舱,那家里的兄弟们,谁还敢拼,谁还敢。。。”
“废物舱?”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杰森的言外之意不难理解,杰森口中的废物舱,林宁还是第一次听说。
“嘿嘿,夫人。不瞒您说,兄弟们私底下都这么叫汲取舱。。。只是1-2倍的自身提升,在大家看来,配不上觉醒者的头衔。”
杰森憨憨的笑了笑,一时口快,将夫人的发明说成了垃圾,真挺尴尬的。
爱定离手:出千相公小赌妃
“呵,汲取舱本来就是给普通人拿钱换命用的,自身1-2倍的提升,在新世界,连只兔子都得群殴,还不一定打得过。”
林宁轻蔑的笑了笑,之所以拿汲取舱这种过渡产品出来,绝不是因为自己手黑,绝不是因为自己只抽到了这么个垃圾。
“兔子?”杰森皱了皱眉,疑惑道。
“你口中的孙先生,之前跟一只变异兔打了2个小时,感兴趣的话,回来自己去问他吧。”
林宁好笑的咬了咬唇,堂堂双能力觉醒着,第一个对手居然是累死的,这事儿,林宁都不好意思拿出来给人说。
“该死,家里已经有变异兽了吗?夫人,这是我的失责,还请夫人责罚。。。”
杰森的关注点,挺令人意外。
再次看了眼杰森脸上的担心,自责,林宁叹了口气,念头微动,觉醒药剂入手。
“这瓶药剂能增加50%的成功率,没有副作用。”
“上帝,觉醒药剂。。。夫人,我。。。”
觉醒药剂这个存在,杰森有听约翰提起过,想到这瓶药剂的价值,素来沉稳的杰森,险些感动的哭出了声。
“少废话,如果你变异,我会让林红杀了你,你的妻女,家里会优先安排汲取舱觉醒。”
抬手打断一脸感激涕零的杰森,心疼的半死的林宁,冲着林红说道:“叫叶凌菲过来。”
“额,她不一定听我的。”
想到叶凌菲的性子,林红挠了挠头,这个性情骄傲的女人,真不是可以招之则来的。
“给她说有人觉醒,她一定会来。”
随手将药剂抛给杰森,林宁说道。
“我这就去。”
“。。。”
“觉醒前状态的好坏,直接影响你觉醒后的实力提升,还有,初次觉醒时,会有一分钟的情绪失控,一定要给我扛过去。”
待林红离开后,林宁一边说,一边抚着手边半人高的酸奶。
从杰森的视线看去,这只大狗的眼神,亮的吓人,若隐若现的牙齿,泛着森森寒光。
“是,夫人。”
狠狠的捶了捶胸口,约翰深深的鞠了一躬,为机会,为觉醒液,为关心。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奄奄一息的孙凌宇都能成功,你一定能。”
余光扫过杰森微颤的手,林宁缓步上前,拍了拍杰森的肩,额,胳膊,轻声道。“是,夫人。”
“。。。”
黑色皮草,白色毛衫,紧腿牛仔裤,过膝长靴。
大概半小时的样子,看着迎面而来的叶凌菲,林宁舔了舔牙齿。
不妄那么多人喜欢御姐,这特么又A又飒的气质,一般姑娘真心模仿不来,一般男人,真心招架不住。
“老。。”
“这么大的萨摩耶?”
女人似乎对毛茸茸的东西,有种格外的偏爱。
正欲开口叫老婆的林宁,怎么也没想到,刚刚到场的叶凌菲,关注点居然在狗身上。
“这是酸奶,你见过的。”
背对姑娘,正视远方,特意摆出一副高大深沉的林宁,在叶凌菲的眼里,还没高过杰森的胳肢窝。
“酸奶?这怎么可能?”
目不转睛的打量着面前威风凛凛的大狗,叶凌菲皱了皱眉,印象里,那只整日跟在荼荼身后,眼神畏缩的小金毛串串,的确叫酸奶来着。
“呵,人都可以觉醒,狗有何不可?”
林宁轻哼了声,一不小心,就戳了媳妇儿的心。
“所以你宁肯给狗子觉醒,都不帮我觉醒?”
无视杰森,林红的存在,叶凌菲一边说,一边大步上前。
“他是自己觉醒的,我没帮忙。”
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半步,林宁抽了抽嘴角,不得不说,这个子高的女人,并不适合穿高跟。
“呵,照你这么说,老娘还不如一只狗子了?”
冷哼,轻笑,叶凌菲直接用华语说道。
“你想多了,你。。。”
“才把老娘睡了,就说老娘不如一只狗。呵,算是把你认清了,就这样吧,以后。。唔。”
俏脸带怒的叶凌菲,明显是在借题发挥。
不等叶凌菲说完,林宁垫着脚,上去就是一顿乱啃。
“一分钟都不到,算哪门子睡?别在这儿跟我无理取闹。”
三分钟后,实在被拧的够呛的林宁,向后跳了半步,低喝道。
“呵,时间短是我的问题吗?你是在怪我吗?怪我太美太性感,还是怪我脚太。。。”
“打住,我们的事儿回家说。”
“有什么好说的?是我不给你睡吗?老娘裤子还没脱,你自己就先。。。”
“闭嘴,直说你想干嘛。”
口没遮拦,咄咄逼人的叶凌菲,明显是别有目的,恼羞成怒的林宁,直接吼道。
“我要那只狗子。”
叶凌菲很直接,张口即来,气儿都不带喘。
林宁眯了眯眼,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姑娘打从第一眼起,就看出了酸奶的不凡,就打起了酸奶的主意。
“不可能,想都别想。”林宁拒绝道。
“开个价。”叶凌菲说。
“酸奶是我从小带大的崽,和我儿子差不多,换做是你,你会卖吗?”
众所周知,酸奶在林宁心里,说句家人也不为过。
素来最重感情的林宁,又怎么可能将家人卖给叶凌菲。
“5亿,美金。”
叶凌菲的声音很轻,大有种拿钱砸死你的架势。
林宁攥了攥拳,直接暴走。
“别特么的想拿钱砸老子,老子就是穷死,也不会。。。”
“8亿。”
“你够了,你这是对我的侮辱。”
“10亿,英镑,给你三秒,3,2。。”
“来酸奶,叫妈。”
暂时的妥协,是为了更好的将来。
林宁很果断,酸奶很乖巧,嘴角噙着笑的叶凌菲,很淡然。
“来酸奶,给妈妈抱抱。”
得偿所愿的叶凌菲,蹲着的身姿,贼圆,贼紧绷。
“嗷嗷。”
乖巧懂事的酸奶,雪白的毛发,肉肉的狗爪。
“你没带手机吗?”
五分钟后,左等右等也没见叶凌菲转账的林宁,皱了皱眉,疑惑道。
“你不是说拿钱砸你是侮辱吗?你不是说你就是穷死,也不会卖吗?”
随手揉了把狗头,缓缓站起身的叶凌菲,笑的漂亮极了。
“美人计对我没用,10个亿,快点的。”
林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诚然叶凌菲很漂亮,但也漂亮不过女装的自己。
“呵呵,酸奶是我从小带大的崽,和我儿子差不多,这话是你说的吧?”
咬唇,撩发,叶凌菲笑着说道。
“你想说什么?”
“一个连儿子都能卖的人,你说他会不会有一天把老婆也卖了?”
似笑非笑的叶凌菲,似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早有准备的林宁,挑了挑眉,直接说道。
“我只是给儿子找个妈,怎么能叫卖呢?”
“呵,要点脸吧。10个亿,不叫卖叫什么?难不成叫改口费?”
叶凌菲轻蔑的笑了笑,说话的时候,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
“没错,就是改口费。”
不假思索的林宁,一点犹豫没带,就一头跳进了叶凌菲随手挖的坑。
“行,你是一家之主,你说改口费,就改口费吧。”
叶凌菲说话时的表情,看起来还挺无奈。
林宁得意的挑了挑眉,正欲催款的时候,叶凌菲接着说道。
“杰森已经望眼欲穿了,开始吧。”
“你先把钱转了。”
“急什么,酸奶这不是还没改口吗?等他什么时候叫妈,我什么时候打钱。”
叶凌菲很直白,表情怎么看怎么欠。
瞬间反应过来的林宁,一把捏过叶凌菲的下巴,寒声道。
“这世上,没人敢赖我的钱。”
“呵呵,现在不就有了?”
“少来,信不信我弄。。唔。”
“啵。两口子的钱,分什么你我,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一记香吻安抚,叶凌菲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动作温柔的整了整林宁的衣襟。
“老公,我说的对吗?”
“啊?嗯,对。”
回过神的林宁,点了点头,虽说搞不懂叶凌菲这是什么操作,但不可否认,霸道女总裁的温柔,真挺降火,真挺受用。
“既然你也认同,那就这样定了。你以后需要钱,直接跟我要就好。”
“直接跟你要?”
“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证也扯了,睡也睡了,你这个老公,我认了。”
叶凌菲也不知道是咋,突然跟换了个人似的。
沉默片刻,百思不得其解的林宁,半信半疑道:“真这么想?”
“不然呢,你是肯离婚,还是肯我跟别的男人?”
“谁敢打你主意,我弄死谁全家。”
“那不就得了。辛苦了这么久,我也想做做小女人。”
“小女人?”
叶凌菲的表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看在眼里的林宁,惊讶道。
“男主外女主内,你负责打拼,我负责持家。”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家里谁说了算?”
“大事你说了算,小事我说了算。”
“那钱。。。”
“钱对你我来说,算事儿吗?”
“也是,先这样,杰森也等的差不多了。”
事实证明,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
看着身侧一副贤妻样的叶凌菲,林宁满意的点了点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crhzt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生活系大佬 愛下-第二十章 夜襲(完)(求訂閱)展示-h6usc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生活系大佬
冬夜,古堡,客房。
“摸够了吗?”
突然响起的女声,贼冷,贼吓人,
“额,你咋醒这么快?”
顺着声音,缓缓扭过头的林宁,给了林红一记滚蛋的眼神。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手拿开。”冷着脸的叶凌菲,低喝道。
“你误会了,我,我尼玛,要不是老子听到声音,你这会儿都凉了。”
嘴边的软话说了一半,突然想起自己是弟弟的林宁,立马换了副猖狂的模样。
“呵,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谢谢你骗了我的钱,谢谢你不辞辛苦,凌晨三点跑我屋,谢谢你拿着我的睡裙,给我擦腿,给我擦身子?”
一记冷哼,撑着身子坐起身的叶凌菲,嗅了嗅鼻子,看了眼腿边的血渍,也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突然一声怒喝,突然原地暴走。
“老娘我今天弄死你。。。”
女子防身,不对,形意拳,算了。
猛的被扑倒在床上的林宁,一脸茫然的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叶凌菲,真心搞不懂这女人是咋了,突然间就跟失了身似得。
“适可而止,再打我还手了。”
觉醒技能开启,回过神的林宁,一边轻松招架着叶凌菲狠狠落下的双拳,一边说道。
“你敢还手,老娘就敢倾家荡产买凶和你们威斯特死磕。”
叶凌菲应该是动了真怒,手被抓,就用头,用嘴,无所不用。
林宁无奈的抿了抿唇,一把抓上锤下的手,伺机用嘴,噙上了叶凌菲温润的唇。
“呼。。。”
微合的双眸,弯弯的睫毛,急促的呼吸。
看着近在咫尺的姑娘,蠢蠢欲动的林宁,刚松口没一秒,鼻梁就是一酸,舌尖就是一痛。
“唔唔。。。”
舌头被咬着不放的感觉,别提有多疼。
感受自口腔的血腥,忍无可忍的林宁,原本占着的手,瞬间换了个位置。
“啊。。”
一声痛呼,来自叶玲菲。
总算解脱的林宁,红着鼻子,吐着舌头,流着哈喇子,哪还有半点往日的猖狂。
“你够了,我没把你怎么样,我没睡你。”
眼瞅着缓过劲儿的叶凌菲又要再战,总算意识到问题的林宁,连忙喝道。
“呼。。。”
“动动脑子,我要真想把你怎么样,我需要趁你睡着吗?”
叶凌菲应该是听进去了,喘着粗气,一言不发。
林宁刮了刮鼻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那这血?”
沉默良久,叶凌菲问道。
“是你自己吐的,我本来是想帮你擦干净,结果你二话不说就开咬。要不是觉醒过,就你刚才那不要命的劲儿,老子舌头都能被你咬掉。”
抬手指了指随处可见的血渍,林宁撇了撇嘴,怎么也没想到,叶凌菲这种霸道女总裁,在这件事上,反应居然会这么大,居然会这般刚烈。
“呵,编,接着编。就我现在的样子,你自己说,像是刚吐过血的吗?”
电脑,枕边,地板,一一扫过,有所决定的叶凌菲,佯装道。
“白痴,你之所以感觉良好,是因为我给你喂了药。”
红光满面的叶凌菲,气色简直不要太好。
想到那瓶后遗症不可捉摸的生命药剂,林宁轻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问你,我姐是不是给你了瓶觉醒药剂?
“你靠不住,还不允许我自己想办法了?”
叶凌菲轻蔑的笑了笑,理直气壮。
“直说,你是不是喝了?”
“关你什么事儿。”
沉着脸的林宁看起来还挺凶,下床给自己披了件睡袍,叶凌菲反问道。
“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吗你就乱吃?知不知道吃错药是会死人的。。。”
“闭嘴,我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教。”
一记冷眼送给滔滔不绝的林宁,半倚着床头的叶凌菲,强势打断道。
“冥顽不灵,你要不是我媳妇儿,老子管你死活。”
叶凌菲真是吃错了药,把人怼的贼窝火。
林宁说罢,果断站起身,正欲离开的时候,刻意吊着嗓子的叶凌菲,高声道。
“原来你是我老公啊,老娘还以为你是我养的小白脸呢。”
好听的女声,侮辱性极强。
刚刚行至床尾边的林宁,缓缓扭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床头嘴角挂笑的叶凌菲。
“你再说一遍。”
“你从我这儿连骗带坑的拿了多少钱,你心里没数吗?”
抿唇,轻笑,叶凌菲随手捋了把头发,明知故问道。
“我。。。”
“你什么你,想给老娘做狗的男人,能从这儿排到法国,你特么的当老娘是空气就算了,还特么的骗老娘的钱。。。说你是小白脸,已经给你脸了。”
床头的叶凌菲,说翻脸就翻脸,就很突然。
床尾的林宁,应该是没反应过来,表情是这样的,(懵)
“呵,你可以滚了,墨染的钱我还,就当是给你的分手费。”
一声轻哼,给了沉默一丝声响。
料定林宁没那么容易放手的叶凌菲,声音很轻,语气不屑。
“这事儿你说了不算。”
回过神的林宁,淡淡道。
“好,你说了算,墨染的两个亿,你还。”
“。。。”
“没钱是吧?问老娘要啊,老娘最不缺的,就是钱。”
咬唇,轻笑,叶凌菲挑了挑眉,说话同时,还不忘将带着血渍的美腿,亮在金色的床被外。
“缺你大爷,信不信我弄死。。。”
习惯性的扫了眼系统界面,气势汹汹的林宁,嘴边的狠话刚说了一半。
视线里,是一部竖着的定制款手机,是整整两排的0。
“这只是我其中一个账户,呵呵。”
下颌微抬,叶凌菲笑着收回手机,钱是数字没错,但数字,也是分长短,也是分大小的。
“嘿嘿,亲爱的,我。。。”
忘了是谁说过,让步是涵养,是为了更好的前进。
想到自己那黑的发亮的手气,林宁笑着挠了挠头,不为钱折腰,但为爱低头。
“换。”
“换什么?”
“你说呢?”
“老婆?”
“我腿酸。”
“我给你揉。”
“我口渴。”
“林红。。。”
“我要喝温的,你去倒。”
“好哒。”
“我不想住客房,我想和父母住。”
“我在靠海的高地有座宅子,两千来平,天亮就让人带你们过去。”
“我要林山当保镖。”
“可以。”
“我要觉醒。”
“可。。。不行。”
揉着美腿的手,顿时一停,瞬间反应过来的林宁,果断拒绝道。
“我需要个解释。”
林宁拒绝的不假思索,显然是有原因,叶凌菲蹙了蹙眉,索性直接问道。
“你连觉醒药剂的冲击都扛不住,异血的副作用你怎么扛?”
抬指刮了刮叶凌菲腿上早已干涸的血渍,不等叶凌菲开口,林宁接着说道。
“觉醒初期会诞生大量的毒素,觉醒药剂的作用,实际就是为了缓冲这个毒素。”
“所以你姐的药剂,只是辅助作用。”
回想起睡前犹豫再三的决定,叶凌菲苦笑着拍了拍额头,真心被自己蠢哭。
“异血才是觉醒的诱因,觉醒药剂,说白了就是一瓶高浓缩液态能量。”
“谢谢。”
“现在信我是来救你的了?”
没好气儿的拍了把叶凌菲的腿,林宁撇了撇嘴,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做好人好事,也是没谁了。
“你刚说完我就信了。”
“那你。。。”
“呵,只是不想给某人挟恩图报的机会,这都不明白吗?”
叶凌菲舔了舔唇,说话的时候,搭在林宁手边的美足,明目张胆的挪了个位置,且一点也不老实。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承认?”
“救命之恩,你说呢?”
咬唇,挑眉,提肩,撩发。
随着缓缓脱落的睡袍,林宁的视线里,是白皙,是粉嫩,是媚态十足的眸,是娇艳欲滴的唇,是婀娜曼妙。。。
“你。。。”
一分钟后,收回美足的叶凌菲,表情是这样的,(懵)
10秒种前,双颊红的发烫的林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咳,咳,这是个误会。”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沉默良久,林宁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嗯,去洗澡吧,你还小,可以理解。”
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掖好被子,叶凌菲温柔的笑了笑,生怕一个不小心,伤到了小老公的自尊。
“再来次。”
“凡事过犹不及,你还在长身体,下次吧。”
“我。。。”
“好啦,先去洗澡,回来说。”
“。。。”
浴室,草草冲过澡的林宁,没好气儿的扫了眼系统界面的觉醒开关。先前是忘了开,这次,却是忘了关。
“老婆,那个。。”
金色被褥,霸道女总。
打定主意一雪前耻的林宁,果断关了觉醒。
不等林宁说完,叶凌菲抢先说道:“先听我说,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我什么都依你。”
“我答应了,说吧。”
“别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
叶凌菲的表情很认真,说话时的眼神,很坚定。
林宁苦笑的摇了摇头,没猜错的话,自己应该是被套路了。
“我不想落后于人,我的骄傲不允许,我的财富也不允许。”
沉默片刻,平躺着的叶凌菲,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声音很轻。
“觉醒是会死人的,异血的副作用,你撑不住。”
想起叶凌菲之前喷血的画面,林宁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
“你之前给我喂了什么药?”
“能让人起死回生,脱胎换骨的药,也是我留给自己的后手。”
“。。。”
林宁的意思不难理解,沉默过后,叶凌菲抿了抿唇,说道。
“没想到你会把你的底牌用在我身上。”
“对你,我做不到见死不救。”
“谢谢。”
“老婆。”
“嗯?”
“再给次机会。”
“没心情。”
“我。。唔。”
豪门恩怨
“啵,天快亮了,睡吧。”
“。。。”
一夜无话,天空泛白。
这一晚,林宁睡的很晚,这一晚,林宁的梦里,全是些乱七八糟的颜色。
“早,几点起来的?”
屋外绵绵细雪,屋内红裙姑娘。
看着窗边正抱着台笔记本忙碌的叶凌菲,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林宁,缓缓坐起身,说道。
“刚林红来过,看你没睡醒就又走了,应该是有事找你。”
眼皮微抬,叶凌菲扭了扭脖子,也不知是为什么,颈椎上的老毛病,一夜间,似乎就没了。
“知道了。你过来下,我有话跟你说。”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林宁眯了眯眼,大有种类似我只蹭噌,绝不那什么的真诚。
“直说就是。对了,你能推断出病毒全面爆发的大概时间吗?”
“快则一个月,慢则两个月。个人建议,除了腐国的产业,其他全部清掉。”
挑眉,耸肩,下了床的林宁,一边说,一边跨坐在叶凌菲原本搭着电脑的腿上。
“起开,没功夫和你闹。”
一手端着电脑,一手抵在胸口,眉头微皱的叶凌菲,低喝道。
“听着,你必须给我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林宁似乎对那种事儿,有种超乎于人的坚持。
叶凌菲无奈的摇了摇头,昧著良心,夸道。
“不用,你很强,很厉害,下去吧。”
“我。。。”
“听话,等我把手头的事儿忙完,忙完陪你。”
“拉钩。”
“滚。”
“。。。”
一层之隔,主人书房。
等了有段时间的约翰,默默的看着面前的林宁。
即便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约翰这会儿,仍有些不自然。
“等会还有事儿,懒得换了。”
随手给自己斟了杯酒,林宁一边说,一边将脚边前来要债的荼荼,蹬了差不多两米远。
“喵喵喵。”
“夫,额,老爷。。。”
“打住,我现在是女扮男装,明白?”
一句老爷,真挺不习惯。
险些喷了一身酒的林宁,压了压手,连忙打断道。
“是,夫人。这是我们商讨的封领通知,夫人您要是觉得没问题的话,在这里填个时间就可以了。”
讲道理,比起夫人的称谓,这句老爷,约翰自己也叫的很不自在。
“不急,先处理产业,等处理干净,再放消息出去。”
“是。”
“你记一下,尽快建个地下仓库出来。”
“仓库?”
“嗯,不用太复杂,囤猫罐头用。”
“喵。”
“。。。”

myabm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生活系大佬 ptt-第十七章 獻寶讀書-2sy16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远在腐国的林凝,并不知道。
因为自己的一句轻描淡写,杨姗姗原本平静的生活,再次泛起了波澜。
华国,西京,大学城。
师范大学,学生停车场。
下了车的李思捷,随手捧过法拉利加州副驾的玫瑰花束,与往日不同的是,停车场的一角,多了辆造型极具辨识力,颜色扎眼的玫红色兰博基尼埃文塔多SVJ。
“呸,暴发户。”
特意上前扫了眼车牌号,当看到西A001SV的时候,李思捷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种拿钱就能买到的车牌,也就能糊弄下贫民,毕竟在圈子混的都知道,小号,才是真富贵。
“喔,姗姗,你比昨天更美了。”
傾城禍妃 秋芷兒
白色高领毛衣包裹下的身子,凹凸有致,曲线曼妙。
进了教室的李思捷,旁若无人的吹了记流氓哨,一边说,一边将玫瑰放在了杨姗姗面前。
“你最好放尊重点,我们家姗姗有男朋友的。”
说话的是刘倩,看着面前这个神色轻佻的新同学,刘倩拉了拉杨姗姗的手,低喝道。
“有男朋友很值得骄傲吗?你才18,再等几年你就知道我。。。叮铃。”
李思捷轻蔑的笑了笑,嘴边的话还没说完,手中突然响起的苹果x,来点显的备注,赫然是自家老爷子的秘书。
“张大秘,这个点找我,是老爷子又有新指示了?”
随手点了接听,似是为了炫耀什么,李思捷并没有像往常那般叫张哥,而是特意点出了职位。
“长话短说,老板联系不上,知道在哪吗?”
电话那边的张哥,声音很低,很严肃。
意识到问题的李思捷,连忙答道:“我中午才跟我爸一起吃的饭,还有鸿举酒业的老总。”
“联系过了,再想,我要清楚的知道老板有没有什么异常之举?”
“张哥,你这是要干啥?”
以往对自己和蔼有加的张哥,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李思捷皱了皱眉,说话的同时,起身找了个偏僻的位置。
“别废话,回答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怵他,我中午就过去露了个脸,没待多久。”
环顾四周,李思捷说道。
“废物,。。。”
“你大爷的,你骂谁呢?真以为小爷我。。。”
“巡组下来人了,言尽于此,嘟嘟。”
那边的电话,说挂就挂。
想到母亲给自己在漂亮国开的户,想到户头上6开头的8位数美刀,回过神的李思捷,一边拨着母亲的手机,一边向停车场狂奔而去。
“这是李思捷同学最后次出现在教学楼的画面,杨姗姗同学,对此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一天后,师范大学,政教中心,某会议室。
穿着警察制服的年轻警官,声音严厉,年轻警官左右两侧,是衣领上别有国徽的某明星脸大叔,是某走过场的女性校领导。
猪猪有令:总裁快到碗里来 琉璃雪
“我跟他不熟,是他一直对我死缠烂打,我根本就没跟他说过话。”
又是三堂会审,又是稀里糊涂的摊上事儿。
想到上次在另一间会议室的经历,杨姗姗没好气儿的撇了撇嘴,除了窦娥,就没见过比自己还冤的人。
萌妃当家:邪王,请接招
“我叫冯森,是这样啊,杨姗姗同学。有不少同学看到过李思捷曾多次给你送礼物,不知你是否能将这些礼物暂时交给我,我需要。。。”
说话的大叔,制服笔挺,长得还挺像某位姓于的明星。
不等冯森说完,原本低垂着头的杨姗姗,猛的抬起头,打断道:“我从没收受过他任何东西,这一点我舍友可以替我作证。”
“据调查取证,有同学亲眼看到李思捷有,且不止一次将礼物送给你后,随即开车离去。”
“那是他硬塞给我的,我当场就扔了。”
记起那些拆都没拆的礼物,杨姗姗实话实说道。
“扔了?扔哪了?这些礼物的实际价值,你知不知道?”
说话的是张警官,这个急于表现的小年轻,态度远比冯森要强硬的多。
“就近找的垃圾桶。包装我没拆过,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
感情不提,仅林宁走前送给自己的一屋子大牌,仅林宁给自己打的钱,杨姗姗就不可能被物质打动。
大小姐的萌物老公
情绪不佳的杨姗姗,说话的时候,看都没看对面的张警官一眼。
“你这样的女生我见多了,你最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你的资料我们很清楚。你父亲在外面教小学生画画,母亲是家庭主妇,如果你没有收李思捷的东西,那你告诉我,你手边这支价值60万的爱马仕包,又是从何而来?”
自认发现破绽的小年轻,很不专业。
看在眼里的冯森,笑着摇了摇头,对这种镀金的关系户,素来没什么好感。
“呵,白痴。我的资料你不是很清楚吗?这包从哪来,你不知道吗?”
讲道理,是个人被当犯人审,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去。
触底反弹的杨姗姗,轻哼了声,当即反问道。
“砰,你这是什么态度?”
戴着块欧米茄的手,狠狠的拍了把桌子,张锋厉声道。
“砰,照你意思,礼物贵点,我就扔不得了吗?我严重怀疑你的专业水平。。”
“你。。。”
“你什么你,我还是那句话,东西我扔了,李思捷去了哪,是死是活,我不知道。”
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更何况是女人。
同样拍了把桌子的杨姗姗,怒喝道。
“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妨碍司法是什么后果。。。”
“别给我上纲上线。这样的包,我有一墙,我男朋友给的。这张卡,有一个多亿,我男朋友给的,这辆兰博基尼,我男朋友给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杨姗姗明显是动了真火,特意从包里抽了张银行卡不说,连带着车钥匙一并拍在了桌上。
本就对张峰不喜的冯森,垂着头,憋着笑,肩膀抖个不停。
“。。。”
随着杨姗姗的突然爆发,偌大的会议室,呼吸可闻。
片刻后,冯森开口说道:“我们也是为了工作,还请杨同学多多包涵。。。”
“我可以走了吗?”
不等冯森客套,杨姗姗直接说道。
“当然。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李思捷的消息,还请第一时间跟我联系。”
“哦。”
杨姗姗点了点头,起身便走。
快出门的时候,嘴角带笑的冯森突然出了声。
“你就不好奇我们为什么找他吗?”
“不好意思,我对别的男人没兴趣。”
“你男朋友很幸福。”
“谢谢。”
。。。。。
腐国,威斯特古堡。
冯森口中幸福的男人,这会儿正慵懒的躺在汗蒸房,品着酒,揩着油,看着姑娘。
“枕就枕,你能不乱拱吗?”
抬手拍了把腿上的林凝,叶凌菲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没好气儿道。
“汗蒸还穿层薄紗,你难道不觉得麻烦吗?”
娇艳的唇不经意从腿面划过,感受着唇边的嫩滑,林凝舔了舔唇,事实证明,即便是大腿,叶凌菲的皮肤,也没自己的好。
“是挺麻烦,但我得防着你。”
一把摁住林凝使坏的手,叶凌菲无语的整了整身上的薄纱,真心觉得这姐弟俩是装错了壳,男的拒色,女的巨色。
“都是女人,有什么好防的,你看我,就很坦荡。”
屈腿,侧身,弯臂,撑颌。
特意摆出一副美人卧的林凝,眨了眨漂亮的眸子,白皙曼妙的身段,一览无遗。
“没功夫跟你闹。给你弟打电话,让他来见我。”
面前的美人儿直接无视,满脑子都是觉醒,修炼的叶玲菲,这会儿只想飞。
“你又不是没他联系方式,自己打去。”
随手将头发捋向一侧,林凝撇了撇嘴,若不是怕把持不住,真想如了叶凌菲的愿。
“骗了我那么一大笔钱,你觉得他会接吗?”
想到之前的合作,叶玲菲接连做了几组深呼吸。
铁皮鼓 君特·格拉斯
居然被个神经病算计了,真特喵的,一想就来气。
“他又骗你钱了?”
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低垂着头的林凝,明知故问道。
“他那天答应帮我跟墨染提前觉醒,问我俩一人要了两亿美金。”
看着面前像极了林宁的林凝,叶凌菲咬了咬唇,接着说道:“说好的3天,现在都快13天了。”
“这事儿他跟我说了,他觉得50%风险太大,所以单方面决定等汲取舱研发成功后,再帮你们做。”
仔细想想,这事儿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地道。
悄咪看了眼系统物品栏里,看着那新抽到的一堆垃圾,林凝叹了口气,实在想不通,自己都白得透粉了,居然会是个非酋。
“特么的,女人的钱也骗,他还是不是男人了?”
一句单方面决定,险些没把叶凌菲气乐,
想到墨染父亲先前给自己打的那通电话,叶凌菲蹙了蹙眉,道:“你给他说,我的钱可以先欠着,墨染的钱,抓紧时间退了吧。”
“墨染怎么了?”
叶凌菲的表情,明显有问题,看在眼里的林凝,疑惑道。
“墨染和我不一样,他那两亿是莫家出的,他家是老牌贵族,玩的是家族贡献制。。。这事儿弄不好,墨染要倒大霉。要不这样,你。。。”
“那是你老公,要还也是你替他还。”
叶凌菲想说什么不难猜,压根不给叶凌菲说下去的机会,林凝连忙甩锅道。
“能要点脸不?信不信我现在就让港岛那边把婚约解除了。”
被骗婚就罢了,还是自己主动操办的。
没心没妒
回想起自己先前的算计,想到那前后近10个亿的美刀,叶凌菲这会儿,别提有多后悔。
“万万不可,我弟有多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真招呼都不打就把婚约解除了,信不信但凡帮你办这件事儿的人,有一个是一个,有一家是一家,都得死绝。”
千辛万苦傍的富婆,怎能说没就没,很快便有了主意的林凝,语速极快。
“合着我一点老婆的福利没有,尽贴钱了?”
林凝的担忧,倒也不是没可能,叶凌菲揉了揉眉头,摊上这么个神经病,真是有够头疼的。
“福利?”
白嫩的脚趾,纤细的长腿,平坦的小腹,独特的气质。
看着面前一脸愠色的叶凌菲,林凝咽了咽口水,如果叶凌菲口中的福利,真和自己想的一样,免为其难的尽尽义务,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想什么呐?我说的是修炼,怎么着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就这么任由我落后于人,合适吗?”
林凝的小表情,怎么看怎么气人。
叶凌菲深吸了口气,旧世界也好,新世界也罢,自己必须是最顶尖的那撮。
“我不是一样没觉醒,这事儿真急不得,我听他说过。。”
好胜心这东西真挺没道理可讲,余光扫过叶凌菲眼底的黯淡,颇有些于心不忍的林凝,佯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过什么?”
“觉醒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人人都觉醒,等于没觉醒。”
“所以呢?”
林凝的意思不难理解,有所猜测的叶凌菲,追问道。
“同样是觉醒,自然觉醒成功,一般是自身实力的3-4倍提升,外力介入觉醒,普遍是1-2倍。”
大致扫了眼系统的相关介绍,林凝一边说,一边趁机摸上叶凌菲身上的纱裙。
“呵呵,觉醒是可以进阶的,这中间的差距有多大,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若有所思的叶凌菲,跟个瓷娃娃似的。
不等叶凌菲有所反应,林凝说罢,右手猛地一拽。
“砰。。”
薄纱没拽下来,到是把人拽了个跟头。
“你干嘛?”
回过神的叶凌菲,揉了揉屁股,不解道。
“我弟给我了套带属性的装备,你要试试吗?”
不着痕迹的扫了眼物品栏里多的泛滥的网袜,高跟,林凝微微一笑,话题转移的很自然。
“带属性的装备?”
“你可以理解为附有特殊能力的衣服。”
“类似游戏里的装备?”
“嗯。等我,我去拿,你穿了就知道。”
“。。。”
“给,黑色网袜,小概率使对手失血。红色高跟,移动速度减10%,伤害加10%。”
片刻后,看着面前一副献宝样的林凝,叶凌菲的眼神,特关爱,叶凌菲的心,平衡了。
(平安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