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逆流十八載-第七百五十三章看書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秦林摇摇头,总不能跟袁芷说实话吧,有些事情,适合一直被掩埋。
不过他还是跟袁芷小小地解释了一句,“你放心,不会出问题的,就是真出问题,我也还得起。”
这话倒是不假,再敲一遍黑板,秦林可是狗歌的第三个个人股东!
等到明年狗歌上市,哪怕秦林什么都不做,身价也要翻倍,一点小小的银行贷款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之所以是想要贷款,主要还是因为麒麟鸡排连锁不想秦林手中的其他公司,秦林在其中占据的股份并不是绝对优势,有些影响还是要顾忌一下的。
虽然像是方涛这些人,一定是会听秦林的,而鲁深干脆就是秦林的好兄弟,不可能说什么,但亲兄弟明算账。
秦林如果用自己的资本收购那些二代的股份,在禽流感时期还好说,但等到事情过去,公司前途越发光明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会陷入到坑自己人的嫌疑中去。
到时候,哪怕方涛和鲁深两人并不介意,外界的人也会嘀咕,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要借助这些二代们的投资,而削减他们这些原始股东的股份?
毕竟若是由秦林个人出资,随着他一来一回将股份从二代们手中过了一圈之后,秦林手中的股份是上升了,但方涛和鲁深却吃了不小的亏。
这种事情,哪怕秦林再清白,捕风捉影之下,也很难洗清楚,舆论这种东西,很多时候一旦形成规模,哪怕是假的,也很容易三人成虎,洗不白了。
像秦林这样的富豪,最怕的就是名声受损。
倒不是说爱惜羽毛或者敝帚自珍,而是对于富豪而言,一个好的名声,就是一张极为重要的护身符,是关键时刻能够救命的东西。
纵观古今中外,一旦有富豪的名声臭了,那毫无疑问,就离他被人端上餐桌不远了。
秦林虽然一向持身很正,但有些事情,能避免的还是不要贪那点便宜的好。
当然,主要也是秦林自信现在的自己,已经不需要再斤斤计较那么一丢丢股份的问题了,都是小钱!
方涛和鲁深作为和秦林共患难(?)一起创业的人,那些股份是他们应得的。
“好吧,那我安排下去了。”
袁芷想了想,突然觉得秦林说的竟然是对的,哪怕亏了又能怎样?
身为秦林的枕边人,袁芷当然也一直在关注着秦林的其他公司。
事实上,袁芷心知肚明,虽然麒麟鸡排连锁算是秦林手上流水最高、利润最高的企业,但若是按照前途来看,麒麟鸡排连锁要远远不如麒麟高科之类的高科技公司。
哪怕全亏了,秦林也损失的起。
这么一想,袁芷在释然的同时,隐隐又有些不舒服,总感觉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还比不上这混蛋随手落几个子。
那感觉,就好气哦……
就跟你刻苦学习,头悬梁锥刺股,起早贪黑,三更灯火五更鸡,就为了期末考试能考个九十分,拿个优秀,可人家学神什么都没干,整天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然后考前随便翻了两天书,拿了一百分一样。
更关键的是,特么的对方拿一百分还是因为卷子只有一百分!
这找谁说理去?
“没办法,天才都是这样。”
秦林地全盘接收了袁芷的赞美,那副厚颜无耻的模样,若是诸葛村夫在,一定会大吼一声——
算了,你自己脑补吧。
反正袁芷是不想看到这个家伙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了,干脆转移话题。
“你怎么这么早就从学校回来了?不用上课么?”
“没事,老叶特批我以后工作为重。”
听到袁芷这话,秦林果然不再嘚瑟,十分开心,终于得到免死金牌了,不容易啊!
人家别的小说主角,五章都不用,妥妥都开始逃课了,也就秦林是个好孩子,一直遵守校规校纪,没有特殊情况,从不逃课。
……
“阿嚏——”
正在上课的赵昊:“秦林这小子又不来上课了,好羡慕!”
一旁的聂晨:“得了吧,你一星期旷三天课,那家伙一星期旷五天,我就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学生,干脆休学算了。”
“哼,你懂什么,我旷课那都是学校批的,正事为重。”
赵昊嗤之以鼻,旋即又愤愤不平,“倒是秦林那个不要脸的家伙,纯粹就是为了偷懒,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考进金陵大学的。”
聂晨嘴角抽了抽,转过头去,都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你们俩好意思么?
要说好学生,还得是我这种一星期只逃一天课的!
……
“哦,对了,听说你们学校要搬到仙灵那边?”
袁芷脸上有些发愁,这要是金陵大学搬到了那边,秦林以后上学岂不是太远了,难不成让他住校?
“没影的事儿呢,你操心这个干什么。”
秦林不知道袁芷的担忧,满不在乎地挥挥手,“现在也只不过是刚有了决议罢了,之前光是计划都沸沸扬扬搞了好几年,等到正式决定,然后再搬迁,每个三五年不可能实现的。”
()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逆流十八載 半緣222-第七百四十章 呵呵分享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曼姐……”
秦林毫不气馁,绕到叶曼面前,继续说道。
他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可怜兮兮,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叶曼,看起来要多无辜又多无辜。
论卖萌,我秦良辰一生不弱于人!
叶曼这回索性连看都没看,干脆仰头将手中捏着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累了,回去休息。”
“.…..”
秦林确认性地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这还不到下午四点呢,午休嫌晚,晚睡嫌早,所以你这个时候跟我说休息?
这个理由也太不走心了吧?
秦林嘴角抽了抽,果然就不该卖萌。
“我真傻,真的,我单以为女人就喜欢小奶狗那种类型的,忘了叶曼不好这一口。”
秦林有些懊恼地一拍脑袋,脸色瞬间一边,你的霸道总裁·林上线!
他一把拉住叶曼的胳膊,稍一用力,就把叶曼拉了回来,顺势揽住叶曼的纤腰,秦林脸色一沉,伸手挑起叶曼的下巴,“女人,你在挑衅我?”
咳咳,好吧,这只是秦林的幻想,打死他也不可能这样中二。
“这种羞耻度爆表的事情,我秦林怎么可能会干?”
秦林甩甩头,悄悄地打了个寒颤,对付叶曼,他有的是手段,根本不用牺牲这么大。
所以……
“你拉住我干什么?”
叶曼眼神嫌弃地看了秦林一眼,“放手。”
“呃,那个、这个。”
被叶曼一双清亮的眸子盯着,秦林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顿觉自己十恶不赦。
“嘿嘿,曼姐,别生气。”
还好秦林的脸皮比较厚,很快反应过来,索性破罐子破摔,硬拉着叶曼回到座位,“曼姐,你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有多想你。”
叶曼闻言眼神动了动,然后又把头偏到了一边,这小混蛋是把自己当小女孩哄了?
“你这可不就是小女孩吃醋嘛!”
秦林心底嘀咕着,嘴上当然不敢这么说出来,反而越发诚恳,“我知道之前在京城呆了那么久,回来没有第一时间看你,是我不对,但你得体量我呀!”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逆流十八載》-第七百四十章 呵呵鑒賞
秦林表现地十分委屈,“你是知道我的,要不是太忙,怎么可能不来见你?”
一边说着,秦林慢慢伸手揽住叶曼的纤腰,凑了过去,在叶曼的耳边轻轻叹了口气。
“我现在才知道,事业越大,人就越不自由,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工作要做,再也没了以前的悠闲。”
秦林的表情十分感慨,想当初,秦·咸鱼·林是多么自由自在啊!
每天都能够美滋滋地喝茶听歌玩手机,偶尔还能调戏一下小姐姐店员,多么无忧无虑。
“为什么我要重生?做只快乐的咸鱼多好!”
秦林的心情十分沉重,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人承受了太多!
啧啧,这演技,别说是叶曼了,秦林觉得连他自己都已经被骗到了。
“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秦林深深地看了叶曼一眼,面带惆怅,“曼姐,不管你信不信,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创立了麒麟。”
“切——瞧你那点出息。”
叶曼没好气地斜了秦林一眼,终于没忍住开口道:“这点压力你都承受不住,还说什么要当世界首富?我都替你丢人。”
秦林心中一笑,看,哄女人就是这么简单。
“你不懂。”
秦林表情继续沉重。
“这段时间以来,你都不知道我每天要忙多少工作,每天早起(九点)晚睡(十点),睡眠质量直线下降,很多时候躺在床上都睡不着了(废话,一天十个小时能睡着才怪)。”
“我真怀疑,再这么下去,我要么长白头发,要么就要秃了。”
秦林“可怜兮兮”地抱住叶曼,“到时候,你可别嫌弃我。”
“啐,秃了才好,省的你天天跟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打情骂俏。”
呃,叶曼说的是上次酒吧招人的时候,秦林跟那些前来应聘的艺校小姐姐的互动,天地良心,那次秦林明明就没怎么出格。
“没、怎、么、出、格?”
叶曼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不就是说你还是出格了!”
这逻辑,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毛病。
秦林顿觉有些心累,女人果然都是麻烦,还是回去玩游戏吧。
咳咳,说错了。
秦林摇摇头,玩游戏的时候也有可能被女人打扰到,所以还是上云山吧。
“你敢!”
叶曼知道秦林口中的云山是什么地方,她在海天也是住了好几年的,对于海天的风景名胜自然不会陌生,海天的人谁不知道云山那里盛产出家人士?
虽然明知道秦林是在说假话招惹自己,但叶曼依旧不爽地瞪了秦林一眼,面带杀气,“就你这样六根不净的人,就别去祸害人家方外人士了。”
“谁说的?”
秦林不服气,“我秦林一颗菩提心,两袖浩然气,丹田聚金丹,紫府凝鸿蒙,怎么看都是万世不出的绝世天才。”
“怎么就六根不净了?”
别说,还挺押韵。
“呵呵。”
虽然叶曼的回应只有两个字,但是却蕴含了无穷的杀伤力。
这两个字……
不知道为什么,短短两个字,还是叠词,秦林却从中听出了无尽的嘲讽之意,越想越让他有种吐血的冲动。
biu——Duang!
破甲伤害——无视防御!
秦林前所未有的觉得,想要打一顿造出这个字和这个词的家伙。
“不对,一顿不够,每天打一顿还差不多。”
秦林深吸了一口气,再吸了一口气,深呼吸了好久,才算将自己沸腾的情绪冷静下来。
不就是破甲嘲讽么,我忍了。
不跟小女子一般计较。
秦林果断地将话题转了回来,“好在忙了这么久,事情终于被我办成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什么事,秦林并没有明说,隐含的意思自然是等着叶曼发问了。
果然,女人的好奇心绝对不会亚于猫。
虽然明知道秦林的意思,叶曼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事情办完了?你请来的是佩奇还是布林?”
叶曼之前隐约地知道秦林最近在忙什么,只不过由于相遇是缘酒吧刚开业,她同样很忙,所以并没有关注太多,现在听到秦林说事情办成,显然是请到人了。
于是叶曼自然而然地就想知道来的人是谁。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逆流十八載 半緣222-第七百二十六章鑒賞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别问,问就是等我睡醒。本来打算补上的,结果在小破站浪费了太多时间,等到十点多的时候,困了……)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旧爱心欢,心有千千劫 秋云兮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

zw2o0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逆流十八載 半緣222-712-4ih3t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重生之横扫天下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重生山神 来不及忧伤
浩然仙路 比克逗魔王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女 總裁 的 貼身 保 鑣
英雄联盟之主播日记 芥蓝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重生之锦绣嫡女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试婚 焱悠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

043a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逆流十八載-712展示-xwxcs

逆流十八載
小說推薦逆流十八載逆流十八载
问题是到了那会儿,压根就不生产东西了,工厂几乎全在第三世界国家,产品比得上国货这样物美价廉的非常少!
所以才会那么着急想找掰掰手腕,再不咬几口肉补充营养,完美世界就要彻底圣墟了。
话说回来,良心这坑爹货此时还在狂打爱国牌,没有展现出其良心的本质。
文笔不行,哪怕设定再好,情节再曲折,人家连开头都懒得看,你能怎么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好惆怅!那感觉,就像金色沙滩上的一条咸鱼看到大浪来了想要反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没抹盐一样。
强行甩甩头,被打击地脑袋有些昏沉沉的秦林回过神来,合上笔记本,决定暂时放弃这种让咸鱼感到烧脑的问题。
秦林握拳,第一次,他似乎发现了重生之后的追求,至于挣点小钱,当个首富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重生一回,毕竟,不能光为了享受不是?
九五至尊
也许是比前世强十倍,但也有可能是强上百倍千倍乃至万倍亿倍,区别仅在于,自己的切入点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
除非是真的很有钱,或者是真的很有背景,可以强行插手分一块蛋糕,否则的话,这种捡钱的行为,在秦林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妖孽的救赎
更何况,一个更加残酷冰凉的现实摆在面前,如今的秦林,一没钱,二没名,三没途径,四没权!
傲娇王爷的管家
所以,别想太多。
“所以,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当前的关键是怎么捞这第一桶金!”
记忆力什么的根本没有增强,或许唯一的优点就是多出十几年的阅历,能让他在理解能力上比其他同学强点,再加上毕竟曾经学过,还是有点似是而非的印象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帮助,想因此而考好一点,基本不可能。
当然也不是说毫无机会。
毕竟曾经学过,哪怕忘记了,但是以他多出十几年的理解能力自然能更为轻松地将这些忘记的知识拾起来。
而且哪怕真的被看进去了,恐怕最终的结局也只不过是给其他作者们提供一个灵感,然后人家火的一塌糊涂,还不用付你半毛钱版权费!
毕竟想法这个东西,你没办法给它注册专利。
由小及大,脚下的海天市在最近这几年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人能知道,作为几乎完全被忽视了的五线城市,号称沿海城市之耻的海天市,竟然和全国的大部分地区一样,火速开始给房价换挡踩油门,以F1方程式赛车一样的速度,开启了在高房价的路上狂飙猛冲一去不回头的进程。
“不,不对!不是没人知道!”
秦林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在这个时间点的话,那些二代和开发商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并且,正在磨着刀。”
于是那一年,推特和油管上出现了一位以疯狂而闻名的“蝗虫”。
他可以用最标准的英伦腔调夸奖下水道工人,也可以用德克萨斯最恶毒的俚语诅咒华尔街大亨。
他可以给路边的乞丐点赞祈祷,也能够给宫里的政客们点蜡上香。
封了一个账号就换另一个,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方式却能让人很快知道这就是他。
更可怕的是,他有了粉丝,也可以说是信徒。
有的人或许是真的想要发泄不满,但更多的则仅仅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很酷。
死亡网店 呆呆萌啊萌
他们在网络上聚集到一起,收购匿名账号,请人伪造ip,然后一个账号一个账号地挨个攻陷。
这种行为很像当年的帝吧出征,又有些像网络上的那些水军,却远比他们疯狂,远比他们团结,也远比他们隐秘,他们自称“蝗虫”,过境之后,寸草不生的“蝗虫”。
竹落光明顶 马麒
重生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确认重生的地点和时间节点。
不然你好不容易重生了,兴高采烈之际,结果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分钟前,那有啥用?买彩票吗?那也得重生到彩票店门口才行。
或者万一重生到了撒哈拉。
嗯,基本上那种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判断是不是重生了。
就比如说秦林的这次重生,万一不是在路边,而是在路中间,那估计也就不需要考虑接下来要干嘛了,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坐在轮椅上写小说了。
曾经秦林就好奇过一个问题。
一个人,如果他的精神力极度强大的话,可以凭空在自己的记忆中勾勒出一个十年前的世界,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并且能够将世界的演变和发展完全固化的话。
那么在那个十年前的自己拥有了另一条成长方向时,这是否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重生了?只不过那时就是另一个多元宇宙的故事了?
现在的自己,又是否是上辈子的某个自己勾勒出来的?
从第一个月只有寥寥几个同伴,到短短一年后,一次集结就有上千号人同时出动,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关乎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立场,或许就跟阿甘想跑就跑那样,他同样是想骂就骂,前者是某种坚持,后者也是某种坚持。
其实在心底,这个疯子又何尝不知道,这种疯狂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能为力后的恼羞成怒,是一种绝望。
尹 志平
这一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直到他们的隐秘圈子里的人数突破一万人后,他才施施然地给所有人发了一个中指,然后解散了圈子。
沐 非
那一天,秦林扔掉了所有的行李,一脸平静地从某个欧洲小国回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那个让油管和推特差点发布联合追杀令的疯子就是他,因为那些人从未怀疑过这个疯子不是美国人,他骂的实在是太地道了。
回国之后,秦林便封印了自己的英语技能,甚至连美剧也不看了。
梦回九七
到底是首富醒来,梦到贫穷,还是贫穷梦到了首富?
叶曼,英雄救美?
白起,黑夜,芈月,宣太后,芈姓白氏,政,借老将军头一用
你们这小区房子太老了,很多人家的厨房竟然都是放在阳台上,更糟糕的是,很多居民喜欢把垃圾直接从楼上往下扔。
幻翼法师 烟墨清秋
刚刚我就差点被人破了一盆脏水,实在是太危险,太不卫生了!
你想怎样?
所以,你得降价才行!